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闖
陸闖 連載中

陸闖

來源:外網 作者:犬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犬馬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陸闖》章節試讀:

喬以笙失語,久久無言。 被人長久而深沉地喜歡,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那是一種命運穿堂而過的悸動,在她的體腔激蕩開。 什麼都憋在心裏不講清楚的陸闖曾經讓人非常崩潰。 可動不動就跟她直白坦誠內心的陸闖也讓她幾欲承受不住。 而所有的話,必然不是他今天臨時想出來告訴她的,而是過去那些年無數個日日夜夜積攢下來的他的洶湧澎湃。 喬以笙的眼眶微微泛紅。 她側過臉,盯着和他交扣的手指:「……陸闖。」 「嗯?」陸闖的頭低下來,難捨難分地又親了親她的嘴角。 喬以笙含住他的下嘴唇,扯了扯,沒讓他離開。 陸闖便繼續吻,愈發用力地吻,愈發深入地吻。 他們誰都不想停下來,她喜歡被他吻得骨子裡戰慄的感覺。 戰慄得喬以笙又暈頭轉向,低低喃喃:「……陸闖哥哥。」 恍惚之中,她記起自己不是第一次這麼稱呼他。 ――是的,不是第一次。那回在貢安,在舅媽家,在柳阿姨和小馬以前生活過的房間,她於意識混亂中被陸闖哄騙着喊出過這個稱呼。 陸闖的反應顯然也證實了這一點:「喬圈圈,你又想讓我有生命危險。」 喬以笙好氣又好笑:「你也就比我大幾個月,怎麼好意思讓我稱呼你『哥哥』?」 「『小馬哥哥』叫得,怎麼『陸闖哥哥』叫不得?嗯?」陸闖哼哧,理直氣壯,「別說大幾個月,即便只比你大幾分鐘、幾秒鐘,你這聲『哥哥』也叫定了。」 以為她大概率得再和他絆上兩句嘴,然而只聽喬以笙很爽快地立刻又喊:「陸闖哥哥。」 陸闖的心都酥了,尤其喬以笙此時此刻水眸瀲灧,眼波蕩漾着他的面容,還把從他脖頸間垂落在她眼前的狗牌給咬在嘴裏。 他的兩眼發直。 「陸、闖、哥、哥。」喬以笙又喊。既然他喜歡聽,她就按照當初喊他「小馬哥哥」的分量讓他聽個夠。 陸闖發直的兩隻眼睛進一步冒火,氣急敗壞地堵住她的嘴:「喬圈圈,你可真會喊。」 在你來我往無法停止的親吻中,兩人不知不覺間又情難自禁地滾在一起。 陸闖的汗滴了一滴在她的鎖骨窩:「……你不怕你明天起不來上班?」 喬以笙摟住他鋼筋般硬氣的身體:「你可以更貪心一點。」 陸闖的眸光應聲輕輕閃爍,因為她不僅僅是在回應他當下的這句話,更是在回應不久前在車裡時他講過的話。 「你目前的這點貪心還不夠。」喬以笙輕輕吻了吻他立體的眉骨,吻了吻他冒汗的鼻尖,吻了吻他線條鋒銳的下頜,「你可以擁有更多,你也值得擁有更多。陸闖,你儘管貪心,只要你想,每一天都可以是你的生日。」 陸闖定定的,漆黑的眼睛裏如同閃爍細碎的繁星。 而不知是否錯覺,喬以笙看見他眼尾隱約瀰漫輕紅。 她眨眼的瞬間,又消失,僅余如深潭般的幽深。 幽深籠罩住她:「喬圈圈,別用花言巧語騙我,我會當真的。」 「嗯,不騙你,陸闖哥哥。」喬以笙最後吻了吻他突出的喉結,「這不是花言巧語,是甜言蜜語。」 她看不見她的臉很紅,但陸闖瞧得一清二楚。 他笑,笑着,緩緩地捱近她:「喬圈圈,擁有你,已經是我最大的貪心……」 ……很快,喬以笙為自己的甜言蜜語付出血與肉的代價。 不過大概是下午在房車裡補了太久的午覺,儘管有點累,喬以笙沒能睡着。 她就是有點口乾舌燥。畢竟出了很多汗,身體的水分都揮發出去了。 陸闖看起來倒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得很熟,所以喬以笙從他懷裡小心翼翼掙開時並沒有吵醒他。 從地上撿起睡衣,套到身上,喬以笙下床,真切地感覺到兩條腿都是軟的,緩了會兒,她輕手輕腳離開卧室,前往一樓的廚房。 初夏的夜晚是熱鬧的,郊區更比市區多躁動,蟲鳴蛐叫和幾個小時前大炮他們在車庫裡的大合唱有的一拼。 陸闖的這個生日,不僅是壽星本人開心,她也開心。 喝完水,沖乾淨水杯,喬以笙走出廚房,卻沒有立馬回二樓,而在Mia的診療室門口駐了足。 喬以笙進入診療室,打開燈,踱步至文件櫃前,打開櫃門。 陸闖的全部就診記錄按照時間順序整整齊齊地排列。 是他的就診記錄,也是她錯失的他的過往。 喬以笙伸手,慢慢地撫摸過去,清楚地感覺到自己不再害怕了,於是手指摸到尾之後,又從後往前摸,摸到第一份病歷夾,抽出文件,坐到桌子前,開始認真翻閱。 不僅僅是文字記錄,也有一些錄音記錄甚至視頻記錄,喬以笙知道一般心理諮詢師會事先徵得患者的同意,所以也就是陸闖同意錄音和錄視頻的。 僅僅從這些記錄的數量就能看出,前期陸闖的配合度非常不高,沒和Mia聊幾句話。 Mia明顯也不着急,前期很多時候只是跟交朋友似的了解陸闖的興趣愛好生活等等。 翻完寥寥的文字,喬以笙打開一段錄音。 陸闖的聲音不瞬傳出,對Mia不是很有禮貌:「……心理諮詢只是心理安慰。」 Mia很耐性,微微含笑:「三個月後你就不會這樣認為了。」 才聽了這麼兩句,診療室的門倏地從外面打開。 喬以笙嚇一跳,摘掉耳機,凝睛盯着站在門口的陸闖。 他的臉色看起來特別差勁,似乎剛剛從床上爬起來,頭髮還支楞八叉的。而他明顯下來得很匆忙,上半身的T恤都穿反了,下半身的褲子也鬆鬆垮垮,沒穿鞋,打着赤腳。 又好像他剛剛跑了會兒步,他的胸膛微微起伏,隱約氣喘。 「你……」喬以笙怔怔然,不明所以。 陸闖這時候凶神惡煞地朝她大步走過來,氣場強大得喬以笙也一時沒敢問他怎麼了,只是下意識從椅子里站起來,然後在他逼近之下後退了半步。 椅子因為她的後退也往後挪,椅子腿和地面產生的摩擦發出動靜,使得喬以笙心底愈發忐忑。 最終停在她面前的陸闖拽過她的手臂猛一拉,拉她入懷。

《陸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