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老婆自殺,女兒決裂我重生救贖!
老婆自殺,女兒決裂我重生救贖! 連載中

老婆自殺,女兒決裂我重生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粉色星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清清 蕭寧 都市小說

世界就像一個閉環有人布局,有人出局但有些人翻手便可改變結局重活一世的蕭寧挽救妻女,抹平心中遺憾開啟了一段屬於他的商業傳奇「規矩?「」我就是規矩!「展開

《老婆自殺,女兒決裂我重生救贖!》章節試讀:

連忙開口解釋道:」清清,這真是我自己賺的,沒賭沒偷沒搶。「

林清清的眼裡起了一層水霧。

那一定就是幫別人打架去了。

蕭寧經常這樣,沒錢了就去擺事兒。

有幾個錢就去賭,輸的精光,有時候還要自己倒貼錢。

蕭寧一看就知道這女人肯定又誤會了,不過這筆錢還真的不太好解釋,畢竟數目太大,一下子拿出來恐怕會起反作用。

」老丈人不是沒兩天就要過壽了嗎,我晌午跑到五爺那兒找了個差事,先支給我三百整點好的,好好跟他老人家喝點。「

蕭寧邊說著邊從褲兜里掏出兩張紅票遞給林清清。

」喏,這是剩下的,你明天看看上集里給二老置辦點東西。「

林清清半信半疑,縴手還是接過了票子,緊緊地攥在手心。

她已經記不清蕭寧有多久沒補貼過家用了,從來都是自己去賺,去借…

心裏這才好受了一點,不管怎麼說今天蕭寧改變還是很大的,保護自己…買菜做飯…

那顆塵封已久的心好像又有了一絲跳動。

她知道蕭寧口中的」差事「肯定不是正經勾當,她太了解自己的男人了,但就算是細問蕭寧也不會說的。

」那,那你快點,若溪喊着餓呢。「

聞着鐵鍋里傳來的香氣,林清清哪裡還頂的住,很久都沒捨得吃肉了,再加上早上就餓着肚子,還受了欺負,肚子傳來了咕咕~的響聲,臉上掛上了兩朵紅雲彩,小跑離開了廚房。

看着傻的可愛的妻子,蕭寧笑着搖了搖頭。

在另一個灶台煮上了白飯,又着手做下道菜。

」開飯了!「蕭寧端着最後一盤肥的流油的紅燒肉放在了小院的桌子上。

」粑粑,香香!」小若溪尋着香味踱步小跑出來,嘴角流着幾道晶瑩。

看着女兒饞嘴的小模樣,蕭寧感覺自己的心都化了。

」粑粑,若溪想吃…「

蕭寧盛好了三碗香噴噴的白飯,給女兒拿了勺子笑着道:」小肥豬,快吃吧。「

聽見蕭寧發話,小若溪拿起勺子盛着肉大口大口的往嘴裏送,得閑了嘴裏還不斷地叨咕着香啊香,小嘴兒上沾滿了葷油。

此時林清清也過來坐到了桌上,蕭寧將盛好的飯放在妻子的面前,夾了兩塊排骨、

柔聲說道:「快趁熱吃吧。」

林清清點了點頭,看着一桌子的飯菜,眼眶好像進了風沙一般。

趕緊低下頭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米飯,送進嘴裏。

熱氣騰騰的白米飯格外芬香。

這是她兩年來第一次捨得吃這種細糧。

真香啊。

林清清嚼着嚼着眼淚便不自覺的落下。

她害怕孩子和丈夫發現,趕緊偷偷地低下頭,抹去淚水。

」麻麻,粑粑做的飯香!「

小若溪咧着嘴,朝着林清清露出了一個可愛的笑臉。

林清清也認可的點了點頭,邊吃着肉邊想着,死蕭寧,這麼久沒下廚手藝還是沒變,這要是讓孩子吃慣了,不吃自己做的可怎麼辦…

蕭寧也正在一旁狼吞虎咽,時不時的給妻子女兒夾着菜。

下一刻,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小勺子,勺子里是一大塊兒瘦肉。

蕭寧一愣,順着勺子看去,就看見小若溪天真無邪的臉蛋上,露出一臉期待的可愛表情。

」粑粑,吃肉,這個肉香。「

小若溪奶聲奶氣的說道。

他的鼻尖突然一酸,對於自己的女兒,他從來沒有做到過一個父親應有的義務。

前世更是因為妻子的逝去跟自己反目成仇,一輩子都沒在一起好好地吃過一頓飯。

記得將她送去妻子娘家的時候還十分瘦弱,自己當時只知道瞎混,這幾年多虧了老丈人家照顧,作為老一代知青,他們二老沒有傳統的偏見,反而給女兒養的白白胖胖,不過對於蕭寧他們是頗有怨言,以前去家裡被趕出來都是輕的,蕭寧暗暗發誓,這一世,一定要照顧好所有家人,包括那住在大姐家的老爺子。

蕭寧反覆深呼吸了幾次,將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憋了回去。

這麼其樂融融的場景。

自己不能流淚。

露出了笑臉,一口將小若溪勺里的肉吃掉。

小若溪甜甜地笑了,又給麻麻盛了一塊肉:」麻麻,你也吃肉肉。「

……

一下午的時間在蕭寧跟女兒的喧鬧中度過,這是曾經無數次夢中的場景,如今終實現。

那麼接下來,就要去完成跟五爺的約定了。

蕭寧做好了晚飯,跟妻女簡單的道了別後驅車前往臨縣中心。

車停在了一家招牌為名盛**室的門前,門是種新穎的鋁合金推拉門,半開着。

走進**室大廳,並沒有什麼賭客,只有寥寥無幾的三四個工作人員在一桌上玩着撲克。

看見蕭寧進來,一個嘴裏叼着煙的青年瞟了一眼,不耐煩的說道:」出去出去,今天不營業。「

同桌的一個漢子也注意到了蕭寧,打眼一看,抬手給了青年一個大逼斗:」你TM瞎啊,瘋哥都不認識,這是來跟大哥做生意的,大哥專門交代了,走了你付得起責嗎。「

漢子起身嘿嘿的笑着道:」抱歉啊瘋哥,新來的小弟,沒見過您,我替您教育一下。「

蕭寧對他說的場面話不由的佩服,還真是個機靈鬼。

隨即冷笑道:」行了,沒關係,黃大發人呢?「

」大哥在二樓單間,我帶您上去。「

蕭寧跟着漢子走進二樓的一個包間。

包間不小,有個五六個人的樣子,此時桌子上正在玩着臨縣的撲克」地牛。「

票子摞的很高,這時候用籌碼的很少,因為社會亂,怕帶不出去。

地牛其實也就是眾所周知的扎金花,不過地牛的規則是順比色大。

黃大發此時也正在桌上,旁邊擺着一沓紅票約么有兩萬多得樣子。

玩得很大。

他正在一臉正經的捻着牌,下一刻眉開眼笑把牌版在了桌上道:」天龍,哈哈哈,拿錢拿錢。「

跟他比牌的人一臉晦氣,他拿着一手小地龍,沒想到碰上這種冤家牌。

蕭寧這才拖着一把椅子走了過去道:」來!帶一個。「

」呦呵,瘋子,你小子還真敢自己過來。「黃大發陰陽怪氣的說道,在旁邊看戲的幾個小弟也虎視眈眈的盯着蕭寧,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

蕭寧不緊不慢地拿出了裝在褲兜里的兩沓紅票在手背上拍了拍笑道:」黃老闆,給你捧場還不歡迎?「

《老婆自殺,女兒決裂我重生救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