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 連載中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

來源:google 作者:香菇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月兒 虞蓮兒

上一世的虞月兒,憑藉一手的絕世醫術而被眾人敬仰穿越後的她,依舊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展開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章節試讀:

虞月兒微微一笑:「當然可以,女人靠的就是這張臉,我敢拿臉上的傷疤開玩笑嗎?」
小荷實在拿捏不準小姐的心思,只好跟着干。
「先在臉上試試,藥效好了,就幫我敷到背上,不過這裡的葯不多,咱們可得省着點用……」虞月兒說著,忽然想到什麼,「對了小荷,你跟我仔細說說墨昀和七皇子,我記的不多,你知道多少就說多少。」
原主雖然留下了些記憶,但是殘缺不全,尤其是跟原主有關係的這些男人,虞月兒覺得還是有必要打探一番。
小荷當她是想聊聊天打發時光,便點點頭說道: 「小姐,您與七皇子本來已經定了婚約,郎才女貌,實在般配。
可那日他聽聞小姐將臉摔傷了之後,卻是闖進府里來堅決要退婚,還鬧了一場。
夫人覺得此事太丟相府的臉面了,便在祠堂拿小姐出氣……」 「這個七皇子真是害人不淺,仗着自己是皇子的身份,便目中無人,驕奢蠻橫!
現在這事情整個京城都傳得風風火火,說小姐對七皇子死皮賴臉,小姐的名聲全都壞了……」 虞月兒漫不經心地道:「名聲又值幾個錢?
又不能吃又不能喝。」
「小姐!」
看着小荷嘟着嘴一臉惱怒,虞月兒收起眸中那三分輕視,笑了笑正色道: 「行了行了,這份量有多重,我自己還是能掂量掂量的。
不提他了,再說說那個墨昀,我記得他是將門之後,早年風光無比,怎麼後來倒成了個……」 提及此人,小荷卻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大家都說,墨將軍是個天才,他從小習武,聰慧過人,九歲便跟隨父母上了戰場,在前線英勇殺敵,戰功赫赫,因此少年時候便被皇上封了戰神之名。
只是這一切,很快就變了……」 虞月兒被勾起了興趣,連忙直起身子,問道:「哦?
為什麼?」
「邊疆平定之後,他回了京城,一次秋獵,他意外受了重傷……不過聽人說,他是被暗算了!」
小荷壓低了聲音,貼着虞月兒的耳邊繼續說道:「皇家的事情水最深了,沒查出來是誰幹的……反正,墨將軍右腳中箭跌落懸崖,雖然沒死,幾天後自己從崖底回來了,但是好好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此後卻是瘸了腿,還變成了個傻子!」
虞月兒將此事在心裏兜了個圈,而後面不改色地道:「果然一入宮門深似海,可惜了這少年。」
小荷才不管他如何,她只知道如今人人都瞧不起墨昀,小姐要是真嫁過去了,下半輩子就全毀了,心下一急便連忙道: 「總之小姐你可千萬不能嫁給他!
實在不行的話,咱們就去求求老爺,讓他想辦法把這門親事退了。
他好歹是你爹,不會眼睜睜看着你入火海的。」
虞月兒握了握小荷的手,低低地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倒是不這麼認為。
這親事且不說退不得,皇上下的旨意,古往今來哪兒有收回去的道理?
更何況,於我而言,這丞相府里,又何嘗不是水深火熱?」
此話讓小荷徹底安靜了下來。
虞月兒的記憶里,這十幾年來紛紛擾擾的一切,無不讓她寒透了心。
丞相府看似富麗堂皇,可內里卻充滿了各種陰謀詭計。
在她的母親去世後,父親便扶正了繼母,然而繼母心腸歹毒,一直抱有要除掉她的心思,而父親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事情不鬧大了,他便得過且過,着實讓人心寒。
還有繼母那兩個女兒,三人虎視眈眈,丞相府恐怕比水深火熱更甚一籌…… 其實藉著這個機會,若能離開這裡倒也不錯。
翌日,天尚未大亮,虞月兒正用昨日搗好的草藥塗抹臉上的傷疤,她的房間便來了幾位不速之客。
「虞月兒,是不是你將蓮兒的臉打腫了?
!」
虞月兒起身,目光森寒地轉過頭來看着這破門而入的三人。
虞蓮兒撅着嘴,哭哭啼啼着指向了虞月兒,大聲道:「娘親,她趁我不備偷襲我,看把我打成這樣了!」
真是惡人先告狀。
虞月兒冷笑道:「呵,怎麼不說是你自討苦吃,你若不先動手,我還懶得打你呢!
臉腫了?
腫得好啊。」
「你……!」
虞蓮兒氣急敗壞。
「狡辯!
竟還敢口出妄言!」
說話的就是虞月兒的繼母,如今的丞相府的夫人,虞美人和虞蓮兒的親娘,李氏。
李氏雖衣裳華貴,一肌一容精心打扮過,然而始終掩飾不了她那面目猙獰的戾氣。
「娘親!
您先別生氣,當心氣壞了身子。
我想這件事情月兒姐姐也是有苦衷呢?
說不定是妹妹做的不對,惹姐姐生氣了才會挨打?」
虞月兒的目光轉移到李氏身邊的這位姑娘。
她唇紅齒白,貌美如花,長得與虞蓮兒有幾分相似,只不過那雙狹長的眼睛卻是比她多了幾分精明。
虞美人。
虞蓮兒的姐姐,丞相府二小姐,京城出了名的美人,就連名字都這麼的與眾不同。
聽此話,李氏更是火上心頭,怒目圓睜:「就算是天大的理由,她也不能對自己的妹妹動手!
且不說蓮兒是大家閨秀,鼻青臉腫的怎麼見人?
就是毆打姐妹這一條,她就已經犯了家規!
今日若不徹底懲罰,怕是她日後更加無法無天!」
虞月兒冷眼看着這母女三人,一個唱紅臉,咄咄逼人,別有用心,一個唱白臉,火上澆油,暗中作梗。
這一唱一和間,真真是一出好戲。
李氏見虞月兒雙眼死死地瞪着她,心裏那點火徹底燃燒了起來,罵道:「好你個死丫頭,別以為你要嫁出去就翅膀硬了?
我告訴你,只要你在虞府一日,便逃脫不了我的手掌心!
你打蓮兒一巴掌,我要你成倍還回來!
你給我好好記住這個家規教訓!」
說罷,李氏便硬氣地走到虞月兒的面前,肥白的肉掌呈出來,抬手欲打。
虞月兒臉色陰沉地看着她,千鈞一髮之際扼住了她的手腕,低喝道:「你敢!」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