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443471
443471 連載中

443471

來源:google 作者:藍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淺淺 葉盛銘 現代言情

可憐的鳳淺淺剛出生就被黑心父母賣給了實驗室,在那裡,她一呆就是十幾年如今,上面展開

《443471》章節試讀:

漢城,葉家別墅。
「淺淺小姐,該換衣服了,先生夫人馬上到家了!」
張嫂站在房間門口,房間很暗,她不敢開燈,只看到小姑娘靠在床頭,手裡捧着平板,忽明忽暗的光線打在她那張精緻的小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就在她以為小姑娘沒聽見打算再說一遍時,鳳淺淺坐起身,打開了燈。
張嫂踏進房間,悶熱的空氣突然灌入肺腑,沖得她呼吸一滯。
這個房間以前是雜物間,沒有窗戶,更沒有空調。
張嫂擦了一把汗,努力擠出一個笑容來,「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同學都在外頭等着呢。」
鳳淺淺放下平板,「衣服。」
嗓音有點啞, 張嫂趕緊雙手捧上,就是這麼一小會兒,她身上又出了一層汗,但小姑娘卻一臉乾淨清透,燈光下的臉,更顯明媚漂亮。
鳳淺淺接過衣服,不到三秒,又丟了回去。
「有氣味。」
準確說是有葉傾城的氣味。
張嫂這下就尷尬了。
夫人平時挺大方的,不知道怎麼到了淺淺小姐這麼邊就特別摳搜。
淺淺小姐回來兩個月,做母親的一件新衣服都捨不得給她買,這可是她親生女兒啊!
「我馬上換一件!」
鳳淺淺面色無多,張嫂趕緊去重新拿了一件過來。
新衣服還套着包裝袋。
鳳淺淺一眼就看出來了:「你買的?」
張嫂臉頰有點尷尬的紅,幾百塊的東西自然不能跟幾千上萬的比,入手一摸就知道。
「你如果不喜歡……」 「挺好。」
鳳淺淺拆開包裝袋,是新衣服特有的氣味。
這是第一次有人給她買新衣服。
衣服雖然便宜,但很合身。
張嫂親自給她梳了頭髮,兩邊各留出一縷,編上麻花辮,拉到腦後,別上蝴蝶結。
她的頭髮已經及腰,天生有點波浪卷,這樣的髮型襯得她像從畫報里走出來的小公主,形容還有點鄰家小妹的乖巧。
可就是這樣乖巧漂亮的小姑娘,先生和夫人為什麼就不喜歡呢?
「淺淺小姐,今天是試用期最後一天,過了今天,淺淺小姐就是正兒八經的葉家人了。
先生和夫人一定會像待傾城小姐一樣待你!」
張嫂也是頭一回聽說流落在外的親生女兒回家還試用期的。
鳳淺淺看她,不說話。
黑曜石般的眼睛,無波無瀾。
張嫂知道,自己又多嘴了。
客廳。
葉傾城正跟幾個好姐妹在拆蛋糕店剛送來的蛋糕。
今天來參加生日宴的是高三三班的女同學,但鳳淺淺都不熟,她在一中乃至漢城都沒什麼熟人。
葉傾城特地請了幾個小閨蜜來給她捧場。
小姐妹們突然有點好奇:「傾城,上回你生日,你爸媽定製了蓋婭限量款,今天給她定製的什麼衣服?」
葉傾城笑,「她是葉家親血脈,爸媽給她的自是不比我的差。」
鳳淺淺今天的生日禮服可是她精心挑選的,不僅是她穿過多次的,身前還有一塊污漬,剛好在最尷尬的位置,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肯定還以為那是什麼高端設計吧?
「今天是淺淺第一次過生日,蓉蓉,你用手機幫她拍個視頻做紀念。」
葉傾城嘴角噙着一抹笑,陰冷又邪惡。
笑容剛揚起,鳳淺淺走入視野,葉傾城突地一僵:鳳淺淺穿的什麼?
