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傲嬌顧總的重生妻
傲嬌顧總的重生妻 連載中

傲嬌顧總的重生妻

來源:google 作者:夏晴天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夏晴天 霸道總裁 顧耀陽

高考當天,夏晴天被撞斷雙腿,從此遭遇渣男囚禁pua十年,到底還要為人做嫁衣重生後,她發誓要手撕綠茶,虐死渣男,走上人生巔峰結果,一不小心被神秘莫測的傲嬌霸總纏上了人人都說顧先生殺伐果斷、不近女色、冷漠疏離、權勢滔天,從不給人半分薄面看着每天哭唧唧求投喂的小奶狗粘人精,夏晴天嘴角抽搐顧先生:我吃的不多,要的不多,聲甜腰細好養活夏晴天查了一下全球富人榜,捂緊了自己的小錢包:養不起養不起顧先生小心翼翼:那我養你?天選之子夏晴天:就是想重生復個仇,一不小心就躺贏了呢展開

《傲嬌顧總的重生妻》章節試讀:

雙腿髕骨在受傷的十年之後再度被生生敲碎,血肉模糊。
疼痛傳來幾乎讓她疼暈過去,眼前的世界一閃一閃的,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嘶……看着就疼。」打扮精緻漂亮的女人,將手遮掩在自己的朱唇前一副不忍看的模樣:「夏晴天,你這個樣子哪裡還有半分夏家千金的模樣,嘖嘖嘖……可憐啊!」
「莫佳寧……」夏晴天只恨自己愚蠢。
當初她雙腿殘疾,深受打擊時,莫佳寧說要幫她錄音,讓她以虛擬歌姬的身份出道時,她就該知道,這一切都是莫佳寧的陰謀。
現如今,莫佳寧用着她的聲音名利雙收,連同她的丈夫將她徹底囚禁,日夜折磨。
「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夏晴天的雙眼赤紅,心中的恨意升騰:「你和宋君晗……我真是瞎了眼……」
「不放過我們?」莫佳寧笑了:「你們夏家讓君晗做夏家贅婿,本就是對他的羞辱!他那麼心高氣傲的男人,願意忍辱負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翻身成為人上人把你們夏家踩在腳下!」
莫佳寧的目光落在夏晴天血淋淋的雙腿上:「你還不知道吧,讓你致殘的那場車禍,也是君晗安排的。」
「什麼!」夏晴天整個人如遭雷劈。
「還有,原本你還是有能站起來的機會的,是我們換掉了你的報告讓你抗拒治療,也是我們讓你誤以為你爸徹底放棄你了,為了防止他們來探望你,我們真的是廢了好大的力氣。」莫佳寧似乎很滿意夏晴天的表情,整個人都得意起來:「不過現在看來,都是值得的。」
「是你!是你們!」夏晴天瞪圓了雙眼,車禍之後,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時候一直是宋君晗和莫佳寧伴她左右,讓她誤以為自己的父親已經把夏家交給自己的繼妹,她恨自己無情的父親,恨搶了她一切的繼妹,更恨那個偽善的繼母……這一切,居然都是假象!
是莫佳寧和宋君晗偽造出來的假象!
「你那個繼妹是個傻的,不過是騙她說你深夜發高燒抽搐了,她就敢一個人大半夜的出門,現在……屍骨無存。」莫佳寧搖着頭一臉可惜的表情:「還有你那個繼母,也是個傻的,居然放着高額遺產不繼承,跟着你短命的爸爸自殺身亡?」
「這不……只要你死了……那些錢就都是我們的了……」莫佳寧大笑起來。
「佳寧,別跟她廢話了。」宋君晗一身西裝革履,手中拿着汽油桶便往房間里潑了幾下,最後一臉厭惡地將快空了的汽油桶扔在了夏晴天的身上。
汽油飛濺在夏晴天血肉模糊的雙膝上,
