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蒼老的笑臉
蒼老的笑臉 連載中

蒼老的笑臉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歡 程欣

在我的印象里,我爸是在我妹出生之後開始酗酒的他是大學老師,喝了酒也會保持風度起初夜裡醉酒回來,只會在客廳沙發上蒙頭睡下,任憑我媽怎麼責備,都默不作聲...展開

《蒼老的笑臉》章節試讀:

主角叫程歡程欣的小說叫做《蒼老的笑臉》,它的作者是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在我的印象里,我爸是在我妹出生之後開始酗酒的。
他是大學老師,喝了酒也會保持風度。
起初夜裡醉酒回來,只會在客廳沙發上蒙頭睡下,任憑我媽怎麼責備,都默不作聲。
...在我的印象里,我爸是在我妹出生之後開始酗酒的。
他是大學老師,喝了酒也會保持風度。
起初夜裡醉酒回來,只會在客廳沙發上蒙頭睡下,任憑我媽怎麼責備,都默不作聲。
後來,他再喝大了回來,就會和我媽頂嘴了。
然後逐漸演變為爭吵。
再過兩年,他甚至敢叫同事們來家裡喝酒。
趁着酒勁兒,大聲數落我媽的不是。
但當著外人,我媽一直很給我爸面子。
她會笑着認錯,道歉的樣子也和有風度的富家太太一樣。
非得客人誇我們家真是書香門第才罷休。
我媽其實也不差。
那個年代,她是很少的研究生畢業學歷,到我快高考的時候,她就已經坐上了體制內正處級的位置。
當時她的好些同事、朋友訂了酒席給她慶賀,不過她並沒有帶我。
因為我中考考砸了,讀的高中不是市裡最好的,位置偏得都快出城了,她覺得丟人。
所以她給大家編了個謊言,說是我學校不讓住校生周末出來。
這事兒還是我妹告訴我的,她的原話是:「媽媽說想去接你,但是你的老師不讓。」
那會兒我高三,程欣比我小十三歲,在讀幼兒園。
我看着她鈍圓的眼睛,只是摸了摸她的頭,跟我媽一起騙她:「嗯,對呀。」
但我還挺慶幸我中考考砸了,那樣我就能住校了。
因為那會兒,我爸媽吵架已經變成家常便飯了。
我戴着耳機聽英語,程欣放着漢語拼音的教學光盤,音量調到最大聲都蓋不住。
吵也無所謂,我們也習慣了。
可是他們吵架的內容,總是讓我坐立不安。
或許程欣也會坐立不安。
只是我一直誤以為她那會兒很小,什麼都不懂。
因為來去不過就是兩個話題——我,程歡;和我妹妹,程欣。
我爺爺奶奶是山溝里的老農民,一直很重男輕女。
我出生的時候,我爺爺一知道我是女孩,當時就跌坐在了凳子上。
我奶奶一眼都沒看我,趁我媽還清醒的時候說:「過幾年再生一個兒子。」
那會兒還是獨生子女的政策,當然不行,我媽也不願意,所以兩輩人鬧得很僵。
這些事兒,是我媽告訴我的。
在我高考的前兩個月,我爸頭一次酗酒到夜不歸宿,她在卧室抱頭痛哭,我想去安慰她,她砸着床頭櫃對我說了這些事。
我爸倒並不重男輕女,甚至一直以來比我媽對我更好。
我還記得我上小學的時候,他每周送我去學大提琴,上完課都會帶我去買個炸雞腿吃。
我媽說只准我學得好、被老師獎勵了小髮夾的時候才能吃。
但我爸每周都會給我買,沒有小髮夾的日子,就仔仔細細幫我擦乾淨嘴,和我心照不宣地瞞我媽。
有時候作業錯題多,我媽逮着我罵的時候,他也會幫我說幾句話,趕我去睡覺前,把熱好的牛奶塞到我手裡。
所以那幾年,雖然爺爺奶奶的事兒橫亘着,我爸媽倒不會吵起來。
只是每年過年,我媽都絕不同意我爸把爺爺奶奶接來住幾天。
我爸帶我正月里回老家拜年,我媽也從不會跟着一起去。
一次也沒有。
可如果有人問起,我媽會欺騙他們說,每年我們一家三口都會在爺爺奶奶家待好幾天。
而那幾天她會一個人窩在家裡,閉門不出。
我很難想像,她是用怎樣的心情,做賊一樣度過那些獨處時光的。
小升初的時候,我考上了本市最好的初中。
我其實挺開心的,尤其語文和數學兩科,都算超常發揮了。
但我爸說,他就是教數學的,我總不能數學考不好吧。
我媽說,我好在考上了,不然她當初白託人讓我上那麼好的小學了。
其實日子到這裡,雖然我心理壓力一直很大,但家庭還算和睦。
爺爺奶奶這麼多年也看開了很多,甚至有和解的趨勢。
但剛好就在我念初一這一年,國家出了新政策。
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話,城市戶口也可以生二胎。
於是老話重提,他們開始了無休止的爭論。
我一直以為我們家感情很好,來家裡做客的叔叔阿姨都這麼說。
每年寒暑假,我爸媽都會帶我去沒去過的地方玩兒。
每個地方留一張合照,就裝在電視櫃下的相冊里。
相片里一家三口相擁着,看着是很好啊。
很好很好啊。
直到他們為了二胎這個事兒,談條件的時候。
我頭一次冒出這種奇怪的念頭:我們不是一家人在生活,而是三個人在搭夥。
他們原本是有意識避着我的,之後鬧得頻繁了,當著我的面在飯桌上就能吵起來。
那個新年我過得如坐針氈。
我低頭扒拉年夜飯,電視里傳出喜慶的音樂,我媽把筷子砸在我爸臉上:「我都三十六歲了,你想沒想過這對我有多危險?」
我爸也放下了碗筷,始終低着頭,「現在的醫療和護理條件都很好,無非就是多花些錢的事。
你只管生,錢都我出行嗎?」
「生了兒子就算了,再生個女兒你和我離婚怎麼辦?
這些年我的錢全給你這個女兒花了,又要吃又要穿,你知道那些課外班多貴嗎——」我媽說這話時,右手食指狠狠戳了戳我的後腦勺。
「我連套房子都沒有,到時候你讓我拉着兩個女兒出去要飯嗎?」
我實在沒忍住,哭了。
也不敢哭出聲,借拿紙擦嘴抹掉了眼淚。
我爸本來身子坐直,還想理論什麼。
可大概是因為看見了我的可憐樣子,又重重靠在了椅背上。
最後是用房子換了兒子。
我爸答應過完年就帶我媽去辦過戶手續——是我爸婚前買的一套房,這幾年一直租出去的。
我們現在住的是學校分給我爸的房,去年才蓋好的新樓。
臨着一條河,十七層往外看,夜景很好。
只是後來,我幾乎再沒靜下心來好好看過那邊的景色。
只記得那些刀痕一樣的爭吵,將明凈的窗玻璃劃得斑駁細碎。

《蒼老的笑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