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朝霞擔心的看了眼雲霞,她動了動嘴皮子,似乎想要說什麼話,但還沒等她發出聲音,便死死的皺起眉頭,默默的忍耐着胸口處傳來的劇痛。
朝霞垂下眼瞼:她只是一名看客,什麼都作不了!
見朝霞的臉色的不好,嬤嬤剛忙拿出帕子為朝霞擦汗:「公主,您這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回馬車上坐了一會。」
靳青歪頭斜眼的看了嬤嬤好一會兒:這老娘們在吵一會兒,那小娘們估計就被煩死了!
雲霞公主似乎也是這麼想的,只見她快走兩步一把握住了朝霞軟乎乎的小手,拉着朝霞便向看台那邊走:這嬤嬤仗着自己是已故皇后娘娘宮中的老人,整天在朝霞身邊作威作福的,真真是煩死人了。
朝霞抬頭看着雲霞公主的臉,眼中露出一絲悲憫:雲霞其實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只可惜...
嬤嬤原本還想追上來將朝霞公主奪過去,誰想雲霞一個眼神便逼退了她。
她雖說是先皇后面前的老人,但與雲霞公主相比還是遠遠不夠看的。
若真惹急了雲霞公主,讓雲霞公主在宮外直接處置了她,相信聖人最多也就是斥責雲霞公主幾句,總不至於讓雲霞公主給她陪葬。
倒時候她上哪說理去,難道天天託夢向聖人哭訴不成!
雲霞並不知道嬤嬤心中的悲傷已經逆流成河,她拉着朝霞向看台邊預留出來的位置走去。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路過靳青身邊的時候,朝霞竟然一把拉住了靳青的手。
嬤嬤和雲霞齊齊的愣了一下:這還是雲霞頭一次主動親近別人。
受到特殊對待的靳青並沒有感受殊榮,她皺着眉頭看着朝霞抬手便想將人甩出去。
為什麼所有人都惦記着占她便宜。
眼見着靳青就要動手,雲霞趕忙向給靳青遞了一個荷包過去,這裏面裝着滿滿當當的金葉子。
將金葉子收好,靳一抬手朝霞扛在肩膀上,其實她並不是那麼冷血的人。
雲霞公主鬆口氣的同時,又在心裏對着靳青翻了個白眼:這女人還真是將現實這個詞詮釋的淋漓盡致。
今日是龍舟賽,越向賽場走,街上的行人越多,若不是有家丁護着,雲霞一行人還不知道要同多少人「擦肩而過」。
此時,路上雖說也有其他將孩子舉過頭頂的行人,但那些多半是男人,而且他們的孩子大都不超過三四歲。
像靳青這樣,舉着一個六歲孩子招搖過市的人可謂少之又少。
眾人的目光不受控制的齊齊向靳青撇過來。
眾人探究的視線,讓朝霞感覺十分彆扭,她掙扎着想要從靳青的肩膀上跳下來,卻被靳青牢牢的按住。
伴隨着靳青動作的,還有她的一聲冷哼:「別動!」這小崽子是肉蟲子么,怎麼一分鐘都安靜不下來。
害怕靳青一抬手將自己扔出去,朝霞嚇得一動都不敢動,只用力低下頭,生怕被人認出自己是誰。
雲霞公主顯然也同樣的感覺到不自在。
只見她悄悄放慢了腳步,盡量離靳青遠遠的,以免靳青受人嘲笑的時候會牽連到她。
可不管怎麼躲,她們最終還是在眾人矚目下坐上了早已預訂好的位置。
這時代平民和貴族之間的區別體現在方方面面的,
就像此時的龍舟賽場,普通人只能被衙柴阻攔在遠處,看着龍舟賽發出一陣陣驚呼。
而雲霞幾人則是同其他貴族坐在各自事先準備好的涼亭中,一邊品嘗着美味佳肴,一邊等待龍舟出發。
龍舟賽的賽制非常簡單,由京城的世家和官吏選送上三十艘船,每艘船上有一名鼓舞士氣的鼓手,還有一名指揮,剩下的則是二十名負責搖槳的船員。
這些船上都有自己的標誌,他們的任務是將船划到特定的小島的上,從那邊的裁判員手中拿到與自己船上標誌相同的旗,再將旗安全送回來便算是成功。
若是失去了自己旗幟,或是回來的太遲,都被視為失敗。
聽了雲霞公主講完比賽規則後,靳青大咧咧的坐在雲霞公主身邊,伸手將雲霞公主桌子上的果脯拖到自己面前,一邊吃一邊感慨,電視里都是騙人的。
這個物資匱乏的時代,根本做不到想吃什麼就有什麼,這些只有貴族能夠享用果脯已經算是頂級的美味了。
707激動的老淚縱橫:它家宿主終於知道電視不靠譜了。
見靳青吃的香甜,朝霞將自己面前的幾個盤子也一併推到靳青面前,對靳青露出了友好的笑。
看着朝霞嬰兒肥的臉上露出兩個小小的酒窩,雲霞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朝霞主動親近一個人。
靳青並沒有去看朝霞的表情,她只是將所有盤子都向自己面前攏了攏:這些盤子都是老子的了。
其實時代落後還是有好處的,此時貴族使用器皿多半都是金銀所制,剛好符合了靳青的審美。
同靳青相處了一段時間,雲霞對靳青已經有了基本上的了解,只見她湊到靳青身邊悄悄說道:「這些都是銅鎏金的器皿,此時人多,你千萬別動他們,沒得丟人。你若是喜歡,我屋裡有一套純金的,我回頭着人給你送過去!」
上次那個金球事件,在雲霞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記,她可不想讓靳青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
聽了雲霞的話,靳青也學着她的模樣悄悄的回了句:「你打算花多少錢把這些東西贖回去!」現在,是教贖金的時候了,鎏金也是金啊!
雲霞:「...」這女人還要臉么?
聽清靳青話中意思的朝霞悄悄的捂嘴一笑,涼亭中的三個女人竟然異常和諧!
嬤嬤跪坐在朝霞公主身後,狠狠的用眼刀子剜靳青的後背:雲霞公主找的這護衛算個什麼東西,竟然一點禮數都不懂,還膽敢與公主同坐一席。
雲霞公主行事無狀也到罷了,可萬一帶壞了朝霞公主,讓朝霞公主有樣學樣的養出些心大的奴才給自己添了堵,她將來如何對得起九泉之下的先皇后娘娘。
想到這,嬤嬤眼中露出狠勁,待她回去,定然要找機會將這事在聖人面前好好念叨念叨,千萬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