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明正德四十年夏
明正德四十年夏 連載中

明正德四十年夏

來源:google 作者:雨天下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軒 柳八苟

李軒本事現代世界裏一名普通的打工人,那天他一覺醒來,錯愕地發現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古展開

《明正德四十年夏》章節試讀:

李軒聽罷心中一急:「是官兵嗎?」
那庄丁搖頭:「是土匪!」
他的聲音剛落下,只見前方滾起一陣煙塵,不多時李軒就是看見了至少上百號,衣着比自己這些人還破爛,手提各種鐵器、木棒等亂七八糟武器的人出現了在自己面前,看到這些人,李軒不由得疑惑了:「這是土匪?
明明是比自己還像流民的流民啊!」
待他們走的更近一些,只見一個長的牛高馬大,右手拿着一把環首刀的壯漢走了上前,他的另外一隻手還拿着一桿旗幟,一片泥灰色,看不出來原來是什麼顏色的布片上扭扭歪歪寫着幾個字:此路是吾開,此樹是吾栽,要想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李軒本來就懷疑自己來的這個世界不是正常人的世界,,當看到了這幾個字後,更肯定這不是正常世界,而是一個充滿了瘋子和逗逼的世界。
更讓李軒更目瞪口呆的是,只見陳屠夫把手中的殺豬刀一橫,大步前踏,上去就是一聲大喝:「大唐太子在此,爾等豈敢無禮,還不快快跪拜迎接!」
這不算啥,真正讓李軒無語的是只見對面的那牛高馬大的壯年漢子臉色一驚:「真的是太子?」
陳屠夫冷聲一哼,一股殺豬佬的彪悍氣質展露無遺!
接下來,那牛高馬大的土匪頭子竟然真的一頭跪了下來,尼瑪真的是跪了下來了啊,然後口中還說著:「草民衝撞了太子大駕,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這話一出,李軒只覺得胸中一陣氣悶,彷佛有一口淤血在胸中,不吐不快,然後…… 他眼前就是一黑……中暑了!
當他眼前一黑之前,心中只剩下一個想法:「老天啊,不帶這麼玩的,這世界就沒個正常人,我想回家!」
當李軒從黑暗中悠悠醒轉的時候,只見自己一個破敗無比的廂房裡,睜眼看見這屋子他就知道自己還沒有回到後世世界,依舊身處這個充滿了逗逼的世界裏,於是乎他的眼神裡帶有深深的絕望,沒有一點生氣,跟重度抑鬱症患者的眼神差不多。
於此同時外頭的一間房屋內,五六個人正齊聚一堂,丞相柳八苟對着一個同樣身穿長袍,留着八字鬍須的瘦高男子說著:「老九,殿下沒事吧?」
那被稱之為老九的瘦高男子道:「應該是這幾天受了驚嚇,路途上又過於勞累,以至於心血攻心,不過我已經給殿下施了針,再服幾劑葯的話不會有大礙的!」
柳八苟這才鬆了口氣:「這就好,不然耽誤了登基大典就不好了!」
此時,李軒見過的那個拿着此路是吾開,環首刀的壯年漢子開口了:「我說柳丞相,你們應該早些時候來信的,我一接到你的信,就帶人去救援了,如果我去的早兩天,我那兄弟也就不會慘死在官兵手裡了!」
柳八苟卻是臉一板:「是先帝!」
而後他臉色正了正,才道:「先帝雖然歸天了,但是太子還在,我們明天就舉行大典,擁護太子繼承大統,你方東全是先帝的八拜之交,想必是不會有意見的吧!」
那方東全臉色也是嚴肅了起來:「不提我和先帝是拜把子的兄弟,就說官府這些年逼的我們連飯都吃不上,也得干他娘的!」
這方東全是一個土匪,早年被官府追緝流落到李家村,曾受過李爾必的恩惠,並和李爾必臭氣相投結拜為兄弟,後來他又拉攏了其他一些流民,再一次干起打家劫舍的勾當。
聽說自己的結拜兄弟竟然玩造反,登基立國的時候,他也是想要帶着人去投奔,做起了開國功臣的美夢來,但是奈何還沒等他到呢,這『大唐』就是被官府給剿了,他來得遲連結拜兄弟都沒能救到。
不過結拜兄弟雖然死了,但是他要造反當開國功臣的心思卻是沒有停息!
不過就在他們幾個人商量着明日登基大典的時候,『皇后』白夫人卻是悄悄走進了李軒的房內。
「軒兒你好好養病,等過幾天咱們娘三個就離開這個鬼地方。」
白夫人說著的時候,還不忘埋怨外頭的柳八苟等人:「外頭那幾個人要找死,我們可不能讓他們拉着一起死!」
