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約老公:韓少虐戀小嬌妻
婚約老公:韓少虐戀小嬌妻 連載中

婚約老公:韓少虐戀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梓世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曉柔 現代言情 韓俊楓

林曉柔為挽救瀕臨破產的家族企業和身患絕症的母親,她不擇手段想嫁給韓少,瘋狂地爬上了韓少的床,卻因此被一直深愛着她的韓少誤會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綠茶婊他順從她的心意娶了她,卻故意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欺負她,惹她生氣,一次次想要引起她的注意不知不覺中,她居然放下成見,愛上了他......展開

《婚約老公:韓少虐戀小嬌妻》章節試讀:

韓氏別墅內。

韓俊楓盯着最新的頭條新聞心情愉悅,他倨傲地揚起下巴,冷哼一聲:「爸,看看你讓我娶的那個不檢點的女人,現在還在監獄,今天的婚禮可以取消了吧?」

韓父抿唇,輕咳出聲,聲音不容拒絕,「婚禮如期舉行。」

「爸!」韓俊楓站起身,憤怒地喝出聲來。

他周身散發出強勁的怒氣,卻又不得不隱忍。

韓父慢條斯理地放下手中的報紙,掃了韓俊楓一眼,「林氏企業與我們韓氏聯姻的消息已經放出去了,這關乎到我們韓家的顏面,以及近期的股價,還有部分重要的商業合同,由不得你胡鬧,別讓我派人綁着你去參加婚禮!」

韓俊楓雙目泛起猩紅的光,他將雙手的手骨捏的「嘎嘣」直響,他暴怒地吼道,「你眼中從來只有利益,你很缺錢嗎!」

看着衝出別墅的韓俊楓,韓父淡然地嘆了一口氣,「這只是暫時的。」

婚禮安排在S市最大的酒店,林曉柔被關在監獄一周,身體極度消瘦,臉上也是蓋了厚厚的幾層粉才勉強遮住了她的黑眼圈。

她有幾分焦灼,這時候化妝在她身後淡淡提醒,「林小姐,婚禮已經開始十多分鐘了,但是新郎還沒有來……」

林曉柔怔愣了一下,她倏地起身拖着繁冗的婚紗裙擺向著宴會場走去,全場賓客都沸騰了,她就站在紅毯的一側,飽受所有的非議。

「婚禮的流程簡單化,開始吧。」林曉柔將套在自己手上的白色手套捏的緊了又緊,深呼吸一口氣後,冷靜地說著。

「慢着!」

一道憤怒又急切的聲音自禮堂的盡頭傳來,一個穿着西裝溫文爾雅的男人在全場的注目禮下一步一步走向林曉柔。

林曉柔臉上終於多了幾分表情,她緊張的連着倒退了兩步,高跟鞋就踩着婚紗的紗擺,她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顧志傑飛奔過去眼疾手快將林曉柔攬進自己的懷裡,撕扯之間,林曉柔手上遮手腕傷口才戴的白色手套也一下子被拽掉,男人目光如炬,唇角揚起一抹不甘心的笑容,聲音冰涼:「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林曉柔身體僵硬,手中的捧花都因為一下子沒拿穩,猛地落在了地上,凌亂不堪,宛如天邊的晚霞。

現場賓客諷刺的話語像洪水猛獸一般將林曉柔淹沒。

「和韓少還沒結婚呢,就給人家戴綠帽子?林家的女兒可真不要臉!」

「你們看看她那手腕上的印子,婊到去和別人玩**了,可真臟!」

「……」

其餘污穢的不堪的語言林曉柔都自動屏蔽,她斂去了眼中的糾結還有對顧志傑的欲言又止,用盡全身力氣猛地推開顧志傑,無情道:「我移情別戀了。」

她說的敷衍,顧志傑繃著一張臉怒吼:「我們可是青梅竹馬!」

「是又怎樣?」林曉柔笑得凄然,笑的都差點掉下眼淚來,她看顧志傑就彷彿盯着小丑,將自己手腕上的傷痕**裸地晾在他眼前,嗤笑一聲,輕飄飄道,「我不愛你了,像我這麼貪慕虛榮的女人,為了錢,可是什麼事都能做出來,比如和我老公變態的歡愛,你能滿足我?」

「你……」顧志傑被氣的臉色鐵青,嘴唇扯動,想問的話太多,都沒有不愛了這幾個字傷他傷的狠。

韓俊楓出現在婚禮現場時,媒體所有的攝像頭都對準了他,生怕錯過他臉上任何細微的表情。

男人始終保持着得體的微笑,視線在顧志傑身上稍作停留之後轉而看着林曉柔,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在婚禮當天給他扣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

他眸光微凜,低聲深沉道:「老公還叫的順口嗎?」

林曉柔一手挽上韓俊楓的胳膊,做出無比親昵的姿勢,仰頭對顧志傑笑得人畜無害:「祝我們天長地久。」

韓俊楓不屑的聲音從唇齒間發出來,對自己身後跟隨卻又奉父親命令監視他的保鏢道:「將閑雜人等請出去,婚禮繼續。」

林曉柔垂着頭,再也沒有多看顧志傑一眼。

從她用卑劣手段想要嫁給韓俊楓的那一刻起,她和顧志傑之間就已經咫尺天涯,有緣無分。

她在眾賓客的羞辱中違背自己的良心回答主持司儀的問題,她願意嫁給韓俊楓。

然後在婚禮落幕的時候,她像賓客一樣,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新婚丈夫溫柔地挽着黃詩然的手離開。

林曉柔忍住眼淚,和顏悅色地搬去了韓氏位於半山腰的別墅。

韓父的話一直縈繞在她耳邊,兩年之內,和韓俊楓生一個孩子,我會給你一筆錢,離開韓家。

她以為自己會幸福到嫁給和自己兩情相悅的男人,生一對可愛的寶寶,如今現實與她設想的南轅北轍,她沒資格去想他們之間的真情。

林曉柔喝了幾杯紅酒,穿着單薄的睡衣站在和韓俊楓的婚房內。

新婚之夜,她名義上的丈夫和黃詩然在一起,她鬆了一口氣,將自己較小的身軀慢慢瑟縮在床上。

林曉柔無聲地哭了一整晚,眼淚浸**半邊枕頭,眼睛疼到不能再流出眼淚,天空都快泛起魚肚白,她才沉睡過去。

她感覺到自己身上好像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她都快要喘不過氣,林曉柔朦朧中睜開紅腫的眼睛,對上韓俊楓一雙慍怒的眼。

男人惡狠狠地壓制着她,掐着她的脖頸,她不能動彈分毫,一份文件冷冷地甩在了林曉柔臉上,堅硬的文件夾將她的臉劃得生疼。

韓俊楓手上加大了力道,怒火中燒,「簽了這份離婚協議,立刻滾出韓家,別再讓我再看見你!」他笑得狠厲,「別想從韓家帶走一分一毫。」

林曉柔止不住地咳嗽,她下意識地搖頭,好不容易才嫁給他,她不能簽!

韓俊楓挪動大手,捏着林曉柔的臉頰,他低頭注視着床上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笑意,「那我不介意讓你死在韓家。」

林曉柔被男人直直拖起來,向著樓梯口的位置走去,他邪魅地在她耳邊說著,「明天新聞頭條只會是韓少新妻睡眠不足不慎摔下樓梯身亡,你覺得呢?」

女人驚恐地瞪大雙眼,在韓俊楓即將要鬆手的一剎那,她吼得歇斯底里,「生完孩子我就離開韓家!」

《婚約老公:韓少虐戀小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