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大明鎮海王
大明鎮海王 連載中

大明鎮海王

來源:外網 作者:中華田園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中華田園牛 都市言情

弘治十年,這是大明王朝美好的中午。此時,小冰河期已經來臨,綿長的嚴寒肆虐大地,也同樣在吹打着這個土地兼并日益嚴重的王朝。此時,歐洲的文藝復興運動猶如一道耀眼的光芒刺破中世紀的黑暗。此時,俄羅斯剛剛擺..展開

《大明鎮海王》章節試讀:

王守仁一個清貴的翰林,只需要安安心心在翰林院待着,靜靜的走一走他父親王華走過的路,未來王家就真的可以走向巔峰。

王華做到六部九卿的位置,他王守仁同樣也是可以做到,王家將因為獲得巨大的利益,比其它辛辛苦苦的來搞這個什麼彩雲紡織廠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旦到了那個時候,他王守仁要什麼會沒有,要多少匹布都會有人送到家裡來。

當然這是王貴和王賢的想法,也是這個時代絕大多數人的想法,他們是很難理解王守仁的這種探索精神。

他開的並不是一個紡織廠,他是在探索,是在研究,研究一種從未有人去研究和探索的學問。

劉晉和王守仁兩個人各自開辦的紡織廠很快就運轉起來,大把、大把的銀子撒下去,同樣也是能夠感受到這個時代的速度,準確的來說應該是感受到炎黃子孫的勤勞。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王守仁開辦的彩雲紡織廠就開始正式投入生產當中。

一台台嶄新的紡紗機、織布機這裡,一百多個招聘過來的工人正在認認真真的紡紗、織布,讓整個工廠內傳來一陣陣讓人牙酸的木頭摩擦的聲音。

「賢叔,我的計劃是招聘五百人,怎麼現在僅僅只招了一百多個?」

王守仁在工廠內巡視,他的計劃是開辦一個大型的紡織廠,規模要達到幾千人甚至上萬人的地步。

不過王守仁做事也是很有規劃的,不是一下子就要達到這個規模,而是準備着先招五百人試試水,看看情況,熟悉下紡織業的情況之後,再來慢慢的一步步擴張自己的規模。 一秒記住https://

「公子,京城這邊招工實在是太難了,我開出了一兩五分銀子的月錢,外加一日三餐,也只招到這一百多號人,再多是真的招不到了。」

王賢很是無奈的說道,來到京城這邊之後他才真的發現,京城這邊的用工極度的緊張,很難招到人,如果要是有這個條件在浙江這邊的話,他想要招到多少人都可以招到多少人。

要知道紡織長需要的並不是強壯有力的勞動力,婦女就可以了,甚至於連小孩子都可以,這個時代可還沒有什麼童工一說,也沒有說不允許招工小孩子。

有這樣的待遇,如果是在浙江這邊,那真的是要多少人就能夠招到多少人。

可是這裡是京城,各種各樣的工廠、作坊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需要的工人非常多,很多工廠都已經被逼的不得不開出更高的工錢,或者是到山西、、山東、河南等地招工。

王賢開出這樣的條件,還真心是不好招人。

王守仁看了看自己紡織廠的員工,很多都是一些小孩子,僅僅只有十幾歲,還都是女孩子,一個個都還稚嫩的很,但幹活卻是非常的認真。

女孩自古以來都不受重視,特別普通家庭的女孩,那更是如此,書肯定是沒有讀的,活卻是沒少乾的,現在紡織廠招工,對於普通家庭來說,正好可以將家裡的女孩子派出去做工賺錢,在嫁人前還能夠給家裡賺到不少的銀子。

「劉晉那邊的工廠招了多少人?」

想了想,王守仁又問道。

「京城紡織廠這邊第一批招收了足足兩千人,他們開出的月錢高,待遇好,很好招人,很多人都在托關係想要將自己家的女娃娃送進去。」

王賢回道,王守仁現在是什麼都要和京城紡織廠相比,所以也是讓王貴和王賢時刻注意京城紡織廠的動靜。

「嗯,看來如果我們下一步要擴張的話,這月錢肯定也是要提高的,不然是很難招到足夠人手的。」

王守仁點點頭,想了想記住了這一點。

「公子,我們還是不要急着擴張的事情,先一步步來吧,一百個人也是一個很大的工廠了。」

一旁的王貴和王賢對視一眼,想了想說道。

他們兩個總覺得王守仁是玩一玩的性質,等他玩膩了,自然也就不玩了,現在花這些銀子也就當是用來給他玩樂、消遣的。

王家家大業大,這點銀子還是隨隨便便能夠拿得出來的,可是要再繼續擴大規模的話,這投入的銀子就會越來越大,這玩的代價也就太大了。

「嗯~」

王守仁不可否置的點點頭。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很快,一周的時間就過去了,彩雲紡織廠這邊也是織出了第一批布匹,數量僅僅只有一百五十匹白布。

