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大理寺逃親夫人
大理寺逃親夫人 連載中

大理寺逃親夫人

來源:google 作者:夜神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蓁蓁 蕭遠

作為捕快,某女表示只有她追別人的命,沒想到因為一紙婚書被一個腿腳不便的老男人追的滿地跑……「你是圖我有對A還是圖我心裏有人了,為何這般緊追不放?」某男:「嘖,誰見到髒東西時總是掛在我身上大吼大叫,怎麼,一清醒,就翻臉不認人了?」某女:「那能怎麼辦,我可不想像你後院那幾位女人,嫁給你之後無緣無故就去世,你已經死了三位夫人!』「說吧你那三位夫人到底怎麼死的?」「那你葉家的滅門慘案呢?」展開

《大理寺逃親夫人》章節試讀:

嘩啦!

剎那間一潑畫紙從馬車窗砸了出來。

一張、兩張、三張、四張……反正很多張。

張張上面畫著畫像,而畫像上面的人物看起來雖是同一人,卻是不一樣的着裝。

比如飄到葉蓁蓁腳前的一張畫像,跟她此時的穿着模樣如出一轍。

不僅如此,蕭遠打開那兩個跟她一起滾下馬車的包袱,對她說道:「夫人,這些衣物是你出門時攜帶的,所以不用擔心找不到合適的衣衫。」

「什麼!」葉蓁蓁瞪大眼睛,看那熟悉的衣物、首飾,羞憤交加,又匪夷所思。

這些東西她都典當了,怎麼跑到老男人的手上?

「不僅如此,夫人一路上在客棧、酒樓打的欠條,都是大人付的。」

話下,葉蓁蓁更是想找個坑把自己給埋了。

說好聽一點是打欠條,難聽一點就是吃霸王餐,若是他人知道她是官家之女,那她的臉還往哪裡擱呀!

他一路上給她算清賬目,不等於是一路跟蹤她來?

變態!

能當上大理寺寺卿的男人果然變態!

葉蓁蓁氣的霍霍磨牙,可又無可奈何,恨不得馬車內的人跟今天的新娘子一樣在裏面自縊身亡。

想到自己如今完全被掣肘的局面,還是不能硬碰硬。

深呼一口氣,換上另外一副嘴臉,向那老男人撒嬌!

「客官~您舟車勞頓不停趕路,此時身子骨許是睏乏,不如先跟這喬家的人回去歇歇,把喬家的地址告知蓁蓁,蓁蓁隨後就到。」

蕭遠看她這『嬌滴滴』的模樣,忍不禁雞皮疙瘩起,他家大人對夫人的身份背景倒是沒啥要求,就是規矩非常看重,於是乎,上前一步,在葉蓁蓁身側低聲提醒道:「夫人,應當叫相公或者老爺~」

哼!葉蓁蓁雙手叉腰,回他一記大白眼。

叫什麼相公?八字都沒一撇!

叫什麼老爺?我是他丫鬟嗎?

……

「皖城喬府。」馬車上遞出四個字。

葉蓁蓁:「……」對蕭遠張牙舞爪的表情瞬間收住,兩眼看向馬車帘子。

只見蕭遠此時補充道:「嗯,門前有兩口門神鵰塑,斜角四十五度有棵百年老榕,喬府的匾額上有先皇的玉字。」

葉蓁蓁的臉色逐漸凝重,比那失去新娘的新郎官還要凝重,兩腳不自覺往後退。

她的玉重姓喬,府上地址也是皖城,門前也是有兩口門神鵰塑,斜角四十五度有棵百年老榕,匾額上也有先皇的玉字…

前面幾個條件還能找出符合的宅院,但後面先皇賜的匾額,在這東辰國卻僅有一家——開國功臣,喬老將軍府邸的門匾。

也就是在這大漠邊境守着疆土的喬家…

葉蓁蓁又換上諂媚的嘴臉:「呵呵,相、相公,既然見到我了,那咱們就回去吧!」

千萬不要讓面前這個老男人見到玉重。

「喬二爺。」馬車上的人再次出聲。

「高大人請放心,喬家的護衛會一路護送您和夫人出城。」喬家二爺及時應下。

轉身就對隨行的護衛進行安排。

葉蓁蓁嘴角立馬揚起。

蕭遠趕緊橫在喬二爺面前:「喬二爺,我們大人的意思是讓你立馬安排到喬府歇息,我們夫人已經兩天沒過食。」

《大理寺逃親夫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