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武帝
大唐武帝 連載中

大唐武帝

來源:google 作者:夜間出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夜間出沒 李祐

現代少年意外回到大唐貞觀盛世,成為了李世民第五子李祐本想清閑一世,做個閑散王爺,卻陰差陽錯,習武提槍,征戰沙場為大唐建立不世之功,開拓廣闊疆域參與諸子奪嫡,開創大唐另一個盛世展開

《大唐武帝》章節試讀:

當天晌午,燕王府內。

吃過一些稀粥小菜,又躺了小半天的的李祐終於能下床走走了。

「這連躺三天都快把人躺廢了,這身子也是弱了些,看來以後要加強鍛煉了。」李祐伸了個懶腰。

李祐慢吞吞地走出,呼喊下人。

不一會,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跑了進來,身着素裙,梳着髮髻,模樣不算俊俏,看着白白凈凈的,正是之前摔盆的豆丫。

「殿下已經能下床啦,有什麼事吩咐奴婢就是了。」

「這都晌午了,你們一天就兩頓飯啊,就等晚上吃啊。」李祐不耐煩地說道,三天才吃一碗粥幾個鹹菜,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了。

「奴婢們確實一天只有兩食,只有您是三食。」小丫頭一臉委屈,不太理解李祐的呵責。

李祐一扶額,忘了這都到唐代了,一日三食還只是貴族的習慣。

「去吩咐廚房,本王餓了,不要管太醫的話。多弄一些肉食,快去!」

豆丫口稱遵命向廚房的方向跑去,有李祐吩咐,王府下人們當然不會聽太醫的,除非皇帝下詔,不然至少在王府里,李祐的話就如聖旨一般。

李祐隨手又喊來另一個丫鬟,似是上輩子是個光棍的緣故,現在李祐只想命令丫鬟,至於太監侍衛他才懶得搭理,就讓他們各司其職吧。

「叫什麼名字?」李祐問道。

「回殿下,奴婢叫桃丫。」稍年長些的丫鬟說道。

和豆丫不同,可能是年紀大一些,這個丫鬟要高挑許多,眉眼也長開了些,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看着要比豆丫好看許多。

「怎麼你也叫丫?」李祐疑惑的問道。難不成這唐朝人都喜歡叫丫?

「這……奴婢們的名字大多都是您給起的,您忘了嗎?」桃丫用一種比李祐更疑惑的表情看着他,反問道。

「額……本王大病初癒,至今還昏昏沉沉的,有些事不記得實屬正常。不說這個,咱們這王府里有沒有練武的地方?」李祐一臉尷尬地岔開話題,不禁在心裏把原來的李祐吐槽了一頓,什麼起名的審美,這個丫那個丫的,哪像個有文化的皇子。

「這個好像沒有,殿下不是一向不喜練武么。府里只有一處堆放您打獵的弓具馬具的空地。」桃丫回答道。

李祐心說,這愛好打獵的主,竟然不喜練武,真矛盾,難道看着僕從們打給他看不成。

思考片刻說道:「這樣吧,你找幾個僕役把那地方收拾一下,最好能有個一丈見方的空地,在府里找找兵器石墩什麼的搬到那,沒有的就差人出去買。」

「是,奴婢這就去辦。」

李祐閑着無聊正好四處逛逛,也看看這王府究竟有多大。

由於是長安城中的王府,佔地自然不比去往封地的藩王府邸大,但也着實不小,足有半個坊大小。

逛着逛着,李祐聞着香味便走到了廚房。

「你們做飯也太慢了,本王都餓了好一會了。」走進廚房,看到裏面依舊忙忙碌碌的,便知道自己的飯食還在鍋里。

領頭的是個大胖子,身上大號圍裙油光鋥亮的都快遮不住他的肚子了,看來哪個時代的廚子都有偷吃的習慣。

聞聲回頭的胖子看見門口的李祐,連忙小跑着到門口,身上的肉一顫一顫的,沒跑幾步便有些氣喘吁吁地說道:「拜…拜見…殿下。」

「把氣喘勻了再說話,你說的不累,我聽着都累。」李祐話中明顯帶着嫌棄。

他現在是真的餓了,邁步就越過了胖子,直奔灶台而去,灶台上擺着的是一盤不知道什麼肉,看着應該是煮的還冒着熱氣。

也不管那麼多,正想拿旁邊案板上的菜刀切肉吃,居然發現拿不起來,這胖子落刀使多大勁兒啊。

旁邊幾個下人看着李祐這種舉動,一個個的也不敢上前阻止,只能默默看着。

已經緩過氣的胖子此時才反應過來,忙走到李祐身邊說道:「殿下拿刀做什麼,有什麼吩咐,只管讓小人來辦。」

「切肉!明知故問,你放刀使那麼大勁兒幹嘛。」李祐不耐煩地說道,兩手一使勁總算是把菜刀拿了下來。

胖子見狀連忙奪下菜刀說道:「您是千金之軀,怎麼能做這些下人做的事呢,還是俺老吳來吧,這就給您切好。」說著也不顧李祐,轉身麻利地在墩子上三兩下就把一整塊肉切成薄片。

