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女配之後我暴富了
穿成女配之後我暴富了 連載中

穿成女配之後我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福祿娃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陸雲月 陸奶奶

陸家女兒落水了!此消息一出,全村震驚,人們都在為小丫頭的性命擔憂只因為陸家女兒展開

《穿成女配之後我暴富了》章節試讀:

「快來人啊!
有人落水了!」
「月娘落水了!」
正是農忙時節,南河村家家戶戶都在地里忙活着,午飯都顧不得正經吃,家裡有小孩子的,便叫人熱了飯送過來;孩子再大些,也得跟着下地幹活,便都是隨便啃些早上特意帶過來的干餅子。
直到一聲驚叫,瞬間吸引了附近所有人家的注意。
陸家一家剛吃過自家小女兒送過來的飯食,正在地里揮汗如雨,乍一聽這喊聲帶了月娘的名字,陸豐腦子裡空白了一秒,回過神來跟在兒子身後瘋狂跑向聲音來處。
袁氏眼前一黑,險些栽倒在地,被旁邊地里的鄰居扶了一把,顧不得說什麼急忙跑過去:「我的月娘......」 「咋了?
有人落水?」
「......哎呦,是陸家的閨女!」
「這可了不得......」 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鄉親,聽了有人落水紛紛放下手裡的活跑過去幫忙。
見着陸豐已經自水裡將自家女兒抱了出來,跑着去找大夫,便有那好事者在一旁聊了開來。
按說村子裏的河水並不算深,尚不及一個成年人身高,若是旁人不小心落了水,最多不過着涼發熱,發發汗就好了,算不得什麼大病。
但陸家那位可不一樣。
南河村誰不知道,陸家的小閨女陸雲月生來便體弱,長到如今十一歲,自小大病小病不斷。
這個年紀,別人家的姑娘都能跟着下地幹活了,偏陸雲月嬌嬌弱弱,莫說下地,便是鋤頭都不一定拿得動哩。
陸家為了治病幾乎掏空了家底,一家人日子過的緊巴巴,卻還是把小女兒當成一個寶貝疙瘩。
這麼多年,一開始還有些人家仗着關係親近去勸說袁氏,勸她為了一個小丫頭片子不值當,早晚要嫁出去的,大不了再生一個,卻被陸家人的冷嘲熱諷惹了一肚子氣。
也有人嘲笑陸家虛偽。
畢竟陸家不比祖輩都生活在南河村的其他人,是前些年逃難過來,才在南河村定居。
這些人便覺得陸家是為了博個好名聲,好在村子裏立足。
背地裡好些人都在暗暗打賭,陸家小女兒能活到什麼時候,陸家又能堅持多久。
早些年這些聲音還常常有,但隨着時間流逝,再沒有人非議陸家。
不論打的什麼主意,陸家夫婦堅持了十年,起早貪黑的賺醫藥費。
就連慢慢長大的陸雲陽也幫着做些力所能及的活來幫襯家裡,照顧妹妹。
袁氏出嫁前,父母本就重男輕女,小小年紀就得賺錢養活自己,還要被父母剋扣。
她從來都是老實本分的人,但在娘家一再找上門叫她丟了自己女兒的時候終於爆發,與娘家斷了關係。
任是誰都再挑不出陸家的毛病。
換做是誰不希望自己能被家人這般珍視。
尤其是那些姑娘婦人們,有多少沒有受過爹娘的剝削就為了貼補自己兄弟的呢。
更別說有人正在重複自己父母的老路。
再沒人說陸家的閑話。
關係近些的,見了陸家實在辛苦,也會幫着搭把手。
陸家閨女被嬌養着長大,也乖巧懂事極了。
因着生病很少出門,長得白白凈凈的,見人就笑,唇邊帶着兩個甜甜的梨渦,教那些本就心疼她的婦人更加愛心泛濫,常常給她塞些吃食。
但凡村子裏有些良心的沒有不受觸動的,都希望陸家閨女早些康復,便是不能大好,能少些生病也好。
誰知就發生了這種事。
本就體弱的小閨女,平日里吹了風都要躺上個十天半月。
「唉,陸家這閨女也是命苦。」
「也不知玉蘭(袁氏閨名)他們該如何是好。」
「這要是不好了......」 「呸呸呸!
你可少說兩句吧!」
人群漸漸散了。
地里的活還沒忙完,都想早些收了糧食回家去。
圍觀的村民大都回了自家地里接着忙活,只有少數兩個與陸家關係極好的,聽了消息急急忙忙趕去陸家。
村子裏只有一個大夫,家住在村口,距離河邊稍遠些。
陸父看着女兒蒼白的臉色,奇異的冷靜下來。
他不能慌,月娘還活着。
陸父總歸在南河村生活了幾十年,從前村子裏也不是沒有人落過水,多少有了些經驗。
檢查了下女兒沒有嗆水,只是呼吸微弱,連忙叫了腿腳利索的兒子跑着去找大夫,一邊自己抱着女兒跑回家。
到了家裡,喊了有些六神無主的袁氏替女兒把濕衣服換了,自己去廚房燒些熱水。
袁氏見着陸父一臉冷靜,也漸漸回過神來,抖着手給陸雲月換了衣服,擦乾了身上。
見着女兒奄奄一息的樣子,眼淚止不住的落下來。
