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池芫
池芫 連載中

池芫

來源:外網 作者:沈昭慕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沈昭慕 玄幻魔法

位面金牌任務者池芫被系統坑了,被逼無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靈魂碎片。 作為一名優秀的任務者,池芫對於攻略這回事信手拈來,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個靈魂跑,攻略同一個人這種坑爹的設定,她拒絕的好嗎! 一會是高冷的校草、傲嬌的總裁,一會又是暴走的皇帝,作惡多端的魔教教主,總之要多難追就有多難追。在不止一次砸了自己的金牌招牌後??終於,某個位面中,池芫暴走了。 池芫boss,聽說過一句話嗎? 沈昭慕??? 池芫作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沈昭慕呵。 然後,很久以後,沈昭慕都為當初那個作死的「呵」凄慘地忙着填火葬場。 多幸運,位面三千,從始至終,我只攻略你一個對象。展開

《池芫》章節試讀:

「放我出去!」「……」「我要如廁!」池芫無語望天,殿內兩個小太監像是聾了似的,不論她怎麼喊都不應,她終於忍無可忍地抓着玄鐵所制的籠子沖他們不客氣地道。https://是的,籠子。她***。狗皇帝沈昭慕居然將她帶回寢殿後——直接命人將她同旁邊這隻老虎關在一起。這廝居然將老虎放在寢殿正中央關着飼養!#我的攻略對象腦子不正常腫么破#小太監咳了聲,「貴人……你權且忍耐會,等陛下回來,自可放你出來。」池芫怒,面上還是笑得柔婉,「陛下何時回?況且為什麼一定要等陛下回來,本、宮、才、能、如、廁、啊!」她言語中的咬牙切齒實在難以忽略,小太監硬着頭皮道,「這籠子若是開了,虎將軍跑出來會傷人的。」他們可不敢將籠子打開,要是老虎跑出來,傷的可是他們,就算不死,回來陛下觸怒,還是要砍了他們腦袋的。池芫:「……」說實話,她現在挺像將大花放出去咬死這太監的。被關了一天一夜,池芫快翻白眼爆粗之際,沈昭慕這廝才從殿外帶着一身血腥味回來。別的皇帝池芫不知道,但像沈昭慕這種將老虎放寢殿,自個兒一夜不歸的,還真是奇葩了。偏偏系統彙報說,對方是出宮不是去睡妃嬪去了。聞見血腥味,池芫睜開朦朧的雙眼,抬頭就見一身鎧甲,手持帶血的玄鐵劍,微彎身,一雙冰霜濃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帶了點點興趣地盯着自己……旁邊的老虎的沈昭慕。她心底翻了個白目,便知對方是選擇性忽視了她這個大活人。「陛下~您可回來了。臣妾好想您。」於是,池芫清了清嗓子,用一把柔軟的好嗓音,嬌滴滴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沈昭慕正打量自己威風凜凜的虎將軍,就聽見一道柔弱得像兔子的聲音打攪了自己,他眉心輕擰,側眸看過去,對上池芫貌若天仙,柔美秀婉的臉,冷峻的臉上微帶了猶疑。眼裡划過一絲訝然,這女人竟還好生活着?他眼裡的訝然太明顯,池芫嘴角一抽,險些綳不住人設。「陛下可以放臣妾出來么,臣妾想……沐浴了。」原想說「如廁」,但池芫不想破壞這難得的第二次見面印象,字句在唇齒間生生轉了個彎,說完便垂下如天鵝般秀美潔白的脖頸,故作羞赧女兒家模樣。實則,鼻子輕輕嗅了嗅,唔,跟大花待了一宿,身上都沾了臭老虎的味道==沈昭慕是不喜女子的,個個弱得跟兔子似的,不經玩不經打。饒是池芫這般一等一的美人,他曾也第一眼驚艷過,還是因為對方太弱,失了興緻。但此時的池芫不同,她依舊柔弱纖細,可前提是,這樣的弱女子,和他最近頗為寵愛的虎將軍待在同一個籠子里,居然毫髮無損。要知道他收服這隻老虎耗費了許多心思,也不敢輕易接近,對方卻能同睡一籠,沈昭慕微黯了下眸子,抿了下唇,幽幽地望着池芫,「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朕,如何馴服它。」池芫嘴角扯了扯,得了,美人計在這傢伙面前目前是徹底告罄。「好,那陛下先放臣妾出來。不然,臣妾不說!」她忽然抬頭,原本溫婉的雙眸乍現光芒,狡黠靈動地沖沈昭慕眨了下,伸出自己一隻纖纖玉手,指着籠門上的鎖,紅唇彎彎,直視着沈昭慕雪寒的眸子,脆生生道。一旁的太監聞此話,嚇得立馬跪下,大監蘭花指一定,「大膽!」沈昭慕沒有吭聲,他臉頰上有點點血跡乾涸,襯得他膚色更白,也叫他看起來更加危險不可逾矩。他審視眼前這個敢直視他,笑着拿喬的女子,半晌,方低低地冷笑了下,眼底帶了幾分興味,眨了下鴉羽般的睫。「行。」池芫雙眸一彎,忽然伸手,從籠子里伸出,握住沈昭慕微顯得冷的手指,聲音若珠玉清脆悅耳,「謝陛下!」低頭,沈昭慕頗為詫異地看了眼自己手上多出的那隻手,玉白纖細,溫熱細膩。短暫的錯愕過後,他甩開手,微冷地睨了眼池芫,嘴角翕了下,對上對方無畏含笑的眸子,要出口的呵斥就那麼咽了下去。好吧,看在她還有用的份上,他便不治她罪了。殊不知,一次讓,便註定了往後的步步讓。大監驚得張大嘴,再不敢多言了,看向池芫的眼神都變了。這後宮的天,怕不是真要變了。池貴人留宿陛下的龍溪宮三天三夜,深受皇寵,陛下為了她甚至是罷了早朝,二人一步都未邁出龍溪宮!這個消息在前朝後宮不脛而走,氣得沈昭儀砸了鍾粹宮名貴的瓷器,將闔宮宮人罰了個遍。「太后,您可要為臣妾做主啊!」「是啊太后,這池貴人不過小小貴人,竟魅惑主上,此乃妖女啊太后——」「太后娘娘,陛下從未如此,為了一個妃嬪罷了早朝……這池芫簡直是妲己再世……」「行了!」上方雍容慈穆的太后望着下方零星幾個妃嬪在沈昭儀的帶領下,一個個連珠環炮地哭訴抱怨。聽得有些煩了,轉了下手中的佛珠,按了按太陽穴,揚聲平緩地呵止。眾人瞬間安靜。沈昭儀卻不甘示弱地紅着一雙眼,「姑母!這樣下去,陛下可要被那妖精給迷得誤了朝綱了!您可不能坐視不理啊!」太后聞言,慈和的面上微微一沉,「區區一個貴人,竟能掀起這般大浪!哀家倒要看看,到底是何等的姿容,能將皇帝迷住!」誰不知當今陛下嗜戮成痴,在他眼裡一隻豹子都比整個後宮的妃嬪來得珍貴,現如今竟有妃嬪勾得他朝都不上了!太后一拍桌子,「去龍溪宮!」池芫若是知曉太后的萬壽宮有這麼一出,絕對要咆哮——狗屁的妲己再世啊,你見過哪家妲己拿着鞭子馴猛獸,君王在旁邊認真觀摩,還命人記錄在冊的!

《池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