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侯門嫡女如珠似寶
侯門嫡女如珠似寶 連載中

侯門嫡女如珠似寶

來源:google 作者:小玉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小囡囡 王老侯爺

和順侯府在接連生下七個嫡子之後,終於有了嫡女對此,老侯爺給全家做出了指示:寵給我使勁兒寵全家上下齊心協力一起寵剛一出生的王姒寶對自己穿越到一個全家都疼愛的侯府那是相當的滿意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咱姓王,還排在了第八位王小八!叫誰嘞?咱是王家大小姐本文男女主青梅竹馬,甚有愛看小女主如何帶着自家小夫君殺出重圍,走上陽關大道看小男主如何被自家小娘子培養成忠犬小夫君敬請關注並收藏本文(本文走歡樂溫情路線沒有傻白,只有甜)展開

《侯門嫡女如珠似寶》章節試讀:

因為要有個響亮且好聽的名字上族譜,這下可把王家小八祖父、父親乃至於全家上下給難為壞了。最終還是祖父大人拍的板,咱家小囡囡是咱王家最珍貴的寶貝,每個人待她都應該如珠似寶,因此大名就叫王如珠吧。

當這個名字被告知到本人頭上時,王家小八不幹了。神馬?如珠?那豈不是被人笑話像豬一樣?不行,反對,堅決反對。

可是她才剛滿月,還不會說話,想來想去也唯有靠哭才能表達自己對此的強烈不滿。

當時她哭的太過突然,可把全家給嚇壞了。還屬於怎麼哄都哄不好的那種。後來還是親娘蔣氏細心發現,自家小女兒好像是對她新名字不滿才這樣哭。於是試探性地問道:「乖女兒是不是不想叫王如珠?」

哭得快要斷氣的王家小八在聽到這句如同天籟之音般的問話之時,哭聲戛然而止。

眾人覺得奇怪,於是逗弄一般地說還是王如珠好。王家小八在內心鄙視他們幼稚後,還不得不再次嚎啕大哭。

嗓子都快哭啞了,才聽到王老侯爺一錘定音道:「既然小囡囡不喜歡叫王如珠,那就叫王似寶。」

因為是女孩,又是嫡長女,便將「似」換成了「姒」,取「姐姐」及「長」之意。

王家小八因為一直在琢磨這個名字有沒有諧音,因此除了抽噎外,並沒有繼續哭。更主要是因為哭得太累了,她得歇會兒。

就這樣,還沒等她想明白。她的表現讓眾人認為,她對這個名字很滿意。於是「王姒寶」三個大字便被記在了族譜之上。等她想到烽火戲諸侯那個女主好像叫褒姒,她的名字諧音也不怎麼好聽時,她的大名已經無法更改了。也是從上了族譜開始,她就由王家小八成為了王家大小姐。

在大名被確定後,幾個哥哥就開始寶妹、寶妹的叫,因此「寶妹」的乳名也被確定。

話說王大娘和王四娘拜見蔣氏時,蔣氏正抱着王姒寶噓寒問暖。她連頭都未抬,輕輕說道:「都起來吧。」

王四娘還好,一直低着頭,退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王大娘卻抬起頭惡狠狠瞪了王姒寶一眼。沒想到卻和盯着她瞧的王姒寶弄了個大眼瞪小眼。

王大娘一點心虛的樣子都沒有不說,還威脅地眯了眯眼,隨後又挑了挑眉。但當看到蔣氏要抬頭時,她則以最快的速度低下了頭。她本以為自己掩藏得足夠好,可那扭曲的面孔早已被蔣氏看個正着。

蔣氏在心裏笑了笑,一個庶女還想反了天了不成?自從寶妹出世到現在,這個庶長女都鬧了幾齣了。以為她不知道是吧?也不想想,她一個庶女的婚事可是拿捏在她這個當嫡母的手中。

