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相師在花都
極品相師在花都 連載中

極品相師在花都

來源:google 作者:一六共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風 奇幻玄幻 宋文浩

眾人眼中的葉風,不過就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少年,走在人海中,轉眼就會消失不見可就是展開

《極品相師在花都》章節試讀:

青州,姑蘇市,吳門橋下。
一群人圍在一個算卦的地攤前,神色震撼。
地攤簡陋,只有一張洗的有些發白的帆布料子鋪在地上,料子上布滿了褶皺,上面映着一副太極八卦圖,很有道家神韻。
此時,有一少婦正一臉驚訝,盯着眼前少年,兩眼發直,一雙杏眸閃動,眼中的崇拜之情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大師,你說的都是真的?」
「本道修行一十六載,精通三元四象,七十二龍,二十八宿,五行八卦,渾天二儀,一千零八十局陰陽奇門遁術,九宮飛星,六甲六壬,二十四山,奇門三通,挨星神算,麻衣相術等九百一十二種絕學。」
葉風,唾沫橫飛,見眾人被他吸引,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口中念出了一段神秘莫測的風水秘訣:「江東一卦從來吉,八神四個一。
江西一卦排龍位,八神四個二。
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應無差。
二十四龍管三卦,莫與時師話,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駢闐。
天卦江東掌上尋,知了尋千金,地畫八卦誰能會,山與水相對……」 「嘶~~~」 「……大師,你收徒弟嗎?」
葉風鬆開少婦柔若無骨的手,又看了看她的臉頰,很是堅定的說道:「你的面相上達天官福祿,下抵食神口腹,人中上寬下窄,輪廓明顯,必生兒子!」
…… 「小師傅,你的算卦本領是在哪學來的?」
人群中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女人,長相有些較真,卻並不難看,皮膚挺白,一看就是個寡婦。
「當然是祖傳的!」
葉風盯着此女,凝眉一看,倒吸一口涼氣。
「你這是剛死了老母啊!」
寡婦面色大變,「你,你胡說。」
葉風掐指一算,「卯兔食金雞,申宮掛沉月。」
此女是個三絕之人。
「你不僅死了老母,夫家公婆也在去年死了。」
圍觀眾人一聽,皆是指着葉風破口大罵,罵他衣冠禽獸,口輕舌薄,卑鄙歹毒,無恥下流,一定是看上人家姑娘了,想要用這種方式嚇唬人家,博得人家的信任。
還罵他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盡幹些神棍騙人的勾當,丟了自家祖輩的臉不說,年紀輕輕就走上歪門邪道,可惜了那一身清秀的身板。
特么,跟我這清秀的身板有什麼關係?
誰家規定卜卦算命的人就一定得是瞎子?
誰說年青人就不能精通渾天二儀,奇門八卦?
老子祖上十八代全是風水師,難不成也有錯了?
葉風無語,懶得跟他們生氣,他的眼睛盯着寡婦的臉,這種命格之人百年難得遇見,若是利用的好,是可以為他帶來一筆橫財的。
他想到這兒,莫名之間,臉上盪起了花一般的笑容,看得眾人汗毛直立,紛紛後退。
「……瘋子!」
「神棍……」 「他就是個搗江湖的騙子!」
在一片指責中,群眾們勸寡婦快點離開,生怕她上當,但寡婦就像賭氣一般,就是不走。
她就這麼呆立一旁,神色悲哀的看向葉風,過了好一會,才語帶顫音,開口說道。
「小師傅,你說的沒錯,我的命好苦啊!」
葉風幽幽嘆了口氣,仰着頭望向晴天白日,故作悲哀的自言自語道。
「何知此人老無夫,顴骨橫面聲又粗,地閣尖削性情戾,鼻樑露骨眼淚多。」
