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千門八將
千門八將 連載中

千門八將

來源:google 作者:酒鬼張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南一 蘇晴 都市小說

千門分八將,正、提、反、脫、風、火、除、謠而我是一個正將,也我這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踏上這條道路我希望用我自身的經歷能告誡大家,一步踏錯終身錯,遠離賭博!才是人間正道展開

《千門八將》章節試讀:

我叫沈南一,一個地道湖北漁民的孩子。

都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我從小生活在水邊,自然也不例外。

記得那是捕撈期的最後一網,起網的時間也到了傍晚左右。

在夕陽餘光的映照下,父親讓我鬆開綁在水灣入口左邊的漁繩,準備起網。

因為漁網太大,這個時候必須要全家人一起上,然後一點點的把漁網拉向岸邊。

在漁網拉到一半時,突然感覺手裡的漁網一下子變得特別沉重。

父親在旁邊喊道。

「加把勁,上大貨了!」

隨着漁網一點點的靠岸,可以模糊看到漁網中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可是我卻看着並不像大魚。

因為水面太平靜了,看不到一點魚在水利掙扎的痕迹。。

我看向父親,他好像也發現了不對勁兒。

「好像不太對勁,小心一點拉,注意水下。」

父親面色凝重,對着全家人招呼了一句。

聽到父親的話,全家人把目光投向了平靜的水面。

隨着漁網越來越靠近岸邊,我詫異的向父親喊道:

「爸,好像……好像是個人!」

這時我看向父親,顯然父親也注意到了這詭異的畫面。

但是父親並沒有說話,只是咬了咬嘴裏香煙的過濾嘴。

示意讓我們接着拉網。

隨着漁網一點點的靠岸,我感覺自己的心好像隨着拉網的節奏在猛烈的跳動。

等到能看清時,我們已經確定。

那就是個人!

這時,父親在一旁又催促了一句。

「加把勁,趕緊拉。」

等到漁網上岸後,父親不等把漁網解開,伸手就往那人的脖頸處摸去。

在短暫的感受後,父親面色一變,緊接着大聲喊着,

「南一快把網解開,人還活着!」

一家人七手八腳的解開漁網,父親開始在男人的胸口和腹部猛按。

一股股的水流,從那人口腔和鼻腔中湧出。

我打量着躺在地上的那個男人。

他的五官很立體,鼻樑很高,穿着黑色的襯衣和西褲,手腕上還帶着一塊銀色的鋼表。

這種打扮,在那個年代,絕對是有錢人才獨有的打扮。

畢竟我們這些漁民身上的衣服,都是破了補,補好了接着穿。

眼看那個人男人沒有好轉的跡象。

父親又往那個男人的嘴裏吹了幾口氣。

直到摸到他的鼻子開始出現呼吸時,這才放鬆了下來。

母親這時候在一旁向看向父親問道。

「這人算是救過來了,接下來呢?」

聽到母親的話,父親並沒有回答。

畢竟誰都不願意把這種來歷不明的人,往家裡帶。

可是農村人本性還是淳樸。

父親想了會,還是決定,先帶回家看看。

一家人七手八腳,費了好一番功夫,這才把他弄回家裡。

到了家,父親和母親忙着收拾今天的漁獲

而我正盯着鍋里的魚出神。

一陣劇烈的咳嗽將我拉回現實,我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

那裡正住着,父親今天救回來的那個男人。

聽到聲音,我也不敢貿然進去,我跑着告訴父親。

父親聽到後,就放下了手上的活計,匆匆往那個屋子裡趕去。

我壯着膽子,悄悄的跟着父親身後一起走了進去。

看到那個男人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

正靠坐在床頭上,一臉平靜的看着進來的我和父親。

良久之後,陌生男人先開了口。

「有煙嗎?」

我父親愣了愣神,從口袋裡掏出了他平時抽的白金蝶遞了一支過去。

那個男人接過煙,我父親又送過去火。

在點燃後,男人猛吸了一口。

不知道是因為身體沒好,還是受不了這種劣質香煙的刺激,他連連的咳嗽。

但還是又猛吸了一大口。

等一支煙抽完,他才主動說出了第二句話:

「大哥貴姓?」

「我叫沈軍,你叫我老沈就行。」

「沈大哥我叫韓天,謝謝你救了我。」

父親聽完,擺擺手說著不用謝。

隨意的攀談了幾句,父親就轉身出了門。

臨到門口時,父親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交代了一句。

「南一,去盛點魚湯過來。」

「好嘞。」

我應了一聲,就轉頭跑去盛湯。

等我端着魚湯回來時。

看到韓天的嘴裏還是叼着一根煙,雙眼無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扭過頭看着我笑了笑,我順手把手裡的魚湯遞給了他。

他接過來慢條斯理的吃着,我在一旁又重新開始打量起他。

韓天三十多歲的樣子,很瘦。

這也讓他的五官也顯得更加立體。

在給他遞碗的時候我發現,韓天的手很修長,而且白凈。

甚至比很多的女生手還要好看。

他的鼻樑很高,但是鼻尖有點回勾。

給人的感覺,不太好接近。

等着他吃完,我端着碗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忙了這麼久,我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端起碗就不停地往嘴裏送。

父親卻是小聲的對家裡人說道:

「你們都別對他太好奇,也別多問他。我感覺這不是一個我們小人物能惹得起的人。」

父親的一番話,不禁讓我又對屋子裡的韓天多了幾分的好奇。

就這樣過去了一個星期。

他還是和之前一樣話很少,他對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讓我給他再拿包煙。

晚飯的時候,我發現韓天正坐在桌邊和父親聊着天,父親笑的很開心。

我想湊近聽一聽,沒想到父親卻是瞪了我一眼。

我連忙坐正了身子。

那天晚上父親和韓天喝了很多的酒,到了後面兩個人已經開始稱兄道弟。

那感覺看着就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兄弟一樣。

第二天一早,父親笑呵呵的回到家。

看到父親這麼高興,我估計應該是碼頭那邊,給這次的漁獲結了賬。

父親臉上帶着笑意,對着韓天的屋子吆喝了一嗓子:

「韓老弟,今天我們好好喝點。也給你好好補補身體。」

一頓吃吃喝喝後,父親打着飽嗝,摟着韓天的肩膀。

「韓老弟,一會老哥帶你出去玩玩。」

我一聽說能出去玩。

連忙就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們身後,等走出了一里地。

父親回過身才看到我悄悄的跟在他們身。

當下臉色一沉,對我喝到。

「你來幹什麼,回去回去。」

「嘿嘿,爸,你們不是要出去玩兒嗎?把我也帶上唄?

看到被父親發現,我只好厚着臉皮在一旁央求。

可是說了半天的好話還是沒用。

一旁的韓天帶着笑意看了看我,我連忙對他擠了擠眼睛。

他這才出聲勸道。

「沈大哥,要不就讓南一跟着我們一起去吧。」

眼看韓天也在一旁勸說。

父親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而對我說道。

「帶你玩可以,不許給你媽說,不然我就抽你小子。」

我連連點頭,嘴裏一直保證不告訴我媽。

這才跟着父親,走上了最大的一艘漁船。

我認得這是碼頭張老闆的船。

每年捕撈季的漁獲,漁民們都是在這裡結賬。

一進到船艙里,還是熟悉的魚腥味。

和往日不同的是,今天還夾雜着濃濃的煙味。

這裡今天好像格外熱鬧,船艙里一大群人正圍在一個桌子前。

幾乎每個人嘴裏都叼着煙,手裡還拿着一把錢。

「借過借過……」

父親帶着我和韓天往裡擠了擠。

透過人群的縫隙,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在玩**。

每年的這個時候基本他們都會打牌,這個我也知道。

畢竟每年的捕撈季過後,可是鎮子上漁民們腰包最鼓的時候。

原來我也只是聽說,一直沒有見過。

畢竟沒有一個父親,會願意帶自己的兒子來這種地方。

濃郁的煙霧熏得我有點睜不開眼睛。

但是我還是看到了桌子中間那一堆花花綠綠的鈔票。

最小的面值是一塊,多的還有五十和一百。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 。

玩牌的人我基本也都認識,最中間的是碼頭的張老闆。

剩下的大多也都是和我家一樣,靠打漁為生的叔叔伯伯們。

「老沈,怎麼才來啊!快快快,上桌!」

「來了來了。」

父親笑呵呵的搓了搓手加入賭局。

我這才看了看賭桌上的人數,加上我父親足足九個人。

九個人的**,說實話不多見。

「韓老弟,一起玩兩把?沒錢我先幫你墊上。」

「不了沈哥,你玩就行。」

韓天笑着擺了擺手,拒絕了父親的邀請。

接着就站在父親身後,津津有味的看着這場賭局。

父親今天的運氣好像格外的好,開始第一把就拿到了一手A打頭的金花。

因為地域的原因,每個地方的**規則不同。

有的地方順子要比金花大,但是一般來說還是金花要大過順子。

最後一家和父親比完牌後,父親笑呵呵的收下了桌子上所有的錢。

我站在一旁,感覺比父親還要興奮。

保守的估計這一把,得贏兩三百。

現在看來兩三百可能不多,但是在九幾年,很多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才幾十塊錢。

父親收起了所有的牌,隨意洗了洗,便讓上家切牌。

上家坐的是鄰居劉伯,他象徵性的切了下牌。

父親就按照順尋慢慢發牌。

因為人多,我父親害怕發錯,手上動作就很慢。

坐在他對面的吳麻子一看這情況,嘴裏開始絮絮叨叨。

「老沈頭,你是不是撒網撒多了,這手怎麼哆哆嗦嗦的,哈哈哈……」

我一聽就來氣,這個吳麻子就是鎮子里的一個小地痞。

沒工作也不賺錢 ,每天就靠偷雞摸狗生活。

哪裡一旦有牌局,絕對跑的比兔子還快。

父親見吳麻子嘴裏不幹凈,不由得回懟到:

「你催什麼催,就那幾個偷雞摸狗掙來的錢,等不及輸了?」

吳麻子見父親生了氣,咂咂嘴不再說話。

牌發完後,由父親的下家說話。

等輪到父親這裡,前面已經是悶壓了十塊 ,如果看牌要吃的話,就需要二十。

父親想了想也跟着悶壓了十塊。

等到第二輪悶壓到父親這時,悶壓已經到了二十塊。

父親猶豫了下,選擇了看牌。

《千門八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