胖子切的時候,李祐就聞到一股濃濃的羊膻味,顯然這煮的是羊肉。

拿筷子夾起一片送進嘴裏嚼了幾下,羊膻味太重又只有點鹹鹹的味道。果然調料匱乏的年代,吃飯才是最大的問題,只能嚼幾下囫圇咽下。

「這羊肉讓你們煮的真是暴殄天物,你們啊,對於吃是一無所知。」李祐一邊嚼着第二片羊肉一邊說道。

胖子旁邊一個小一號的胖子站出來說道:「我爹做的羊肉最好吃了,我一頓能吃好多。」

看着這小胖子年歲不大,眉宇間有幾分像老吳,八成是他兒子。

聽到這話,李祐倒是沒什麼。畢竟發表自己的意見,在他看來那是人家的自由。

殊不知旁邊的大胖子老吳魂都要嚇飛了,一腳把小胖子踹得跪在地上,罵道:「小兔崽子,你不想活了啊,敢和殿下頂嘴,還不快給殿下道歉。」

隨即自己也跪下道:「殿下,這是我兒子吳有福,年紀小頂撞了殿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和他計較了。」一邊說著大手按着吳有福的頭給李祐磕頭。

李祐看着一愣,隨即釋然,畢竟是唐代,自己那一套現代人的想法和這個年代是格格不入,言論自由只是後世。

他夾起第三片肉,在灶台旁邊的醬油碗內沾了一下,送入口中,這才有些滋味。

作為上位者,自然是怡然處之,沒有絲毫慌亂的說道:「起來吧,本王還不至於為這點小事,跟一個孩子計較。」

「謝殿下,謝殿下!」吳家父子連忙磕頭,看自家王爺是真的不計較,這才敢站起來。

李祐吃着肉,又讓僕役盛了碗稻米飯,一邊吃一邊在廚房裡轉悠。

在廚房角落裡堆着一堆黑乎乎的木炭,頓時靈光一現,轉頭對老吳說:「你去找個銅盆,小一點的。把這木炭燃上幾根丟進去,再去找一根竹子,削成細竹籤,要比銅盆長一些,快去!」

見李祐真的不怪罪,小胖子吳有福覺得,這個王爺還是很好相處的,於是自告奮勇的去找材料。

李祐見狀對老吳說道:「你兒子去也好,你還有事做,再去找一塊羊肉,肥瘦都有的那種,切成塊用蔥姜醬油黃酒鹽腌制一下,用量你自己把控,你是個老廚子了,這點小事難不住你吧。」

「殿下放心,這點事老吳都幹了半輩子了,交給我吧。」老吳說著找羊肉去了。

李祐也不閑着,沒過一會一小碟羊肉,一碗米飯就被他吃光了。許是真的餓了,羊肉沾醬油都吃的那麼快。

約莫着有兩刻鐘,吳有福端着一個銅盆和一堆細長的竹籤子跑了回來。

「殿下,你要的東西都拿來了,您這是要烤火嗎?」

「烤什麼火,一會兒本王就賜你人間美味享用。去把這些竹籤子拿給你爹,大家一起把肉串到這竹籤上。」李祐說著和吳有福一起去找老吳。

見到老吳腌好的一大盆羊肉,不禁大喜,擼起袖子就要下手去抓。

老吳眼疾手快立馬攔住李祐道:「殿下,這您可碰不得啊!這都是下人們乾的,您千金之軀可不敢如此。」

李祐卻不以為然,說道:「老吳,所謂『翩翩君子,不遠庖廚』,我不動手你們會么。」

說著便拿起竹籤串了起來,「像這樣,兩塊瘦肉一塊肥肉再兩塊瘦肉,看明白了嗎?」

李祐串了幾串示範,他只不過是一時興起,示範了一下就交給下人們做就是了。

拿着自己串好的走到放銅盆的地方,早已燒好的木炭溫度正好,想着後世烤串的經驗。拿起早已準備好的粗毛筆,沾飽了油刷在肉串上,兩面刷勻,撒上胡椒粉,鹽,花椒粉等有限的調料,慢慢翻轉炙烤,烤得滋滋冒油,肉香四溢。

遠處的吳有福早已聞到了李祐這邊的香味,探頭探腦地走了過來。「殿下,這也太香了吧,您確實比我爹高明多了。」

李祐拿起烤得差不多的羊肉串,湊到嘴邊,一擼到底,大口地嚼着,毫無吃相。

「嗯……這才叫吃飯啊,去給本王再盛一碗米飯。」看着身旁一動不動彷彿沒聽見一般的吳有福,用吃完的竹籤敲了一下他的腦袋,拿起一串遞到他面前。

「拿着,快去!」

「好好,這就去。」吳有福肉塞得滿嘴都是,說話都不利索,小跑着就去盛米飯。還能聽到他向廚房裡的大夥炫耀的聲音。

李祐吃着羊肉串,不禁開始想也不能光吃這些,畢竟得過一輩子那麼久,努力得回想後世菜肴的做法,篩選着現有的材料,挨頓安排自己的飯食。

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便聽外面有人大喊:「皇帝口諭,燕王李祐,速來接旨。」

李祐差點噎着,大口喝了幾口水,乾咳幾聲。

心想這諭旨是吉是凶,莫不是皇帝老爹怪罪了下來,那還是再多吃兩串再說,死也做個飽死鬼不是。

對沒錯,又擼了一大串,邊嚼邊向前廳走去,反正是死過一回的人了,門清路熟,死豬不怕開水燙。

《大唐武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