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桀驁棄妃不好惹
桀驁棄妃不好惹 連載中

桀驁棄妃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綠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陵莘 現代言情 端木鴻燁

喬陵莘覺得自己這輩子最悲催的事情,就是被自己的老爹以五十萬兩「當」在了後宮,成了皇上後宮三千佳麗的其中一員她本想安安靜靜的攢夠錢還債後,就出宮尋找自己的良人,不想卻被放任了自己五年的男人——端木鴻燁找上了茬堂堂一國之君,不要臉的繳了她辛苦攢下來的四十萬兩銀子就算了,居然還總讓她做擋箭牌,還有後宮的鶯鶯燕燕為什麼老和她過不去?展開

《桀驁棄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炎日的日頭照射在院子里,落下一院子的斑駁,樹蔭之下的春凳上,一個女子衣衫半散,已經睡死過去,襟口散開半邊,露出裡邊粉綠的肚兜,下邊的裙子被撩高,褲腿也被捲起來,一雙玉足橫成,媚態全無,倒是粗俗無比。

一邊桌子上放着冰鎮酸梅,可惜,冰已經快要化完,旁邊的小丫頭執扇坐着,被太陽一曬,也開始打盹。

牆外端木鴻燁擺着身子,抽一口氣,示意太監前去通報。

太監趕緊上前去,站在門口,高聲的叫起來。「皇上駕到……」

隨着太監的聲音,端木鴻燁跨進院子,他倒是要看看這個院子的女人為什麼能打動太后,讓太后一而再再而三的為她說好話,要不是聽着太后太羅嗦了,他才不會踏入她的院子。

後宮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何況是罪人的女兒。他故意冷落她,只是要讓她明白,她爹的罪孽絕對不能因為她進宮而有所改變,就算她進宮做了皇妃,她還是會一無所有。

端木鴻燁抬起頭,打起一些精神,想着這個人聽到他來了,估計該屁滾尿流的滾出來叩拜,可是等了一陣,院子裡邊卻沒有半點動靜,從門口看過去,院子很小,很破舊。

他有些遲疑,示意太監再叫,抬起步子進去,一進院子,看見的卻是另一番景象。圍牆靠邊全是蜀葵,一連串過去,一片火紅,院子的窗檯下全是金燦燦的金絲桃,常春藤的葉子垂下來,院子小,可是典雅非凡。讓人心情十分愉快,炎熱的天,卻給人涼爽的感覺。

端木鴻燁遲疑,那個女人呢,怎麼還不出來接駕,正欲尋找,一側的宮女卻指着了西邊的樹蔭下。

端木鴻燁朝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看到一個女人正在睡覺,她衣衫敞開,樣子不雅之極,大好的「春」光四溢。身後跟着的人,都背過身子去。如此吵鬧凳子上的人卻似渾然不知,繼續睡得香甜,什麼都沒有聽見。

「皇上?」宮女跪在地上顫顫巍巍,「娘娘在午睡的時候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宮女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沒了聲音,瑟縮的躲在一側。

端木鴻燁挑眉冷笑,「你們娘娘好大的口氣!」

宮女更害怕,不敢言語,皇帝則指着牆角的人,「誰如此傷風敗俗?」

「是,是,是……」

「誰啊?」

「皇上,是錢妃娘娘!」

「什麼?」

端木鴻燁是又氣又惱,讓她進宮已經給足太后面子,竟然沒有想到她在後宮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他氣憤的一甩衣袖想要離去,可是心裏卻氣不過,怎麼也得上去羞辱這個女人一番。

他想到這裡,止住眾人叫醒那個「不要臉」的女人的衝動,大步朝着她走過去。

夏日炎炎,對於皇帝的到來,喬陵莘卻是渾然不知。她正沉浸在自己的夢境中……

那年靖州,也是炎熱的夏日,六歲的孩子追着船行風的的方向離開,風吹得旗幟嘩啦啦的響。她跟着追過去,船上探出一個孩子,朝着她擺手,指着她手中拿着的玉簫,大聲的叫,再見。

