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攝政王的心頭好
穿成攝政王的心頭好 連載中

穿成攝政王的心頭好

來源:google 作者:槿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越 沈時瑾

【書穿+系統VS宿主+女扮男裝+雙潔】林越無意間穿進一本大男主的書中,成了大炮灰身後的那個小炮灰綁定了一個沙雕的系統,她的任務是阻止男主謀朝篡位,匡扶皇室血脈這就離譜……一個小太監能做什麼!面對獨攬朝政的男主,林越果斷上前抱其大腿男主有求她必應,男主遇陷她擋刀,只求男主不要黑化可後來,某男把她逼到宮牆一角:「聽聞你喜歡男人,你看本王怎樣?」展開

《穿成攝政王的心頭好》章節試讀:

「啪!啪!啪……」有節奏的聲音伴隨着鈍痛落在林越屁股上時,她才真正的相信她穿越了。

她穿越到正在追的一本大男主文中,成了權勢滔天的大太監的乾兒子。

沒錯,她穿成了一個女扮男裝的太監,是大炮灰身後的那個小炮灰。

她義父王福貴惡貫滿盈,陰險惡毒,罪行罄竹難書,直接導致後期男主的造反。

男主造反後把弱小的皇帝當傀儡,獨攬朝政。雖然小說的結局作者沒更完,但她可以想像作為炮灰的她肯定死的很慘。

她穿來的目的,正是阻止男主造反,匡扶皇室血脈。

天殺的系統給她安排個大臣身份也好,至少在朝堂能有用武之地。再不濟穿成個公主也行,可以用用美人計,穿成一個太監算怎麼回事!

簡直離譜!

此刻某大男主沈時瑾正端坐在太師椅上,悠閑的喝着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我說林公公,何不把這罪認下來。要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坐在一旁翹着二郎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正是當今的貴妃柳氏。

她挨這頓板子實在是冤枉,她被柳貴妃設計陷害偷了她的鳳頭釵,想用她來羞辱她義父。

「我……不曾做過,何來認罪一說。」林越死死的咬住嘴唇。

若今天她認了,不但是她的忌日,還會讓她義父氣的七竅冒煙,扒了她的墳。

「這世上就沒有打不爛的肉!去慎行司好歹還能留一條命,眼下若再打下去,怕是小命不保。」 幸災樂禍的聲音讓林越聽的只想抓爛她的臉。

「沒什麼好認的,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給我打,看你還怎麼嘴硬。」貴妃今天是鐵了心要把她打殘。

男主啊男主,你就打算一直喝茶,沒看到我的小命都快掛了嗎。

今日王富貴不在宮中,沈時瑾是她唯一的救星。

「住手!攝政王一向公正無私,清正廉潔,難道任由貴妃娘娘屈打成招么?」林越艱難的抬起頭看着某人,咬牙切齒。

沈時瑾抬眼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小太監,只覺得好笑。

「噢?本王怎麼不知道在公公心裏,本王是這樣的人?公公可莫說違心的話!」

你大爺!林越忍不住爆粗口,她就知道這人會見死不救,也怪原身之前太過囂張跋扈,沒給他留下好印象。

「王爺在百姓眼中可是神明一般的存在,都說菩薩未必有求必應,可王爺是這世間活菩薩,一向愛民如子。」關鍵時刻馬屁該拍還是得拍,要不然今日這事不好過關。

「呵……」沈時槿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笑聲,總算正眼瞧起下面這個小太監,雖狼狽不堪,可這張臉卻是清秀標緻。

嘖……難怪那老東西對他這麼好,一個太監長成這樣,也是她的福氣。

「油嘴滑舌,阿諛諂媚!給我狠狠的打!」貴妃看攝政王神色有些鬆動,着急怒罵。

「等等!難道貴妃娘娘不認為王爺廉潔奉公,國爾忘家,顧全大局嗎?」林越腦海中搜索着各種可以夸人的詞。

顧全大局?有意思!沈時槿注視着林越,她這是在提醒他權衡利弊呢!

