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狂龍戰婿
狂龍戰婿 連載中

狂龍戰婿

來源:外網 作者:雲千帆蘇晴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雲千帆蘇晴 其他類型

一代戰神出獄歸來,卻發現女兒身受重病,老婆竟然在陪別的男人喝酒......展開

《狂龍戰婿》章節試讀:

突如其來的巴掌,把幾個小護士都嚇到了。
「你憑什麼打我?」
那被打的小護士捂着自己的臉,滿臉漲紅。
雲千帆冰冷的眼神,就好像是要擇人而噬的猛獸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冷冰冰的聲音從他嘴裏說出來。
「我女兒手臂上的針眼,是你扎的吧!」
「她腿上的淤青,是你打的吧?」
「就憑這一點,這一巴掌——還不夠!」
最後三個字,幾乎是吼出來的。
幾個小護士都被嚇住了,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被打的那個小護士更是紅着眼睛,委屈道:「這又不是我做主的!是我們護士主任讓我做的!我只是剛來的實習生!」
她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事情,心裏害怕得不行。
但話音剛落,左臉又挨了雲千帆一巴掌。
「啪!」
「她只是一個孩子!」
「你都下得去手嗎?針扎在別人的身上,你不覺得疼是嗎?腿上的淤青,是不是你打的!」
那被打的護士終於忍不住哭出了聲音。
針是她扎的沒錯,但也就是三四下,可腿上的淤青不是她做的。
「不,別打我,我……我承認女孩身上的有幾個針眼是操作不當扎的,但是其他的都是我們護士主任扎的,小女孩身上的傷也是她打得,這一切都不管我的事。」
聽到這句話,雲千帆的心情稍微冷靜了幾分。
「這兩巴掌,就當做你扎錯針的懲罰,你們護士主任在什麼地方!帶我過去!」
兩巴掌,饒她一命,算是自己的仁慈!
若是妞妞身上的傷都是她做的,那就算她是一個女孩,都要下去見閻王爺了。
「我們護士長在開會,等會才回來。」
護士蹲在地上失聲痛哭。
其他幾個小護士只能在旁邊站着,動都不敢動。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一個看起來將近四十歲的女人,穿着白大褂,戴着護士帽迎面走來。
幾個小護士看見女人,語氣有些驚慌的喊了一聲,「護士長!」
當聽見「護士長」這三個字的時候,雲千帆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猛然回頭,冷冽的眼眸盯着走來的護士長。
「你就是護士長?」
護士長走到近前,看着蹲在地上的小護士,當即臉色就沉了下來。
「是你打的人?」
「敢在我們醫院打人,你膽子很大啊!信不信我讓你進去蹲大牢!」
雲千帆氣極反笑,眸中的冰冷也越來越濃。
惡人先告狀,還當著自己的面。
「302房間的那個小女孩,是你打的吧?」
護士長這才認真打量着雲千帆,「你是誰?關你什麼事?」
話音剛落,一記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她的臉上。
「啪!」
化着濃厚的妝容,都可以清楚的看見那通紅的手指印。
連嘴角,都被這一巴掌打出了血。
可見,力道有多重。
「我問你,302病房的那個女孩,是不是你打的!」
雲千帆的聲音很冷,冷得讓人心底發寒。
幾個小護士都嚇懵了,站在裏面不敢亂動。
「是又如何?一個又窮又丑的臭丫頭!」
「我打死又能怎麼樣?」
護士長衝著雲千帆怒吼道。
「那你就先死吧!」
雲千帆抬手便捏住了護士長的脖子,竟直接將她整個人提離了地面。
手指微微用力,護士長的眼睛都凸了出來,死命的掙扎着。
妄想掰開雲千帆的手掌。
她的呼吸越來越弱,兩眼翻白。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了「滴滴」的聲音。
一個護士往旁邊的警示器看了一眼,頓時臉色煞白。
「302病房!」
聽到小護士的聲音,雲千帆神情一滯,而後鬆開了手,拔腿就衝進了病房中。
僥倖活下來的護士長卻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幾乎快要昏迷。
「醫生,醫生!」
302病房中,傳來了雲千帆的驚天怒吼。
幾個護士看了一眼,紛紛趕了過去。
當走到旁邊,卻看見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已經沒有了呼吸,臉色蒼白。
一個護士連忙對着另一個護士道:「快,快叫醫生,準備手術!」
……
鳳凰酒吧樓下。
蘇晴搖搖晃晃的走出來,眼神有些恍惚。
「錢總,這一次合同,就這麼定了吧。」
一個年過半百的男人從裏面走了出來,嘴裏叼着雪茄。
猥瑣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蘇晴,「小晴,你也知道,這份合同可價值不少錢,很多人都想跟我合作的。」
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錢南的話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蘇晴臉色一變再變,最後強擠出一絲笑容。
「錢總,我不明白您這是什麼意思,酒我也喝了,飯也吃了,難道您不想跟我蘇氏集團合作嗎?」
錢南冷笑一聲,「不是不合作,是……」
話音未落,他上前就要伸手攬住蘇晴柔嫩的腰肢。
然而,蘇晴卻往旁邊退了一步。
「錢總,還請自重。」
錢南冷哼一聲,扔掉了手中的雪茄。
「蘇晴,我告訴你,今天你不把我陪高興了,這個合同,我是不會簽的!別忘了,要是在沒有新合同,你怕是要被逐出蘇家吧,到時候,你可就完了。」
此話一出,蘇晴俏臉頓時蒼白一片。
這是家族給她的最後一次機會,要是在不成,她就要被趕出家族,失去所有經濟來源。
她咬了咬嘴唇,眼中有些紅潤。
錢南見狀,上前輕聲安慰道:「小晴,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帶着一個女兒,要是你真被趕出蘇家,你可就沒有了經濟來源,你養得活你的女兒嗎?」
「我不過是讓你陪我一次,又不是讓你天天陪我。」
「這合同,可是價值三千萬,我順便,外加十萬給你,你看怎麼樣?」
說完,錢南的手不安分的朝着蘇晴的肩膀上搭去。
但是,蘇晴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再次往後退了一步。
「錢總,不好意思,這個要求我做不到。」
話落,轉身就上了一輛的士,不給錢南任何機會。
看着蘇晴離開的背影,錢南狠狠啐了一口,目光陰冷。
「哼!你給我等着,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在跪倒在我面前。」
的士上,蘇晴雙眼通紅。
嬌軀微微顫抖着,口中呢喃道:「六年了,你真的,不回來了嗎?真的,忘了我嗎?」
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讓人心疼。
但是,還沒等她緩過勁來,手機響了,是醫院打過來的電話。
「喂,蘇晴嗎?」
「你女兒病危,已經送進搶救室,請速來。」
「還有,這裡有一個自稱是你女兒的爸爸的男人,請過來確認一下。」
話落,電話就已經被掛斷了。
蘇晴坐在車上,整個人處於失神狀態。
妞妞病危?爸爸?
忽然間,她像是想起了什麼,淚眼朦朧。
「師傅!」
「市醫院,快!」

《狂龍戰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