一百五十匹白布,彩雲紡織廠這邊以沒匹布兩百五十文的價格賣了出去,總共僅僅只賣到了不到三十兩銀子。

聽着王貴和王賢的彙報,王守仁整個人都哭笑不得,這大把、大把的銀子撒下去,第一次進賬竟然僅僅只有不到三十兩銀子,還真是要虧到姥姥家。

算下來這一個月的營收也就一百多兩銀子,而單單是給這些員工發工資每個月也要一百五十兩銀子,再加上購買棉花、機器等等,這妥妥的血虧啊。

「公子,我們還開嗎?」

王貴看着王守仁的樣子,弱弱的問道。

在他看來,只要讓他知道了開這個紡織廠賺不到銀子,他很快就應該會將自己的精力轉移到自己的本職工作上去,專心仕途才是王道。

「開,當然開~」

王守仁卻是不為所動,接着想了想說道:「你們說有沒有一種機器,可以讓一個人一天就織出幾匹布來?」

他想起了劉晉提到的新式紡紗機和織布機,聽劉晉的意思,這新式的紡紗機和織布機可以極大的提高紡紗和織布的效率,遠不是自己手中這些傳統紡紗機可以相比的。

「這不可能,哪有這種機器,一個人一天織出幾匹布來,這怎麼可能。」

王賢和王貴一聽,頓時連連搖頭,他們做這個行業已經很久,很清楚該如何紡紗、如何織布,從南向北,大家一直以來都是用同樣的紡紗機和織布機,效率也都差不多,就看熟練程度了。

「走,我帶你們去京城紡織廠這邊看看。」

王守仁笑了笑,想了想帶着兩人往京城紡織廠這邊走去。

王守仁來的時候,劉晉也剛剛好在自己的工廠內,聽到王守仁這個牛人來拜訪,劉晉自然是滿臉笑容的接待了。

「王兄,聽說你也開了一個紡紗廠?」

劉晉陪着王守仁行走在紡紗廠當中,帶着王守仁參觀自己的工廠,一邊走也是一邊聊。

「不滿劉兄,我這次是過來取經的。」

王守仁笑了笑點點頭,目光在劉晉的京城紡紗廠內仔細的觀察。

和自己的彩雲紡紗廠相比,劉晉的這個工廠才真正的叫大氣,工廠非常的大,佔地面積很廣,此時投入使用的僅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旁邊還有大量的廠房在不斷的建設當中。

已經建成的紡織廠全部都用水泥進行了硬化,乾淨、整潔、規劃的整整齊齊,道路的兩邊還種了樹。

在這寬敞整潔的工廠園區水泥馬路上有人推着一輛輛四輪車不斷的往來一個個廠房,顯得非常的忙碌。

工廠的廠房也同樣非常的大氣,建的很高,窗戶很大,還用的全部都是玻璃,所以廠房裏面的光線非常不錯,不會像自己的工廠那樣暗乎乎的,白天都搞的跟黑夜一樣。

和劉晉的工廠相比,自己的工廠就好像是醜小鴨一樣,根本就見不得人,拿不出手。

跟着王守仁身後的王貴和王賢則是看傻了眼睛,這投資也太大了吧,建造如此龐大的工廠,還如此的高逼格,這投資沒有十幾萬銀子是根本就不夠的。

「哈哈,那王兄隨便看,有什麼不懂的也隨便問。」

劉晉一聽,頓時就高興的笑了起來,很是大方的說道。

「劉兄,你一周能夠織出多少布匹?」

王守仁想了想問道。

「我想想,上一周好像大概織出了五萬匹布吧。」

劉晉想了想回答道。

「五萬匹?」

王貴和王賢一聽,頓時就傻眼了,直接就叫了出來,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即便是王守仁心中早就已經有所預感,此時也是忍不住微微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這不可能,你們工廠即便是人多,可是這一周的時間記織出五萬匹布,這這根本就不可能。」

王賢連連搖頭,根本就不敢相信這個數字。

很清楚劉晉工廠現在有多少人,2000人的規模,是彩雲紡織廠的20倍,按理來說,這產量應該就是彩雲紡織廠的20倍左右才比較合理,算下來也就是三千匹布左右。

可是現在劉晉竟然說他們一周的產量達到了五萬匹,這是三千匹的十多倍,數字相差實在是太大了,大到讓人覺得劉晉就是在胡亂的吹噓,沒有一句實話。

「是不可能,一周的時間紡織出五萬匹布,這個產量實在是太大了。」

王貴也是跟着點頭說道,他們是這個行業的老人了,他們兩個人管理和生產的彩雲紡織廠的產量竟然連這裡的十分之一都沒有達到,他們怎麼可能相信這一點。

《大明鎮海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