寡婦是個有文化的人,一聽葉風的斷言,更是哭的稀里嘩啦。
「大師,你救救我,我該怎麼辦才好。」
葉風則是搖了搖頭,有些悲憫的看了看這個寡婦,喃喃道:「上庭不佳,早婚有刑,中庭帶煞,中年仳離,地閣虧陷,應於下庭歲運。
你結婚太早,所以才會有此結局。」
群眾見葉風說的有鼻子有眼,好像真有這麼回事一樣,但他們依然不信,有人追問。
「你如何看出她是寡婦?」
葉風瞅了此人一眼,是個中年大叔,若不說點有水準的話,恐怕還真的難以讓他們信服,於是,開口說道:「額上紋多,丘冢低凹,這種面相不是克父就是克母,若是早嫁,必克夫家公婆。」
「你別蒙我們,用大白話說,別搞那麼深奧的。」
有人在人群里呼喊。
「丘陵與冢墓在左右太陽穴的位置,可以從這個部位觀察一個人一生的感情以及婚姻的好壞。
若是丘陵,冢墓低陷,刻薄,則視為額窄,必然一生姻緣受阻,不利發展。
若是有疤痕破相,夫家壽不過中年。」
說到這兒,葉風指着自己的額頭說道:「額為官祿宮,紋理過多,便會導致婚姻不順。
相書有云:婦人額窄真為害,額亡橫紋更妨夫,眉中黑子夫遭害,眉里三紋再嫁郎。」
「小師傅,那你看看我的面相如何?」
站在綠寡婦身旁的女人,年紀三十不到,長的倒是不錯,眉骨之中帶有一絲青黑煞氣,一身紅衣,胸口頗為囂張。
葉風見後,眉頭直皺,今天什麼情況,怎麼又來一個寡婦。
「這位綠衣姐姐,你先把錢付一下。
不用多給,三十塊就行。」
葉風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這地方有古怪,他得挪個位置。
「小師傅,你要是算的准,我給你三百。」
紅衣婦女將綠寡婦掏出的三十塊錢擋了回去。
「妹妹,你先別急着給錢,一會大師給我算好了,咱們一起給。」
綠寡婦點了點頭,對葉風有一種莫名的膜拜。
葉風無奈,只好繼續給紅衣婦人看相。
他仔細看了看,說道:「這位紅衣姐姐,你眉不蓋棱,發重耳反。
夫家必是二婚,而且,姐姐你剛嫁過去沒多久,夫家便因事故而亡,若是沒有看錯,姐姐你當是繼承了夫家千萬財產。
但若是你再嫁,恐怕不得善終。」
紅衣婦人面色驚嘆,嘴巴張的老大,不可思議的盯着葉風,足足有十幾秒,這才激動上前握着葉風的手。
「小師傅,你真是太神了。
但是,你能給我再講詳細一些嗎?」
葉風俏臉一紅,從紅衣婦人的手中掙脫出來,輕*頭。
「人的眉毛很重要,不論是男人的還是女人的。
眉主感情,若眉毛不蓋眉棱骨,以至眉骨突露,此種人刑克丈夫,第一個丈夫不能終老,必配二夫。
此眉又稱,白虎眉。
方才,我聽你說話時,發現你鼻音過重,又見你耳有反骨,所以妨夫害子,中年婚姻必破。」
如果是一般人聽了葉風的話,一定會鬱悶寡歡,從此失眠多夢,對自己的一生不會再抱任何希望,甚至是孤寡自處,永不與人相見。
但紅衣婦人與綠寡婦聽了葉風的話,僅是傷心難過了片刻,沒一會便自我調節好,她們此時看向葉風時的眼神都不對勁了,在這個世上有誰不想跟懂自己的人交朋友!
她們二人一致認為,葉風就是她們可交心的朋友。
在兩位寡婦的強烈要求下,葉風留下了他的手機號碼。
便在這時,一個打扮時髦的女人從青石橋下走來,她已經在這兒轉了兩圈了,卻依然沒有找到她奶奶讓她找的人。
剛才她看到橋下有一群人,似乎還挺熱鬧,正要上前問路,卻見已經散了,只有一個大嬸與她撞了個正面。
「請問,這兒是吳門橋嗎?」
「是啊?
這兒就是吳門橋的村口,是來往的必經之路。
請問姑娘你找誰?」
大嬸剛看完熱鬧,正準備回去餵豬。
「哦,那太好了!
我找葉四爺的孫子,葉風家怎麼走?」
女人問。
「你找那騙子幹什麼?」
大嬸一聽,指了指橋下的葉風,小聲說道:「葉家都是騙子,姑娘你可不要因為那小子長的清秀,就相信他。」
大嬸的話,被葉風聽在了耳朵里,他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極品相師在花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