「不會放過你們的!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的!下輩子……下輩子……」夏晴天雙膝的疼磨滅不了她的恨意。
「那也要你有那個下輩子才行啊。」宋君晗眼神陰森冷笑着,他之前找了高人算過了,這個時間燒死夏晴天是最好的,之後再在這裡挖口井封好蓋子壓着她的魂,就能讓她生生世世不得超生!
看了一下腕錶,精確了時間,宋君晗一邊挽着莫佳寧往外走去,一邊將點燃的打火機往後一丟,扔在了夏晴天被潑了汽油的腿上。
火光迅速蔓延至她的全身。
尖叫着,在地上疼着打滾,火焰饞食着她的皮膚,一寸又一寸,一毫又一毫,疼痛混合著肉被燒焦的味道瀰漫著,夏晴天的嘶吼聲撕裂夜空。
就在這時,傾盆大雨淋下,一道閃電在宋君晗和莫佳寧離開不久後,又再度劈中了正在燃燒的房屋,原本被燒作焦炭的夏晴天更是被這雷一劈,徹底被劈碎了。
只隱約能瞧見一個微妙的藍色電流纏繞着一個半透明的靈體。
大火燒了一天一夜,終於在晨光熹微時冉起一縷黑煙。
次日,宋君晗便讓人在夏晴天死去的地方挖了一口深井。
直到七日後封井之時,宋君晗才真正放下心來,挽着莫佳寧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而另一邊,陷入無限黑暗的夏晴天卻隱約聽見了另一個聲音。
「真倒霉!居然是雷劫,害我要跟這麼個滿是黑煙的怨靈糾纏到了一起……真是……倒霉透頂!」
「是誰在說話?」夏晴天的眼前空無一物。
「主人你好,我是天選之子系統,現在激活系統,可以免費贈送您一次重生之旅,是否要綁定激活呢?」
「重生?」夏晴天的雙眼在黑暗中迸發出無限的恨意,她可以重生?
「是的。」那藍色的電流繞着夏晴天,總歸它現在被封在了這個鬼地方,雷劫又害它受到重創,不如利用這個怨靈更改時間線,重新找機會歷劫。
「好!我要綁定系統!我要重生!」夏晴天立即打定主意,她要讓那些人付出代價!
夏晴天的話音一落,便發覺一道耀眼的藍光包圍住了她,緊接着她便失去了知覺。
耳邊的聲音忽近忽遠,夏晴天費力地睜開眼睛,眼前的世界忽明忽暗,過了好幾秒,夏晴天才瞧清楚眼前的人。
「爸……」聲音沙啞,夏晴天的鼻子微酸。
當初她腿斷了之後,恨過怨過,再得知夏父的消息時,竟然是他的死訊。
公司賬目虧空嚴重,還涉嫌金融詐騙,夏父是被陷害後活活被逼死的。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夏父瞧見夏晴天蘇醒過來,也終於鬆了一口氣:「晴天,你現在頭還疼么?感覺怎麼樣了?要不要去醫院?」
「我沒事。」夏晴天伸手碰觸了一下自己的後腦勺,確實感覺到腦後有一個包。
「沒事就快起來吧,君晗快過來了,別讓人家第一次上門就看笑話。」夏父說完這話,就轉頭去看一直沒有開口的夏晴雨說道:「晴雨,跟你姐姐以後不能這樣胡鬧!姐妹倆多大仇還值得動手!」
「宋君晗?」聽到這個名字,夏晴天的眼睛微微眯起,立即回想起來了,這是宋君晗第一次來夏家的時候。
是她要參加高考前一個月的事情。
宋君晗就是以家教的名義到了夏家,表面上是給她做考前補習,實際上是夏父想要招宋君晗做贅婿來培養感情。
而在宋君晗來的當天,她聽到繼母跟夏晴雨聊起宋君晗,夏晴雨說自己也想要個家教,問為什麼姐姐能有家教而她沒有的時候,夏晴天出言嘲諷了夏晴雨這個繼妹幾句,夏晴雨才伸手推了她。
她頭磕在書柜上,腫了好大個包,只疼了兩三天。
夏晴雨也被罰關禁閉,關了足足一周。
此時看着夏父樂呵呵的模樣,想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招的贅婿,招來的是只白眼狼吧!

《傲嬌顧總的重生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