「你……」貴妃氣急,「來人!給我打爛她的嘴!」

「王爺,貴妃不認為您有這麼好呢!白費了您的一番情意!」

「住嘴!」貴妃氣的站起身想親自揍她,卻被沈時瑾攔住。

沈時瑾淡淡的看了她片刻道:「本王倒是可以徹查此事,但是你也說了本王恩怨分明,所以這個人情你得還!」

林越忍不住翻白眼,明明是你幫着老情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刑訊逼供,這會兒倒是問她討人情,無恥啊!

好漢不吃眼前虧!

林越一咬牙:「只要王爺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奴才在所不惜!」

沈時瑾看着小太監忍辱憋屈的臉色,頓時心情好了起來,原來欺負別人也挺爽的。

「恩,如此便欠着吧!今日這出也鬧的差不多了,板子也打了,貴妃氣也該消了吧!」

「時瑾,不能這麼放過他……」貴妃着急抓着他的袖子,含情脈脈的看着他。

沈時瑾有些不耐的看了她一眼。

貴妃幽怨的閉上了嘴,她知道眼前這人雖小事任由她胡鬧,大事卻是說一不二的,今日這事是沒法再繼續了,眸子里的怒火恨不得化成刀子把林越紮成刺蝟。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皇帝還沒死,你們倆就這樣目無旁人的勾勾搭搭!林越心裏怒罵。

也難怪貴妃這麼不顧廉恥,畢竟沈時瑾這皮囊是這世間絕無僅有的好,身姿挺拔,氣度不凡,全身上下隱隱的王者之風,更是這京中貴女們的春閨夢裡人。

只是他這眼光也忒差了點,畢竟這宮中誰人不知道貴妃的惡毒和囂張跋扈。

林越死到臨頭還不忘八卦。

不過今日沈時瑾不知道抽了哪門子的風,竟然要親自送她回去。氣的貴妃掀翻了桌子,茶碗碎了一地。

她可以想像到貴妃那扭曲的嘴臉,頓時覺得屁股沒那麼痛了。

噢,她屁股本來就不怎麼痛,只是差點被身上的死鬼壓的斷了氣。

「下來!」她低聲吩咐,然後身上一輕,她終於大大的喘了口氣。

一張死白的臉湊到了她身前:「小越,我可以回去了沒?」

「去吧!」緊接着她覺得一陣涼風鑽到了她身側的荷包里。

書穿後,系統讓她在四個荷包中選一個,林越問系統各有什麼作用,系統一副生死有命的死樣,她就隨意拿了一個紫色的。

結果這個荷包能讓她見鬼!

這算什麼技能!她當時都快嚇死了,好不好!

琢磨了幾天後,她發現她不但能見鬼還會畫符,沙雕系統竟然靠譜了一回,於是她順手把身邊總在晃蕩的一隻鬼收服了。

這不今日就派上用場了,她讓小白趴在她身上替他挨了這頓板子。

「恭喜宿主,喜獲人肉板子一頓。」腦海中系統冰冷的聲音聽着有點幸災樂禍。

林越剛想罵出聲來,又聽到了系統的聲音:「宿主解鎖荷包新技能,喜獲捕夢網一枚!

這還差不多,林越低哼一聲,她只不過熬夜看了本小說就穿過來了,這系統也着實該對她好點才是。

「林公公看着傷勢倒不重,這一頓板子下來,少說也得躺個十天半個月的,怎麼林公公倒是一如既往的生龍活虎?」耳邊傳來沈時瑾淡淡的聲音。

「不不!王爺誤會了,我只是不好意思叫出來,怕不雅觀。」

「嗤……」沈時瑾輕笑,「林公公這會兒倒是注重起禮儀來了,本王聽聞,公公之前為了哄公主開心,還繞着皇宮裸跑了一圈?」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林越縮着脖子不敢吱聲,原身之前最大的本事就是拍馬屁,把馬屁拍的出神入化,輕鬆的混到了太監中的二把手。

曾經做的一些傷風敗俗,不堪入目的事情,讓他在眾太監宮女中名聲極臭,已經到了狗見了都嫌棄的地步,大家礙於他的權勢敢怒不敢言。

《穿成攝政王的心頭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