為什麼不是她準備的禮服?
幾個小姐妹明顯愣了一下,不得不說,鳳淺淺長得確實好,稍微收拾一下,校花都比不上!
大概因為臉太驚艷,連廉價貨都顯得很高檔,陳蓉蓉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這是哪家出的新品。
葉傾城暗暗磨牙:你逃出一關,我還有後招。
她信步上前,將鳳淺淺拉進客廳,嘴裏讚揚道:「淺淺,你今天真漂亮!」
眼睛卻往樓上掃。
葉家客廳是七米挑高,聯通二樓。
此刻一個少年捧了盆東西正從圍欄後悄悄探出頭。
那是一盆紅漆,不過她偷偷在裏面混了強力膠,沾在頭髮上還好,頂多剃個光頭,沾在皮膚上那就麻煩了,沒個幾個月,顏色都褪不掉!
葉傾城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把鳳淺淺將將拉到少年腳下,只要少年一動手,今天的壽星就會成為最大的笑話。
她要讓那些在背後嚼舌根說她鳩佔鵲巢的人看看,到底誰才是葉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然而就在下一秒,她與鳳淺淺的位置突然對調。
樓上少年剛要喊她讓開,膝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打中,突然一痛,身體遽然向後倒去。
哐當!
盆子砸在少年身上,油漆潑了一地,從圍欄滴落幾滴,正好落在葉傾城因受驚而抬起的臉上。
「啊啊啊!」
她要被毀容了!
樓上少年掙扎着想站起來,地上全是粘膩的油漆混着膠水,腳下一滑,乒里乓啷滾下樓梯。
整個客廳頓時亂做一團!
今天是葉盛銘和李艾欣去廟裡祈福的日子,剛下車,就聽見屋裡的尖叫聲。
大步流星衝進門,就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寶貝兒子,還有「滿臉血」的親親女兒,參加宴會的其他人扶人的扶人,擦拭的擦拭,只有鳳淺淺,完好無損站在客廳中央,無動於衷。
「鳳——卿——卿!」
李艾欣心血狂涌。
葉盛銘發現了,那並不是血,而是紅油漆。
「到底怎麼回事?」
葉傾城一邊收拾臉一邊哭,「媽,我只是想給淺淺好好過個生日,沒想到,沒想到,嗚嗚嗚……」 葉成軒被摔了個七暈八素,但並沒有受什麼傷,從地上爬起來,指着鳳淺淺控訴:「爸,媽,是鳳淺淺推我下樓的,她要謀殺你們的兒子獨佔家產,你們還不趕她走!」
陳蓉蓉也趕緊跳出來幫腔:「叔叔阿姨,我可以作證,就是鳳淺淺把成軒推下樓的!」
還使勁沖另外幾個人使眼色,另外幾人就算不能睜着眼說瞎話,但也絕對不敢說出真相。
「我早說了,鳳淺淺不能要,看把我們好好一個家都弄成什麼樣!」
張嫂從後院趕過來,看到滿屋狼藉,頭皮就忍不住發麻,這又在作妖啊。
「淺淺小姐,你快說啊,你根本什麼都沒做!」
張嫂慌得很。
鳳淺淺看了她一眼,終於啟口:「是的,是我推的。」
張嫂:…… 李艾欣抓住雞毛當令箭:「看看!
她都承認了!
連親弟弟都敢下毒手,老公,這樣的人留不得!」
鳳淺淺看她,眼神涼涼:「是我在樓上推了他,再腳不沾地從樓上飄下來站在這裡。」
…… 看看滿樓梯的紅油漆,在看看她乾淨到一層不染的鞋子。
嘲諷,紅果果的!
「你們若不信,那裡還有視頻。」
鳳淺淺指陳蓉蓉。
陳蓉蓉趕緊刪手機,「哪裡有?
你別冤枉我!」
鳳淺淺只送給她一個冷笑。
李艾欣氣得面紅耳赤,卻再吐不出一個字。
 

《443471》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