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陳東
陳東 連載中

陳東

來源:外網 作者:勝者為王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勝者為王

辱我者,欺我者,害我者,十倍奉還!我不懂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展開

《陳東》章節試讀:

第二天一大早,陳東便帶着早餐前往醫院陪護母親。

母親的病正在一天天好轉,要不了多久就能出院回家調養。

因為龍老的關係,母親在醫院也得到了無微不至的照顧,這倒讓陳東挺放心的。

接下來,就該準備城西棚戶區的改造了。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走上台前,操刀項目。

以往鼎泰的業務,雖說都是他一手主掌,但說到底頭上還有老李那個廢物在冒領功勞。

而這一次,他不僅要翻盤棚戶區改造項目,讓鼎泰聲名大振。

更重要的是,他要向那個人展示自己的能力!

二十幾年的拋棄和辜負,如今卻突然出現打算破鏡重圓。

龍老給的錢,確實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但陳東清楚,錢很重要,但有些東西,根本不是錢能彌補的。

那位從未見過的父親,說到底還是在和自己做一次交易。

如果他成功了,那他就能帶着母親回到那個人的家族,接掌一切,將榮光環繞母親。

如果失敗了,那他和母親,依舊如同往常,而那個父親或許也像不曾存在一般。

唯一的區別,或許只是兜里的那張紫荊花銀行卡而已。

和母親二十幾年相依為命,母親為他付出了一切,哪怕他不為自己着想,也要將本該屬於母親的榮光搶到手中。

陳東緩緩走出醫院,步子很慢,腦子裡正想着棚戶區改造的項目事宜。

與此同時。

醫院外的馬路上,車流擁堵。

奧迪a4車上,王昊看着紋絲不動的車流,氣的一巴掌拍在方向盤上。

「麻痹的,這些雜碎在幹嘛啊?開個十幾萬的垃圾車,哪來的臉上路給人添堵的?」

副駕駛上的林雪兒柳眉微蹙:「王昊,你是有路怒症嗎?人家開十幾萬的車怎麼了?」

「我這不是怕雪兒你上班遲到嗎?」

王昊諂媚一笑,轉移了話題:「對了,雪兒,昨晚我找你開黑的時候你說你去洗澡,咋後邊也沒有上線啊?你是不知道,我在游戲裏……」

「你能不能成熟點?」林雪兒美目一橫,呵斥道:「我昨晚太累了,洗完澡就睡了。」

其實她昨晚因為陳東沒有回復消息,一直心煩意亂,根本就沒心思理王昊。

當然,這種事,她也不可能對王昊說。

王昊皺了皺眉,有些不悅:「你們那銀行怎麼搞的?你就一櫃員,還把你搞得這麼累,你一周前才加了個通宵班吧?」

林雪兒神情一變,目光閃爍着低下頭,不敢和王昊對視,生怕被王昊發現了端倪。

不過這一幕,在王昊看來,卻是認為林雪兒真的累到了。

王昊心疼地說:「沒事的雪兒,一周後我家就把彩禮湊夠了,咱倆就能訂婚了,後邊結婚了,你要是嫌累,就不要上班了。」

「不上班你養我嗎?」林雪兒橫了王昊一眼。

王昊語氣一窒,緊跟着訕笑着說:「養就養,你可是我老婆啊!」

「你拿什麼養我?」林雪兒問。

王昊擺擺手:「當然是我姐咯,你放心吧,我姐和我那廢物姐夫離婚了,我媽正張羅着給她找個有錢人呢,以後不愁沒錢花。」

林雪兒柳眉皺得更緊了,她突然有些反感王昊了。

王昊說出這話的時候,一點都不臉紅,他是怎麼做到這麼理所當然的?

啃老媽寶男還有理了?

