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皇上太壞:御前宮女要遭殃
皇上太壞:御前宮女要遭殃 連載中

皇上太壞:御前宮女要遭殃

來源:google 作者:緋聞小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千洛 古代言情 慕寒年

後宮佳麗三千,皇上那傢伙都不敢興趣,偏偏喜歡欺負她這個無辜小婢女,「拜託拜託,您這樣對我,後宮那些老娘們能願我的意?」跑也跑不掉,打也打不過,白天被他妃子們欺負,晚上被皇上那傢伙欺負史上最慘婢女誕生!展開

《皇上太壞:御前宮女要遭殃》章節試讀:

抱着宗煙夢,說話的同時自然地就看向了千洛,瘦小的身影蜷縮在角落裡,肩膀處的傷口還在肆意的流血,她懷抱着自己,倔強又狼狽。

他看到她這個樣子,不知怎麼,心裏的某個地方突然變得柔軟起來 ,難受極了。

「人家記住了,再也不會了。」宗煙夢沉醉在慕寒年懷中,卻完全不知這個男人在想什麼。

從她年滿十五歲進宮時,後宮有三千佳麗,慕寒年唯獨對她獨寵,她也過慣了這樣的日子,在她的認知里,慕寒年就只能是她一個人的。

「回宮。」慕寒年再也看不下去,對劉江說道。

千洛咬牙看着慕寒年和宗煙夢離開,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出聲來。

慕寒年下手一定很重,趙優本就擔心千洛傷勢,她又這麼一笑,趙優二話不說摸了摸她額頭,溫度正常,才鬆了口氣。

趙優疑惑道:「笑什麼?」

她敢保證,千洛是她見過最奇怪的女子。

千洛道:「佳人配才子,算是見識到了。」

「都什麼時候了,重點是這個嗎?一百大板還沒解決呢,而且皇上肯定不會饒了我們的。」趙優已經急的團團轉了,華服是她們兩人負責的,千洛要是被這一百大板給打死了,那罪過豈不是都落在自己頭上了?

千洛皺眉,冷漠道:「我要讓她十倍奉還。」

經過這麼多時間的相處,趙優也算是了解千洛了,覺得只要她說的話,她就一定會辦到。她也相信她!

這時,牢房外來了幾個獄卒,拿着手臂粗細的棍子,走了進來。

「洛姑娘,您請吧。」獄卒長規規矩矩的對着千洛說。

趙優從衣袖中拿出一袋銀子,塞給獄卒長:「這個您拿去喝茶,大人讓手下人下手輕些吧。」

「趙禮職,這皇上剛走,您這誰敢收啊?」獄卒長翻了個白眼,從兜里拿出一袋子黃金,用手掂了掂道:「這是宗貴妃身邊大宮女竹青姑娘賞的,要奴才一定要秉公執法呢,奴才也只是奉命行事。」

趙優看着那袋子黃金,宗煙夢給的也太多了吧,這麼比下來自己這仨瓜倆棗還真拿不出手。

可她是個清官,這些怎麼說也得十年的俸祿,這也拿不起啊。

看來這一百大板是逃不掉了,千洛站起身 ,準備着受刑。

沒辦法了,她看着那比手臂還粗的棍子,既然是宗貴妃安排的,若不打死她,恐怕獄卒也無法交差。這下真的要完蛋了嗎?

她剛走到獄卒旁,獄卒長便笑眯眯的說:「姑娘,您請把這下半身褲裙什麼的都脫了吧。」

還沒聽說過受刑要脫褲子的,況且還是個婢女,這不是踐踏別人的尊嚴嗎?

要殺要剮,她都認,可唯獨要脫褲子,她可接受不了。

千洛異常冷靜:「若真要這麼個死法,那千洛就不勞煩各位大人了,這牢房四個面,有三面都是牆,一下解決了,何不痛快 。」

言下之意,就是寧願死,她也不會受這個屈辱 。

可是等着看笑話的獄卒長,怎麼會這麼輕易地放過她,這麼清純的小姑娘,不好好找找樂子,還真不是他的風格。

趙優憤憤不平道:「你們這是算什麼?要是被皇上知道了,一定砍你腦袋!」

獄卒長:「都是要死的人了,你逗爺幾個樂一樂,也算你這輩子功德圓滿了。再說了,宗貴妃讓她死,皇上也不會過問的。 」

說著,獄卒長邁着大步,向千洛走去,有宗貴妃撐腰, 他不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只是脫個婢女褲子,難不成還能把九五之尊的皇上引來。

千洛一步步往後退,直到被逼在角落,她瞪着獄卒長,彷彿要隨時要和他拚命。

獄卒長笑的越來越猥瑣,絲毫不顧牢房裡有其他人,恨不得要馬上吃了她。

千洛忽然想起在春滿樓,慕寒年把她撲倒在地,只是那時沒有現在這麼噁心,越想越難受,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忍不住一陣嘔吐。

「嘔。」千洛黑眸頓時變得水汪汪的,好像受了委屈,剛哭過一樣。

獄卒長氣到臉部扭曲,難道自己就這麼噁心嗎?看看四周,總覺得那些獄卒在看他笑話,就連一旁的趙優,也是捂着嘴巴笑。

這樣他會很沒面子。

氣急敗壞之下,獄卒長張開手掌,大力的向千洛揮去……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在空蕩的牢房回蕩。

瞬間整個牢房都安靜了,靜的連各自的呼吸聲都能聽到。

千洛那一巴掌的衝擊撞到了牆上,嘴角也流出來絲絲血跡。

「這算什麼?就算我犯的是死罪,你們殺了我就是,這樣對待一個犯人,說明這個國也不怎麼樣嘛。」千洛擦了擦嘴角的血道:「由小及大,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帝王昏庸無能,管理不好朝廷官員,這個國家更能無能,讓百姓受盡委屈!」

「你找死!竟然辱罵皇上,這是欺君之罪」獄卒長聽到這話頓時沒了心情,只想趕快弄死她,免得再招惹什麼麻煩,他拿起棍子,對準千洛腦袋:「現在你已經可以去死了。」

此時,一陣女聲傳來:皇后娘娘駕到!

眾人猛地往外看去,皇后乃一國之母,又鳳體欠恙,怎可來這地方。

寧安冉面色憔悴,毫無血色,在陰暗的牢房中更是顯得瘮人,不理會其他人,輕飄飄的直奔千洛。

「你就是千洛嗎?能不能幫本宮一個忙,算是本宮求你的。」寧安冉咳嗽兩聲,隨後抓着千洛衣袖,可憐巴巴地看着千洛。

寧安冉醒來後,重新梳理了事情經過,無論華服現在是怎樣,距離花燈會時間還有三天,在這三天內,是有足夠的時間,重新製作一件鳳飛於天。

而製作華服一事,又是千洛主辦,她為了能和慕寒年並排走在一起,還需要這個小丫頭,所以她不顧身份與面子,親自來到刑部,想派幾個人帶到她到自己宮中,親眼看着千洛重新制衣。

千洛道一下看到了希望,但仍然故作淡定:「皇后娘娘儘管吩咐,奴婢一定儘力。」

皇后親自來求她,說明自己還有用,可以暫時保住一條小命,來日方長,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千洛暗暗下定決心。

《皇上太壞:御前宮女要遭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