此時的李軒雖然醒了,但是身子還是有些沉重,在白夫人扶着半坐起來後開口道:「娘親說的是!」
李軒算是看明白了,這夥人裡頭,也就他的母親白夫人還保持着清醒的頭腦,其他的幾個人,愚昧的愚昧,瘋癲的瘋癲,就沒幾個正常人。
稱帝建國造反是那麼好玩的?
這是屬於必死的路啊!
如果他們手裡頭有數萬大軍,臣民百萬,玩起造反來還興許有那麼一丁點希望,但是他們這夥人呢,一共也就這麼點人,不被官府發現的話還可以窩在山溝里自娛自樂。
但是前頭都已經被官府發現了,如今估計官府那邊正在找着他們呢,這一被找到的話,朝廷大軍一到,他們要是能夠活下來才見鬼了。
只是李軒和白夫人母子想要等幾天就和柳八苟這群二貨分道揚鑣,然而第二天柳八苟和方東全等人就是找到了李軒,然後說今日要舉行登基大典。
不等李軒說反對的話呢,就是給他披上了一身黃袍,這黃袍上還綉着歪歪曲曲,也不知道是蛇還是龍的圖樣。
他還沒反應過來呢,就是被他們拉倒一間大廳里坐下,緊接着外頭湧進來一群人,為首的正是柳八苟,只見他們二話不說,立即就是齊齊跪倒口呼:「萬歲!」
看到這一幕,李軒心中狂噴:*!
沒有想到自己和母親白夫人謀劃的逃離此地的計劃還沒有開始施行呢,這些人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讓自己『登基』了。
他們這是得跟自己有多大的仇,死都要拉着自己一起去死啊!
然而不等李軒說出什麼反對的話,柳八苟已經是帶着下方的數十人行完了跪拜大禮,連『萬歲萬歲萬萬歲』都喊完了。
而後隨着柳八苟的一聲『禮畢』後,李軒來不及反對,就已經成為了他們口中的皇帝。
一時間,李軒面如死灰!
第1卷第四章搶來的皇后 見過想死的,但是沒見過這麼二的,而且你們想要造反送死,但是別拉上我啊,我還想着偷偷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後隱姓埋名愉快玩耍呢,如今被你們這麼一搞,朝廷官軍那裡還會放過自己啊,不把自己的人頭砍下來,朝廷怎麼會放棄。
然而看着下方一群穿着破破爛爛,混雜着道士、屠夫、農夫和土匪的人群,李軒最後只能是露出一聲嘆氣。
因為李軒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了野心,還有怎麼也掩飾不住了的愚昧。
這些人不管是坐着開國功臣的美夢,還是想要效仿諸葛亮扶持劉阿斗,都不會放過自己這個招牌的。
兒戲一般的登基大典前後持續了不到一刻鐘,然後李軒就被送回了房內休養,如今的他還病着呢。
不過身在房內,但是李軒依舊可以不時聽見外面柳八苟等人的討論聲音,他們討論的內容如果讓尋常人聽見了恐怕得嚇死,因為一件件都是『軍國大事』啊。
比如給李軒他爹,也就是所謂的先帝李爾必上謚號、廟號,討論李軒登基後的年號,然後又是開始討論如何和官軍決一死戰,為先帝報仇雪恨,推翻朱明,建立大唐盛世。
這不知道的人聽了,還會以為他們的這個大唐皇朝是什麼超級大國,已經足以和朱明王朝分庭抗議了呢。
但實際上呢,如今這個大唐皇朝,臣民不足四百,其中過半以上都是老弱婦孺,剩下的青壯里絕大部分都是比流民還像流民的土匪。
更重要的是,這幾百個人里就沒幾個正常人,這些人之中威望最高的丞相柳八苟,明顯已經是深陷三國演義里不可自拔,把自己當成了劉備託孤里的那個諸葛亮,土匪頭子方東全本來就帶着一群流民打家劫舍,和官府為敵,如今又是做着開國功臣的美夢。
剩下的陳屠夫等幾個骨幹也是被柳八苟忽悠的一愣一愣!
至於那些普通流民、土匪之流,個個大字不識一個,連縣城都沒去過,所作所為只是盲從罷了。
這麼多人里,估計除了李軒自己外,就只有『皇后』白夫人還保持着正常人的理智了。
晚上,白夫人又是來到李軒的床前,露着慈愛的神色道:「我兒別擔心,先容他們胡鬧幾天,等你身子好了我們就離開這裡,到時候我們找個地方隱姓埋名安生過日子!」
「至於柳八苟他們,他們想要瘋就讓他們瘋,不用理會他們!」
李軒對此,也只能是點頭稱是了,身為母親的白夫人斷然是不會害他的,而且看她胸有成竹的模樣,估計也是有了某些安排。
現在的李軒很清楚,當務之急是先把身體養好,他的這個身體素質可算不上多好,前幾天一番逃亡,加上天氣炎熱竟然是導致中暑,如今雖然人清醒了過來但是怎麼得也需要休養幾天。
要不然的話逃亡都沒有足夠的體力逃亡!