甚至,她有種對不起王楠楠的愧疚感。

深吸了一口氣,林雪兒古怪地問了一句:「你姐做錯什麼了?」

「這不是應該的嗎?她是我姐,我和你結婚可是為了我們家傳宗接代呢,她就該幫我呀。」王昊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這讓林雪兒更加惱怒,如果不是為了接盤,她真恨不得給王昊一巴掌。

因為她和王昊的婚事,不僅讓王楠楠離婚,更是讓王昊那個姐夫成了倒霉蛋。

她忽然有些同情那個叫陳東的男人了,真的太冤枉了。

想到陳東,林雪兒美目中閃過一抹幽怨。

目光斜睨向王昊,林雪兒鬼使神差地問道:「王昊,你前姐夫叫陳東,他真的沒錢嗎?」

「切……他就一鳳凰男,有個屁的錢。」王昊翻了個白眼,「你怎麼又問這事了?」

林雪兒搖搖頭,自己真是想那個男人想瘋了。

陳東這樣的名字都爛大街了,怎麼自己聽風就是雨啊?

她解釋道:「就是一周前銀行里也來了個叫陳東的客戶,拿了一張連我都不認識的銀行卡取錢,所以印象很深刻,你說你前姐夫也叫陳東,所以就問問。」

「哈哈哈哈……雪兒,你想什麼呢,這怎麼可能?」

王昊笑的前仰後合,不屑地說:「陳東那窩囊廢就是一妥妥的鳳凰男,出息倒是有點,在鼎泰房產當副總,不過他掙的那點錢,都給他那死鬼老媽拿到醫院吊命了,他有錢,我王昊的名字倒着寫!」

生病的老媽?

林雪兒嬌軀一顫,猛地想到昨晚陳東回復她的那條短訊。

這……也是巧合?

王昊繼續譏笑道:「不過雪兒你遇到的那個陳東還真挺厲害的,拿的銀行卡竟然連你都不認識,一定很有錢吧?我那廢物前姐夫也叫陳東,咋命差的就這大呢?」

忽然,王昊眼角餘光瞥見了利津醫院門口,一道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

他不屑地笑了笑,對林雪兒說:「對了雪兒,你還沒見過我那廢物前姐夫吧?巧了,介紹給你認識一下,你正好看看他像不像有錢人?」

說完,他猛地一打方向盤。

奧迪車從車流中傳出,駛入了利津醫院的大門。

林雪兒被甩得嚇了一跳,尖叫道:「王昊,你瘋了?大馬路上這麼開車,不要命了嗎?」

嘎吱!

奧迪車橫在了陳東面前。

正思考着棚戶區改造項目的陳東戛然止步,眉頭緊皺,有些冷意。

差一點!

如果不是他停得快,車子橫掃過來,就直接把他掃飛了!

「王昊?」

陳東怒視向前方,正好看到王昊從車裡走下來,隨即冷聲道:「你是想殺人嗎?」

「哈哈哈……陳東,開個玩笑,嚇到你了吧?對不起對不起哈。」王昊無所謂地笑着說。

開玩笑?

陳東神情徹底冷了下來,拿人命玩,是在開玩笑?

王昊並不在意陳東的感受,抬手指了指利津醫院:「你這是……又來看你老媽啊?」

「嗯。」陳東冷冷的應了一聲。

「她現在情況應該很不樂觀吧?」

王昊怪笑着聳了聳肩:「其實陳東你好歹是我前姐夫,這事我得勸你兩句,你媽都快死了,你拿錢往醫院裏砸,純粹就是給她吊命,折騰她,你倒不如讓她走的痛快點呢,免得最後你人財兩空。」

咔!

陳東的雙手猛地握拳,指節爆響。

與此同時,奧迪車裡的林雪兒早就呆住了。

她美目圓瞪,視線中那張冰冷的面龐恍若一柄重鎚一樣,狠狠地轟在了她的眼球上,與她記憶中的那張臉,完全一樣。

她玉手緊捂着紅唇,差點尖叫出來。

真的……是那個男人!

《陳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