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寵撩人霍少的隱婚嬌妻
婚寵撩人霍少的隱婚嬌妻 連載中

婚寵撩人霍少的隱婚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顧曉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霆琛 顧南初

顧南初的人生在一夕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為了救父親,她不得不答應下繼母的要求展開

《婚寵撩人霍少的隱婚嬌妻》章節試讀:

暴風雨之夜,窗外電閃雷鳴,而室內亦是激烈異常。
疼痛讓顧南初異常清醒,但是她無力反抗。
只能生生地咬牙忍着,冰冷的眼淚從眼角滑落。
那一杯酒抽去了她全部的力氣,她現在就像一條案板上的魚,任人宰割。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只有男人沉重的呼吸聲起伏着。
閃電撕破了夜空,一道幽藍光線閃過,隱隱照亮了男人身上的星月紋身,映入了她的眼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惡夢結束了。
終於又能動彈,她不敢去查看身邊的男人,躡手躡腳地下了床,抓起地上的衣服披上之後匆匆地逃離了這個可怕的房間。
此時已經是次日早上了,酒店外面暴風雨已經消停了,陽光燦爛得有些刺眼。
至此她都沒有想明白,自己為什麼喝了一杯酒,就醉成了一灘爛泥,還莫名其妙地被人給睡了。
心急如焚的她慌亂攔車前往機場。
秦霄一定還在機場等她。
他們約好了一起去美國留學的。
一個小時之後,她抵達了機場的候機廳。
遠遠地,她就看到了秦霄的身影在人群里徘徊着。
他一定等得很焦急了。
不經意間,她從玻璃的反光鏡里看到了自己,衣衫不整,頸脖上到處都曖昧的紅痕,髮絲凌亂,眼睛浮腫。
她被自己這個樣子給嚇到了!
這還是她嗎?
不,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昨天的她了。
她已經髒了,配不上乾淨陽光的他了。
這一刻,內心的信念崩塌,絕望與心碎讓她瞬間癱倒在地。
她打開手機,面對着秦霄發過來的撲天蓋地的短訊,她選擇了忽略,艱難地給他回了一條短訊。
「你先走,我下趟航班再來!」
發完短訊之後,她便刪除了所有跟秦霄聯繫的方式。
這一天她淚流滿面,心痛到無法呼吸。
下午,她這才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
遠遠地,就看到有一群人就跟小偷似的衝進了家門,抱着家電等物品就往外跑,甚至有人抬着她心愛的鋼琴打算帶走,她急忙上前攔住了他們,這架鋼琴是媽媽留給她的遺物,說什麼也不能讓人帶走了。
「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麼啊?
都給我放下,那是我的!」
顧南初慌亂地伸手攔着,可是那人卻一掌將她推得遠遠的,衝著她吼道。
「什麼你的,你爸爸借了我們的錢不還,現在公司破產了,家裡的東西都抵押給銀行了,這裡就沒有一樣是你的!」
她還來不及去跟這些人理論,突然就有人尖叫,「有人跳樓了!」
她推開人群,看到顧石元滿臉是血地躺在地上, 「爸爸!」
媽媽去世之後,這個世上最疼愛她的人就是爸爸。
而這一刻,她連唯一的親人都要失去了。
「爸爸!
爸爸!
你醒醒啊!
你睜開眼睛看看我,你不可以扔下我不管!」
她跪在地上,抱着顧石元淚流滿面,哭到聲嘶力竭。
為什麼?
這到底是為什麼,她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老天爺要讓她在一夜之間失去所有。
可惜,無論她怎麼哭喊,顧石遠已經無法再回應她了。
片刻之後,有急救車趕到,將顧石遠送進了醫院。
這一天,顧南初的世界彷彿裂開了一個黑洞,她跌落到了人生的谷底,恨不得一死了之。
然而,生活還是給了她一線希望。
一個小時之後,醫生從病房裡走出來。
「病人頭部受傷嚴重,現在重度昏迷之中,麻煩你們誰是家屬把錢先交一下。
另外……先通知你們一下,如果繼續治療的話,後期費用高達上百萬,而且,病人還不一定能醒過來,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不管多少錢,我都付的,麻煩你一定要救活我爸爸!」
她不能讓爸爸死!
她不能失去這唯一的親人,她不想當孤兒。
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她都會想辦法去爭取的。
繼母劉芸指着顧南初的鼻子譏諷道, 「放棄治療吧,要麼這幾百萬你自己出!」
「阿姨,你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來!
爸爸把錢都花在了你身上,你現在必需拿錢出來救命。」
「我都說了,我沒有錢,你又不是不知道,美琪的經營狀態一直不好,你爸爸這兩年把房子都抵押給銀行,借高利貸給員工發工資。
你以為他為什麼跳樓,就是想自己一死了之,卻把這爛攤子丟給我們了。」
看着顧南初痛苦的樣子,劉芸眼底閃過一絲精明的光,「要不然我給你指條明路吧!」
「你什麼意思?」
「霍家缺個兒媳婦!
你要肯嫁過去,我們能得一筆彩禮錢,正好救你爸!
而且嫁入豪門也你能享福,簡直是一舉兩得。」
顧南初早就聽說過,霍家三公子霍霆琛是個風流成性的紈絝公子,為人又心狠手辣。
她嫁過去不過是當個豪門花瓶而已。
對於任何女人來說,這場婚姻就是一個火坑。
「我不嫁!
既然那麼好,你為什麼不讓你自己的女兒嫁過去?
!」
「你愛嫁不嫁,不嫁就讓你爸爸在醫院等死吧!」
劉芸直接放了狠話。
顧南初聞言也是心涼了半截,別說幾百萬,現在讓她拿幾萬都沒有。
她已經被逼到絕路上了,沒有任何掙扎的餘地,她只能妥協了。
「好……我嫁!」
反正如果不能嫁給秦霄,嫁誰都一樣。
她也沒有必要再執著了。
三天之後,在劉芸的秘密安排下,顧南初穿上了婚紗非常低調地,孤身嫁進了霍家。
雖然霍家是當地的首富,但是這場婚禮並沒有人重視,匆匆忙忙,也沒有什麼排場。
甚至從頭到尾,新郎都沒有出現!
這場婚禮就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
晚上九點,她一個人硬着頭皮應酬完婚禮,拖着疲憊的身影回到了她的新家。
推開門,這便看到了大廳里,一男一女正興緻勃勃地進行着燭光晚餐。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裝,五官精緻俊朗,渾身散發著強烈的男性魅力。
只是遠遠地瞥上一眼,便覺得帥氣得驚為天人,一雙長眸燦若桃花。
帥氣之中透着冷漠疏離。
這男人就是她的丈夫霍霆琛,而女人則是外面的緋聞小三了。
霍霆琛看到顧南初回來,依舊穩坐着不動,只是眸底多了一絲玩味。
彷彿被自己的新婚妻子抓姦在場,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顧南初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這便笑着走了上來, 「親愛的!
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大家都在好奇,新郎去哪裡呢?
你怎麼都沒有現身一下呢!」

《婚寵撩人霍少的隱婚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