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賀總前妻超A的
賀總前妻超A的 連載中

賀總前妻超A的

來源:google 作者:六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傾羽 夏綿 現代言情

丈夫的白月光回來了,夏傾羽立即被男人遞上了離婚協議書看着自己為救他而廢掉的雙腿展開

《賀總前妻超A的》章節試讀:

雪,簌簌落。
夏傾羽坐在輪椅上,面前的茶几上是冷冰冰的飯菜,她斂着眼,目光空洞無神。
「嘭——」 卧房的門猛力踹開,男人高大頎長的身影籠罩着陰鬱的氣息佇立在門口。
夏傾羽的手嚇得抖了抖,扭頭看去,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時隔兩個月,她終於又見到了自己的丈夫——賀承治。
「回來啦?」
她勾起唇角,病態白皙的臉上洋溢着淡淡的喜悅。
賀承治邁開長腿,駝色的大衣落下些許雪屑,帶着冬日裏的冷冽向她襲來。
下一秒,夏傾羽纖細的脖子就被一隻大手死死的扼住。
「我沒想到你這麼惡毒!
夏傾羽,我和阿綿的事,是你捅到媒體記者那裡去的是不是!」
男人眼神陰翳,手背青筋顯露。
對於殘廢妻子的厭惡深入骨髓!
「呃......」 女人被迫仰着頭,疼痛致使她眉頭擰了擰,嘴角卻笑意卻愈發深了深,「你憑什麼認定是我?
就算......就算是我有什麼錯?
我的丈夫和小三夜夜笙歌,難道......難道不是她,罪有應得嗎!」
「罪有應得?」
賀承治被她這話氣笑了,手上的力道愈發重了些,狠戾的話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兩年前,你騙阿綿出國,代替阿綿嫁給我,現在還說這種話,阿綿是你妹妹!
你就是個冷血動物!」
夏傾羽承受着他的怒火,脖子似乎要被他生生捏斷了般。
兩年前?
兩年前分明是夏綿一走了之,正逢夏家瀕臨破產,她成了聯姻的犧牲品...... 「賀承治......是不是......阿綿說什麼你都信?」
夏傾羽笑,眼淚順着布滿血絲的眼角流淌,晦暗的眸子一絲閃動着一絲絲希翼。
觸及到她眼角的晶瑩,男人指尖收攏,忽而又鬆開,陰沉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煽情在我這裡沒用,你別以為掉兩顆眼淚就能抹去你所有的罪孽。」
「咳咳。」
夏傾羽劇烈地咳嗽起來,喉嚨彷彿撕裂開了一道豁口。
「簽了。」
離婚協議冷冰冰地甩在了她身上,「阿綿懷了我的孩子,我要給她一個家。」
夏傾羽愕然地紅着眼,心臟處狠狠地抽疼了一下。
家?
對賀承治來說,恐怕只有跟夏綿在一起才叫家,而結婚兩年來,這銀月山的別墅,對他來說算什麼呢?
「我要是說,我不同意呢?」
話音方落,男人薄刃的唇噙着若有似無的嘲弄,「你可以試試,我不介意,讓你們夏家跟着你陪葬!」
恍惚間,她似乎又看到了兩年前結婚的那一晚。
她代替夏綿嫁進了賀家,可她是個殘廢,什麼摔傷的謊言,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
賀承治指着她控訴,她是個騙子,他說,他的阿綿要是回不來,就要她的命!
現在,夏綿回來了,她的黃粱一夢也該醒了。
「我簽。」
夏傾羽將離婚協議翻到了最後一頁,賀承治潦草筆觸似乎在急着解脫。
可是握着筆,她捏得用力,骨節森白,卻遲遲落不下去。
鼻尖染了粉色,連偽裝的淡然也碎得一塌糊塗,她顫着聲音問道,「承治,如果懷孩子的是我......」 「你說這種話,只會讓我反胃!」
賀承治冷聲截斷,聽她多說一個字都是折磨。
「可是當初我為了救你,廢了這雙腿,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愧疚么?」
夏傾羽不甘心,她苦苦守候着,只希望他有一天能回頭,整整兩年啊!
賀承治眯了眯眼,目光掃過她擱在輪椅上當做擺設的雙腿,極其不屑地一聲冷哼,「到現在你還在說謊......」 「我說的都是真的,當初......」 「夠了!
簽字!」
男人一聲咆哮,狠戾的模樣彷彿一隻即將按耐不住怒火的野獸。
夏傾羽一瞬不瞬地注視着賀承治,心,痛得難以呼吸。
幾秒後,她擦去了眼角濕潤,筆尖痛快利落地壓下,夏傾羽這三個字,娟秀得體。
「承治,哦,不,賀先生,祝你離婚快樂。」
離婚協議遞過去,她是淡雅如菊的恬淡,好像剛才短暫的失控不過幻覺而已。
賀承治莫名地遲疑了少傾,從夏傾羽手中抽走協議,「記住,你再敢算計阿綿,你以後坐的就不是輪椅這麼簡單!」
他頭也不回的離去,夏傾羽緩緩從茶几隔層抽出另一份文件來,到底是誰沒良心?
為了救他,她廢了這雙腿,為了多看他一眼,她枯守在這個家等等兩年!
「寶寶,對不起,媽媽給不了你一個完整的家。」
她喃喃自語,手裡是一張孕檢彩超,清晰的記錄著兩個月前她和賀承治的一夜荒唐,孕期8周,胎心,胎芽回聲可見。

《賀總前妻超A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