原本蔣氏只當王大娘如同跳樑小丑並未多在意,現在看到她對寶妹的恨意越來越大,為了寶妹好,她並不介意讓孩子爹也知道知道這個庶長女是個什麼東西。

「我這幾天忙的很,恐怕會疏忽你們。」過了半天,蔣氏方開口道,「你們也知道過幾天就是寶妹周歲生辰,除了咱自家人重視外,就連宮裡的太后、皇后也多次派人前來問詢。你們幾個要是沒什麼事就不必來了,有需要的話我自會派人支會你們。」她實在是懶得搭理幾人,於是上來就直接打發幾人離開。

不過,蔣氏這幾天確實很忙。王姒寶馬上就要周歲,按理來說,只要請些親朋過來就可以。但是整個和順侯府這兩代以來,就這麼一個嫡女要辦周歲宴,因此王老侯爺發話,豈止要辦,還要風風光光地大辦。

主持和順侯府中饋的蔣氏因為是自家小女兒的大事,更是處處上心,於是比平時還要忙碌幾分。

香姨娘在蔣氏明確表示出攆人後,率先站起身,在從她身後站着的貼身婢女手中接過一個小包裹後,雙手呈給蔣氏。蔣氏朝身後看來一眼,她身後站着的心腹蔣媽會意,立刻上前接過。

香姨娘隨後恭敬道:「奴婢也沒什麼能拿出手的,就是替大小姐做了幾雙鞋子。也不知道大小合不合適?過會兒讓大小姐試試,如果不合腳,奴婢再趕製幾雙。」

蔣氏輕輕點了下頭,「你有心了。這一年來,寶妹穿的鞋沒少出自你的手。」對於自己這個陪嫁丫鬟,蔣氏還是很滿意的。至少這些年來一直很本分,沒惹過什麼禍,也沒給自己添過堵,該維護她時,還很維護。

「這都是奴婢該做的。」

「這點奴婢確實不如三姨娘。奴婢女紅不行,也就不出來丟人現眼了。奴婢就給大小姐抄了份《平安經》。祝大小姐能夠平安長大。」

月姨娘是家生子,因為長相出挑,又會哄侯夫人李氏開心,因此當丫鬟那會兒,很得李氏的寵。她從未做過什麼臟活累活,小日子過得比一些小門小戶人家的小姐還要滋潤。在李氏那兒別的東西學沒學到不知道,倒是讓她認了不少的字,抄個經書之類的綽綽有餘。

李氏當初是有私心的,她讓幾個漂亮丫鬟認字,主要是為了將來能給幾個兒子紅袖添香所用。後來也是她做的主,將月姨娘給了王子義做通房。

王子義年少初嘗男女情事,月姨娘又是百般討好,自然要比別人的情分都要深。她之後又跟着王子義在書房學了不少字。自認為懂得比旁人多,因此常看不起大字不識幾個的香姨娘。

聽她說什麼祝大小姐能夠平安長大?蔣氏怒道:「不會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給賣了。難道沒你抄的經書,咱家寶妹就不會平安長大了?回去給我再抄二十遍《平安經》。什麼時候抄完了,什麼時候才允許出來。」平時月姨娘說話不中聽,蔣氏也就忍了。但事關寶妹,一個不好聽的字兒眼都不行。

也不知道自家婆母到底是怎麼教的這位?仗着有幾分姿色,再有就是和世子爺的少年情分,就敢和她這個當主母的找不自在。

也不想想月姨娘現在的年紀,比世子爺還要大上一歲。整日除了裝嫩、搔首弄姿外,還會些什麼?這一年世子爺除了開頭時還在她那兒歇上幾晚,後來連去都沒去,怎麼就不想想是為什麼?

蔣氏年輕時剛嫁過來那會兒,還會和這些個通房姨娘的爭風吃醋。後來有了三個嫡子,她便一門心思放在了自家兒子身上。

她很現實,覺得丈夫不靠譜,到老靠的只能是兒子。

至於王子義,情分雖然還在,但早就被磨得差不多了。近一年,由於蔣太后以及寶妹的原因,王子義幾乎夜夜留在蔣氏這裡休息,但是當年的那種感覺卻怎麼也找不回來了。

《侯門嫡女如珠似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