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逆天狂婿
逆天狂婿 連載中

逆天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逆天狂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白雪 陳子樂

史上最強贅婿,人狠話不多,專治各種不服你身價上億?抱歉,還有千億財產等着我去繼承;你醫術頂尖?不好意思,我一針就能讓人起死回生;你武功高超?對不起,我一拳就能把你打趴下展開

《逆天狂婿》章節試讀:

陳子樂也換上了一身無菌服,假裝白雪的助理進入了手術室。

實際上是白雪來完成普通的外科手術,而他,是給張麗治療紅瘡的。

在張成的堅持下,手術室安排在了VIP手術間,病人家屬可以站在外面,看到醫生的一舉一動。

和病人家屬一起圍觀的,還有白老太太、白耀父子,白氏醫院的醫生們。

白耀父子還是不死心,就想等着白雪出醜,張成則是不放心。

但白雪絲毫不受影響,她昨天熬夜查資料,又去找導師交流了一次。

哪怕是個尋常的小手術,她也會做充分的準備。她的每一刀,每一道程序,都無可挑剔。傷口整齊微小。

「不得不說,白雪這技術,在咱們醫院年輕一代裡頭,是無人可比的了。」

副院長不由得讚歎了一句,立刻被白世賢警告的瞪了一眼。

幾個外科的醫生看着白雪手術,也露出了滿意的表情。可是在看到白世賢冷冷的眼神後,又低下了頭移開了目光。

「你想幹什麼?」

白老太太不悅的瞪了自己大兒子一眼,轉而看向手術間的孫女,若有所思。

今天她去了小兒子家,才知道原來他們一家四口,竟然擠在那麼小的房子里,而從來沒有看在眼裡的孫女白雪,竟然這樣優秀……

兩個小時以後,白雪完成了最後的縫合,她抬頭看了眼旁邊,一直給她遞工具的陳子樂。

陳子樂衝著她眨了下眼睛,白雪瞭然道:「好了,陳助理,接下來的清潔工作,交給你了。」

「好的,白雪醫生。」

陳子樂假模假式的跟白雪演戲,參與手術的實習醫生和護士紛紛犯嘀咕。

讓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廢物來做清潔,真的合適嗎?

可是白雪現在是主刀醫生,外面又有那麼多人看着,沒人敢在這個時候插嘴。

陳子樂悄悄垂下手臂,露出三根祖傳金針,分別在病人的耳尖、八穴、八風三處穴道,飛速的點刺了三下。

其手法速度,快到沒有人察覺。

不出五分鐘,張麗的面色已由潮紅蠟黃,漸漸轉為紅潤,臉上的紅瘡,也開始淡化。

陳子樂挑了挑眉,果然還是祖傳金針使得順手啊~

十分鐘後,手術完成。

張麗被推出來的時候,一群人都圍了上去,陳子樂悄悄的站到了一邊。

微笑着看白雪被人群簇擁。

她受了這麼多羞辱,也該有這一天了。

張成第一個湊上去看。緊跟着是白耀。

手術的時候,白耀一直祈禱手術失敗,最好讓病患的臉上再多長些紅瘡出來。

可是當他看到張麗那張臉時,立刻垂頭喪氣的退到了後面。

先前那些猙獰可怕的紅瘡不僅淡化了,就連病人的氣色都紅潤了起來。

「嘿!真是神了!我妹妹臉上的紅瘡已經淡了不少了!白醫生,您可真是神醫啊!」

張成不由得對白雪豎起了大拇指,連說話語氣都尊敬了許多。

「先前我那樣對您,都是我的錯,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吧!」

張成恨不得要跪下,被白雪笑着攔住了。

「救人本來就是醫生的天職,只是希望張先生以後還是了解的更清楚一些,再判斷一個人的好壞吧。」

「一定!一定!」

張成羞愧的連連點頭。

「好了,接下來再服用一些清熱解毒和幫助傷口癒合的葯,住院觀察十天後,沒問題就可以出院了,放心吧。」

「真的太感謝了!」

張成又連連感謝。

看的一旁的白世賢忍不住發酸了,從前都是他的兒子出盡風頭,什麼時候輪到老二那個窩囊廢的女兒了。

「白雪啊,一次手術不能代表所有,你以後的路還長,可不能驕傲啊~」

「不能驕傲的應該另有其人吧?我看白雪表現的就很不錯。」

白老太太忽然冷冷的開口,

「你給我閉嘴吧!」

「是,母親。」

白世賢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尷尬的往後站了站。

白老太太清了清嗓子,嚴肅道。

「今天當著大家的面,我要宣布一件事。白雪在手術中表現出了很高的專業水準,這三年,她在醫院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

白老太太說到這裡,副院長和幾位醫生都發自內心的點了點頭。

「是啊,這麼好的醫生,放在省中醫院早就是主治醫生了,就你們白家還在暴殄天物。」

張成因為見識了白雪的醫術,加上心裏的愧疚,忍不住幫白雪說話。

「所以我宣布,從今天開始,白雪晉陞為我院外科主治醫生,工資翻五倍,希望大家以後好好配合白雪醫生的工作!」

陳子樂聽的真真切切,白老太太特意在「主治」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而且,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特意看了白耀父子一眼。

他暗笑了一聲,以為這樣就算是給白雪補償了嗎?呵……

對於奶奶說的話,白雪只是禮貌的笑了笑,她目光越過人群,視線和最外圍的陳子樂對上,莞爾一笑。

陳子樂一怔,奇怪了,怎麼今天她笑的這麼好看?

眾人恭喜了白雪一番之後,就散開了。

陳子樂摸了摸鼻子,正準備功成身退的神隱時,被張老太太伸手攔住。

「這位小友不知道怎麼稱呼?」

陳子樂頓住腳步,禮貌的回答老人家。

「我是白雪的丈夫,陳子樂。張老太太,您叫我小陳就可以了。」

「陳小友,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希望你能答應。」

張老太太淡淡笑着,看着陳子樂的目光意味深長。

「如果能幫上忙,我當然願意。只是我一個普通人,真不知道能幫上您老什麼忙。」

陳子樂客氣的拒絕,誰知道張老太太精明的眨了眨眼睛,小聲道。

「陳小友真的只是個普通人么?小女那一身的紅瘡,其實是你那家傳針法治好的吧?」

陳子樂眉頭一稟,只好承認。這個張老太太果然不簡單,眼光毒辣。

「您老好眼力,晚輩佩服。」

張老太太對陳子樂這懷璧而不驕的謙虛態度很滿意,又繼續道。

「我知你現在想讓妻子出風頭,不過我這個忙,怕是只有小友能幫。」

《逆天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