此前再如何生病,她都沒有見過女兒這般臉色,蒼白又沉寂。
陳商幾乎是被陸雲陽背着跑來陸家的。
路上已經聽說了陸家女兒落水的事。
陸雲月也算是他看着長大的,聽陸雲陽斷斷續續的說著前因後果,心下嘆了口氣。
若真是如此,怕是要不好了。
「陳大夫!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啊......」 袁氏剛試着拿溫水給陸雲月潤了潤唇,便見着大夫進門,連忙拉着大夫來到床前。
陳商抬手把脈,卻發現陸雲月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般,只是輕微發熱,普通農戶家不用看大夫,發發汗就能解決,就連從前診斷出的先天不足也似乎不若從前嚴重。
陳商心下奇怪,卻也鬆了一口氣,簡單開了葯:「不必擔心,發熱並不厲害,月娘的身體比以往好了許多......」 袁氏聽着這話有些不敢置信,卻見着女兒的臉色確實緩和許多,稍稍放下了心,再三謝過之後,叫丈夫陸豐拿了診金送陳大夫出門。
回過頭摸了摸女兒溫熱的額頭,又是落下淚來。
陸雲月剛剛醒過來,睜開眼睛便聽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 「月娘,可是醒了?
餓不餓?」
並不如何動聽,還帶着些急切,卻叫她聽了心裏溫暖安定。
「娘......」因是剛醒過來,聲音還帶着些低啞和虛弱,袁氏連忙拿了桌邊的溫水過來,扶起女兒親手餵了下去。
「可還有哪裡不舒服?
娘摸着溫度倒是降下來了,等等吃些白粥,再把葯喝了」袁氏一臉後怕,抱着女兒不撒手,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我的月娘,嚇死娘了,以後再不可獨自出門了......」 「娘親,我沒事了,您不要擔心」陸雲月軟軟的靠在母親懷裡,聽着袁氏的嘮叨也並不覺煩悶,反而悄悄紅了眼眶。
這是母親的味道。
是她自記事以來第一次感受到母親的懷抱與溫暖。
女兒奄奄一息的場景彷彿就在眼前,袁氏心神不定的說著話,聽得女兒接連應和才緩緩放下心來:「乖月娘,先別睡,給你煮的白粥和葯就快好了,喝了葯再好好睡一覺。」
說著自己也紅了眼眶:「陳大夫說我們月娘的身子已經好多了,等明天睡一覺起來,再叫你哥哥帶你玩啊。」
陸雲月勉力伸出手抱了抱她:「知道啦,娘親,明天起床月娘的身體就好起來啦!」
「哎!
月娘說得對!」
這會兒陸豐端來了白粥,袁氏不放心,手把手的喂着陸雲月吃下之後,葯也熬好了。
陸雲月前世喝葯便喝慣了的,不論中藥西藥,為了治病,幾乎是泡在藥罐子里長大。
原身自然也差不多,這會兒便接了葯碗過來,像是聞不到濃厚的苦澀藥味一樣,一飲而盡。
袁氏單是聞着都知道這葯有多苦,看着女兒小小年紀便習慣了這種苦楚,不由得又紅了眼。
「娘親,不哭了,月娘明天醒過來,身體就好啦!」
陸雲月知道袁氏是心疼自己,心裏暖洋洋的同時,也同樣心疼這個母親。
陸豐給妻子擦了擦眼淚,對明顯有了倦意的女兒說道:「月娘,你好好休息,有事就拉床邊的鈴鐺喊爹爹。」
鈴鐺是陸雲月7歲以後單獨搬出來的時候,陸父想出來的辦法。
袁氏本想同陸雲月睡在一起,方便照顧,但小姑娘知道這樣只會讓娘睡的不安穩,時不時就要睜開眼看看她,每日又要早起做活,便拒絕了。
陸父心疼女兒,也心疼妻子,於是找鎮上的鐵匠打了個簡單的鈴鐺放在自己的房間里,若是女兒有事便拉一拉繩子,自己和妻子立刻能聽見。
便是如此,袁氏也養成了半夜醒來,去看一眼女兒可有什麼不舒服的習慣。
「月娘,等你好了,哥哥帶你去山上挖竹筍!」
陸雲陽不落其後,說完卻被袁氏瞪了一眼,憨笑着撓了撓頭。
「好呀!
那我們說好了!」
聽見可以進山,陸雲月眼睛都亮了起來。
本想着告誡兒子斷不可帶體弱的妹妹跑的太遠,但看着女兒蒼白的臉上露出的嚮往,到底沒有掃興,只交代了女兒好好休息,便拉着傻兒子出了門。
陸雲月看得見爹娘和哥哥眼裡滿滿的關切與擔憂,滿足的閉上了眼。
她醒過來之前便接收到了原身從前的記憶,冥冥中有種感應,彷彿她和原身本就同為一人。
她前世體弱,原身也是,只是因為各自缺失了一部分,如今合二為一,靈魂和記憶互相融合,身體自然而然便會痊癒。
她對袁氏說的話,倒也不全是安慰她。
只不過這猜測是否屬實,還要過些時日才能驗證。
但如今身子便不如從前一般沉重,叫陸雲月心下多了些肯定。
想到這一世待她如珠如寶的父母和哥哥,陸雲月心滿意足的沉沉睡了過去。

《穿成女配之後我暴富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