胡亂的風吹着,船很快的離開,孩子拿着那隻簫,站在河邊,上邊刻着四個字,她緊緊的握住簫,這可是他給她的定情信物。

她一笑,幾乎笑醒過來,六歲的孩子知道什麼?不過那根玉簫卻成為了她最寶貴的東西。

陽光撒下,樹蔭在她的臉上留下斑駁的影子,讓她看起來恬靜而安寧。

端木鴻燁走近,瞧那睡相,心裏不由的鄙夷,她長的也不好看,後宮隨意的一個女人都比她強幾分,怎麼太后竟然會喜歡這樣的一個女人,女人該有的多才多藝她沒有,女人該有的德行她也沒有,端木鴻燁眯起眼睛,越看越覺得有意思。

周圍的宮女太監卻是嚇的不行,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等候他的吩咐。端木鴻燁沒有發火,只是抬起腿,狠狠的朝着凳子上踢了一下。

「嗯……」凳子上的喬陵莘不僅沒有發覺,還嗯了一聲,繼續的做着她的美夢,她夢見自己長大了,穿上了紅嫁衣,等着那位好哥哥來娶她。喬陵莘想到這裡,忍不住痴迷的舔了一下乾澀的唇,夢境中發春一樣的笑了起來,身子翻動了一下,繼續的陷入沉睡中去。

「咚!」

端木鴻燁又踹了一腳,一側的宮女一把抓着她,推了一下。「娘娘,快醒醒,皇上駕到。」

「啊……」

夢境中突然多出一個棒打鴛鴦的傢伙,他站在她的跟前,一把抓着她,要將她跟自己的新郎分開,那個傢伙長的三頭六臂,難看之極,整個人就是一個妖怪。

「相公!」

被人一推,喬陵莘驚醒,還未回到現實,十分凄慘的叫了一聲。

「什麼?」

「娘娘,皇上駕到!」

喬陵莘眯起的眼睜開,飄了一下,又躺回去,躺下之後,驟然發覺不對,身側的丫頭的聲音才傳入她的腦海,她一驚,一下子睜開眼,一看周圍,驚訝不已,滿地跪着丫頭太監,個個戰戰兢兢。

她的院子什麼時候這麼熱鬧?

皇上!

皇上來了嗎?她側頭一看,身側有一抹明黃。

喬陵莘的腦袋頓時死機,明黃的料子不是什麼人都能穿的,喬陵莘的腦袋頓時停滯幾秒。

這一停止不要緊,她以為自己還在做夢,手一撐,一下撐空,整個人從凳子上滾了下來。

「撲哧?」

不知道誰笑了一聲,在寂靜的院子裡邊是格外的清晰,喬陵莘現在是徹底清醒,她知道現在自己的樣子狼狽之極,加上這麼多後宮的太監宮女,往後只怕她的光輝形象就成為了歷史,被記錄在後宮野史雜談上。

她穩定一下心神,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緊張,皇帝也是人,她就不相信皇上還能吃人。打定主意,喬陵莘趕緊的爬起來。

端木鴻燁也很想笑,沒有等他笑出來,就見着喬陵莘無比利落的爬起來,將頭髮抓了兩把,刷刷扣緊一身不整的衣服,跪在地上,恭敬的叩拜,「臣妾,恭迎聖駕!」口中詞語清晰,毫無一點窘迫,彷彿剛才那一個出醜的人不是她。

端木鴻燁一怔,像她如此鎮定之人已經少有,她的利落手法把他也嚇了一跳。幾下之後,她已經從一個**形象變得高貴典雅,風韻嫵媚。

可是畢竟是皇上,什麼事情沒有見過,他十分平靜的笑起來,「恭迎?愛妃恭迎聖駕的方式好特別。」

喬陵莘笑,沒有說話,只是伸手刷刷的將裙子扯了下去,然後又端端正正的跪在地上,面含微笑,一臉的楚楚動人。

虛偽!

《桀驁棄妃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