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快穿之宿主拿了炮灰劇本
快穿之宿主拿了炮灰劇本 連載中

快穿之宿主拿了炮灰劇本

來源:google 作者:會飛的老魚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會飛的老魚兒 徐妍 都市小說

徐妍一個千年靈狐,因為渡劫失敗,被綁定一個叫系統的傢伙從未想過有一天她做了想做的事情體驗三千世界逼我自殺?讓我體驗萬劫不復?沒有法律,我就做那個法律的人手撕渣女,搶我未婚夫,可笑,送你也罷惡婆婆,這輩子還想壓着我,磋磨我,可惜我早已換了芯子既然你們這些女主都有金手指,且看我如何把你們一個個撕下真面目展開

《快穿之宿主拿了炮灰劇本》章節試讀:

徐妍父母看着女兒蒼白的面孔,還有那手腕上紗布滲出的鮮血。

內心百感交集,徐父馬上把徐妍送到醫院。

到了醫院的徐妍感覺自己都快虛脫了,就靠着那點精神力在支撐。

徐妍躺在床上,醫生正在為徐妍包紮。徐妍父母走出門外,才釋放自己的情緒。

她們的女兒是多麼堅強勇敢的啊。為了她們,強顏歡笑,不把悲傷流露出來。

作為父母的,也要堅強起來。就算以後她的女兒一輩子不嫁人,那麼就守着她一輩子。

只是她們的女兒她們從小教育她善良,積極向上,卻沒教育她如何保護自己。

徐妍父母悲傷不已,只能安慰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女兒。

二人擦乾眼淚,收拾好情緒才走進病房。

醫生感嘆小姑娘命大,傷口這麼深,居然挺了這麼久。

「小姑娘,有什麼事情想不開的啊,你年紀輕輕的,大好年華,要愛惜自己的生命。」

醫生看着眼前這個臉色蒼白,面容秀麗的女孩苦口婆心的說著。

徐妍只是虛弱地笑笑,沒有多說什麼。

「醫生,我女兒沒有想不來,只是意外。」徐母害怕醫生的話,讓她想起不好的事情,連忙岔開話題。

徐妍看着父母,內心五味雜陳。醫生交代幾句後,就走出去了。

徐妍的傷口比較深,起碼還要在醫院兩三天。

這兩三天徐父徐母都守在徐妍的身邊。不敢遠離,給他講笑話,逗她開心,給她說以前的事情。

說到的獎狀的時候,眉開眼笑。說到未來的夢想,徐父徐母沉默不已,隨後又繼續哄着徐妍。

徐妍看在眼裡,心底暖暖的。想到原主死後,她的父母為了給她上述,討回公道,一次又一次被拒之門外。一直到留下萬字遺書。用她們的死來換回原主的一個公道。

原主太像她的父母了,方法沒用對。自己死了,罪犯還在逍遙法外。

現在她來了,她會用合法的手段,來給原主一個交代。

那個天道女主莫嬌嬌,也同樣不會放過。

......

徐妍和父母正商量着傷口差不多好了,準備出院。

病房外鬧哄哄的,徐父走出去,就被一個中年男人又推了進來。

「徐妍呢?那個小賤人在哪裡,害我兒子被抓了起來。」中年男人怒氣沖沖。

「我就是徐妍,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個賤人,請你嘴巴放乾淨點。」徐妍從床上起來走到徐父身邊說道。

「你趕緊給我撤訴,讓我兒子出來。都是你害的,我幾天沒見到我兒子了,你個害人精。」

另外一個中年女人說道,看到門口這些人,她還有什麼想不到的。

那三個畜生家長找過來了,她只是覺得很可笑,明明做錯事情的是她們的兒子,她們怎麼有臉,來要求受害人撤訴,對着受害人口出狂言。

「我是永遠不會撤訴的,我要他們三個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徐妍眼神冰冷,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因為徐妍的報警,那三個家長惱羞成怒。

如果她們兒子罪名落實,她們的兒子將會有牢獄之災。

她們不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幾位家長一起來找徐妍。

希望徐妍撤訴,她們願意出點錢。

「你就說吧,你需要多少錢。」

中年男人開口道,語言儘是傲慢,彷彿眼前的女孩就是為了錢。

"就是,就是,為什麼偏偏就是你,不是別人呢?怎麼就你有事呢?還不是你平時肯定不檢點。穿的肯定風騷一些。

我兒子我還不知道嗎?優秀的很,我們家條件什麼樣的女孩子沒有啊,肯定是你勾引我兒子。」

「你就那麼想男人了,一個不夠,三個一起上,我看就是你故意勾引他們,然後訛錢不成,就誣告。

哼,你這種女孩子我們見多了,你詭計是不會得逞的。」徐父徐母聽着她們惡毒的語言,氣的都站不穩。

她眼神冰冷的掃過面前這群人:「生而為人,請務必善良。你們兒子做了畜生的事情,容不得你們顛三倒四。你們作為家長,沒有教育好你們的兒子,反而把你們最惡毒的語言用在我這個受害人身上。請問,你們有良知嗎?也對,如果你們有良知,你們的兒子就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幼兒園的孩子都知道,犯錯要道歉,而你們的兒子都是成年人,做錯了事情,就要為自己的罪行買單。學校教書育人,育禮義廉恥,你們兒子學到哪點?你們有什麼資格來指責我?」

「我求求你,你撤訴吧,我只有一個兒子,我不能沒有他,我這幾天沒有看到他。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吃飽,他有沒有穿暖。我想我兒子了。」

其中一個女的看到徐妍沒有絲毫想撤述的意思,對這徐妍就下跪道歉。圍觀的人紛紛開口。

「是啊,這大人都給你下跪了,不是什麼大事情,你就原諒吧。「

跪着的女人聽到大家幫她說話,聲音委屈的哽咽起來。

徐母氣的要去和旁人理論,徐妍拉着徐母的手,給她一個安慰的眼神。

「諸位,你們站在什麼樣的立場上說這些話。你們知道我發生了什麼嗎?就說出讓我原諒的話。我的父母從小教育我善良,可是我的善良換來了她們兒子的加害。我和他們無冤無仇,她們的兒子卻毀掉了我的清白。試問,如果是你們的女兒嗎,你們會原諒嗎?」

圍觀的人,紛紛臉色燥紅,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對着地上跪下的女的沒有一點好感。

利用她們不知情的同情心,真的是可惡。

剛剛她們在想,如果是她們的女兒發生了這種事情。

她們覺得會殺了她們的兒子。還能好好的跟他們說話?還是小姑娘家素質高。

有個同病房的看不過去報警,**快速把她們清理走,再不走,以誹謗罪處置。

被**帶走時還在嚷嚷罵罵咧咧,同病房的看着徐妍的眼神都帶了同情。

那個負責徐妍的醫生,則是滿眼心疼。

《快穿之宿主拿了炮灰劇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