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離人愁情緣淺
離人愁情緣淺 連載中

離人愁情緣淺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非離 溫青然

「墨非離,饒了我不要在我哥哥的面前」溫青然和墨非離雖未成親,卻早已有過數次的夫妻之實他要,她就會乖巧地躺在他的身下展開

《離人愁情緣淺》章節試讀:

  「墨非離,你嫉妒了?你竟然會嫉妒?你嫉妒你仇人的妹妹被別的男人碰過?你真是太可笑了!」
  「你該不會是入戲太深,真的愛上了我了?那可真是不幸,因為我不戀舊。」
  墨非離壓下溫青然,他從未見過如此尖酸刻薄的溫青然。墨非離閉上眼,瘋狂發泄。
  他怎麼可能會為了溫初行的妹妹難受?
  一切結束後,墨非離毫不留戀地翻身下床,從匣子中取出一疊銀票扔給她,「立刻滾出去。還有……」
  墨非離剛開口,就見溫青然從荷包中拿出一顆褐色藥丸。
  當著墨非離的面,她輕鬆咽下藥丸。
  「這是青樓里的避子丹,青樓里懷孕了可麻煩。要用棍子抽打小腹直到胎兒化作血水落地。」
  說完,溫青然輕鬆一笑,「奴家可不想再經歷一次。」
  再經歷一次?
  墨非離如同一盆涼水從頭澆到腳,他感覺渾身冰冷。
  溫青然熟練地數着手中銀票,眉開眼笑地好似剛服務了恩客的**。
  墨非離已經穿好了月白色的袍子。
  「立刻滾出去!」
  「多謝王爺惠顧,這些銀票花光了還能再來找王爺嗎?」
  墨非離很想用最尖酸刻薄的話罵她,可她的兄長已經在牢里自盡連屍首都不保了,她也被流放青樓。
  她不欠他。
  「記得你曾經說過的話,我們兩不相欠。」
  溫青然把銀票小心翼翼裝進荷包,「那王爺可不可以看在以往的情分上給奴家介紹些恩客?奴家這張臉已經毀容了,高貴的恩客看不上奴家,如果是王爺介紹的話就不一定了。」
  「滾!」
  墨非離抓起桌上的紫檀木鎮紙朝着溫青然砸來。
  那鎮紙擦過溫青然的臉頰,砸中身後屏風。
  溫青然站在原地不懂,她慢吞吞地收攏衣服,轉身從書房離開。
  有王府下人看到溫青然,溫青然直接扯了扯衣領露出鮮紅痕迹。
  這些痕迹都在寫着:「你們王爺剛才寵幸我了。」
  從王府出來,溫青然坐上一輛馬車。
  在馬車上,溫青然捂着臉,徹底哭了出來。
  車夫嚇得勒住馬,「姑娘,你哭什麼?是王府有人欺負你了?」
  溫青然抽泣,「我是王府的丫環被管家趕出來了。怕家裡人知道,沒有人可以訴苦。」
  車夫兩鬢斑白,嘆氣,「我家的丫頭也是在有錢人家做工。也是每次回家都說在主子家吃好穿好。但家人有什麼不可以說的。」
  「大叔,我沒有家了。我家被抄了。」
  溫青然哭得大聲,車夫架着馬車停在官道旁邊。
  「姑娘,你也是可憐人。大叔今日不收你的銀兩。等你哭夠了再送你回去。我家那丫頭只怕是背地裡也不知道哭過多少回了。」
  溫青然聽到車夫哽咽聲音,想到每個人都有難處。她這般矯情又是做給誰看?
  到了一處別苑,溫青然將碎銀子塞給車夫。
  走進別苑裡看望女兒。
  快要三歲的小嫣兒,生下來又瘦又小。
  她中過蠱毒導致孩子先天不足,需以同血脈的親人臍帶血救治。
  所以她一定要懷上墨非離的孩子。
  但她身體虛弱不易懷孕,這麼一次很難懷上。
  她必須要確定自己有了身孕後,才能和墨非離徹底斷了聯繫。

《離人愁情緣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