次日,柳八苟再一次來到李軒的病床前,這剛進來呢,就是行了跪拜大禮,口道:「臣拜見陛下!」
這讓李軒相當無語,但是經過這麼幾天的接觸李軒已經是知道這個人就是個瘋子,所以李軒也沒有和他計較什麼。
反正過幾天他就和白夫人以及妹妹逃離此地,如今讓他叫幾聲萬歲也沒有什麼關係了。
不過李軒放任他這麼喊,但是卻半天都不見他起來,最後他想起了以前看過的電視劇,這才試探着說了聲:「平身!」
這會,柳八苟才是重新站了起來。
「臣等這兩日商議過先帝的謚號和廟號了,特請陛下過目!」
說著,從他破爛的道袍袖口裡掏出了一份泛黃的紙張。
這紙顯然是從哪裡撕下來的,而且撕的時候不注意,導致缺口都是不整齊,不過上面的字跡倒是不錯,一手小楷寫的相當正規,不用猜都知道這是柳八苟的手筆。
因為這個小小的『大唐皇朝』里,除了李軒這個原身曾今被送去過私塾讀過書,算得上粗通四書五經外,也就這個柳八苟能寫出這種之乎者也的文章來,其他人里只有少數幾個人認得幾個字,頂多能寫自己的名字,剩下的大部分人都是文盲。
略微瞄了一眼,除開那些晦澀難懂的詞句外,就是李爾必的謚號和廟號了。
看到這謚號和廟號,李軒這個歷史盲都忍不住無語,因為柳八苟給李爾必定下的廟號乃是『太祖』,謚號一大串,最後三個字則是『武皇帝』。
這個李爾必何德何能和朱元璋等歷代王朝的開國皇帝一樣,敢用太祖這個廟號啊。
而且『武』這個謚號通常是用在武功卓越的皇帝身上,李爾必有啥武功?
當初官軍數百雜兵來攻,李爾必的『皇朝』一天都沒撐住就亡了。
兵敗如山倒都算不上,只能說是毫無反抗之力。
不過無語歸無語,李軒卻是懶得和柳八苟爭辯什麼了,因為這事本來就毫無意義,不過是柳八苟等人的自娛自樂罷了。
自己還是想着怎麼養好身體,然後離開這個鬼地方來的好,現在嘛,還是和這個柳八苟虛委與蛇,演一場君臣和諧的遊戲。
所以他道:「此事就按照柳先生的意思去辦吧!」
說罷,李軒就是不再說話,想讓柳八苟識趣的主動告退,現在的李軒是多看柳八苟這個瘋子幾眼都不爽。
奈何柳八苟卻是沒有走,而是繼續道:「臣和陳將軍等人已經是籌備着整軍備戰,勢必把官軍擋在山外!」
李軒心裏暗道:你說怎麼就怎麼吧,反正我是懶得摻和了!
所以他只是嗯了一聲,依舊不說話!
然而柳八苟顯然是沒有看到李軒讓他滾蛋的暗示,而是繼續道:「此外,陛下既然已經登基,這大婚一事也得提上日程了,以便早日誕下皇子,安臣民之心!」
聽到這,李軒已經是想要直接開口讓他滾蛋了,這人沒事找事,昨天拉着自己去登基還讓李軒一肚子火呢,如今又說什麼婚事,你當你柳八苟是誰啊,還真以為自己諸葛亮了。
你就是一個破爛道士。
不過作為一個以諸葛亮再世自居的柳八苟,顯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彷佛沒有看到李軒臉上的黑色一樣繼續道: 「陛下乃是九五之尊,皇后的人選自然也不能是尋常農家女子,如今恰好有一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可為天下之母!」
李軒面露疑惑道:「大家閨秀?」
這土匪窩裡還能找到一個大家閨秀?
開玩笑呢!
此時柳八苟正色道:「不錯,此女乃是我縣董家嫡女,董家歷代耕讀傳家,於府縣裡是頗有文名,董家之女為我大唐國母,是再恰當不過了。」
董家?
繼承了原身記憶的李軒知道,他們縣還真有一個董家,也的確是個書香門第之家,這人家裡頭還有人當官呢。
但是人家董家之女會嫁給他李軒?
用腳趾頭想都是不可能的,別說現在李軒被柳八苟他們推上了大唐皇朝皇帝的寶座,成為一個兒戲般的山溝皇帝,就算還是之前的他,也就是身家清白,略有文名的小地主子弟,也別指望能娶董家嫡女啊。
腦海里轉速轉動着的李軒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然後帶着遲疑的語氣道:「你們別是搶了董家女眷吧?」
聽到李軒的問話,柳八苟是很難得的露出了一絲尷尬之色,然而口中卻是強行爭辯:「怎麼能說是搶呢,是方將軍他們數日前邀請而來,只是邀請的過程里略有衝突」 ———ps—— 老群沒了,建了個新群,大家可以加一下,雨天我常駐,沒事聊天打屁,群號31779983。
雨天恭候諸位!

《明正德四十年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