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體弱多病的我活成了太后
清穿:體弱多病的我活成了太后 連載中

清穿:體弱多病的我活成了太后

來源:google 作者:桃花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佟若雪 古代言情 康熙

末世女佟若雪穿越到清朝之後,代替了原本的孝懿仁皇后,成為了康熙的貴妃,為了吃飽喝足的生活,她扮乖賣痴,裝柔弱扮無辜,博得帝王的憐惜,最終成為後宮爭鬥中的勝利者,得以尊榮半生展開

《清穿:體弱多病的我活成了太后》章節試讀:

「傳什麼?」佟若雪又看了看首飾盒裡的那個紅玉鐲子,覺得也還不錯,「傳我囂張跋扈?心思惡毒?還是草菅人命?德不配位啊?」

「主子!」青禾一臉不贊同。

「好了好了,不過是一些流言蜚語,又不能讓我掉塊肉,且等着吧。」

看着佟若雪穩如泰山的模樣,青禾也漸漸放下了心。

主子都沒慌,說明事情盡在掌握之中,自己又何必先自亂陣腳呢?

是日,佟若雪抱病,太醫診斷乃是思慮過重、鬱結於心,開了幾副葯,但是治標不治本,還是要自己看開才好啊。

太醫院的陳太醫給佟若雪把了脈之後,對着乾清宮的康熙稟報了佟貴妃娘娘的病情。

說起來不是什麼大病,不過是心病而已,現在關於佟貴妃娘娘不把奴才的命當回事兒的事情,連前朝都有所傳聞。

後宮的女子們,個個都殺人於無形。

康熙心中惱極。

他想起來當日隨口一說,直接叫人打死了事,還是表妹求了情,說是為自己的名聲。現在只不過是將人拖回了慎刑司,就把表妹傳成這樣,如果當時直接打死了,怕不是還有更惡毒的話語?!

帝王一怒,誰都討不了好。

「這後宮,該整頓一番了。」

康熙喜怒不辨地說著,「梁九功,你親自去,把那些背後傳播流言蜚語的人都給抓起來,哪個宮裡,都不能放過。」

梁九功心中一頓,萬歲爺這是要大動干戈了啊。

「是,奴才一定辦妥。」

無論哪個宮,是指鈕祜祿貴妃那裡呢,還是佟貴妃那裡呢?

唉,無論哪個,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還是全心全意辦好自己的差事吧。

正如梁九功對康熙的揣測一樣,他確實對佟若雪心生疑慮。

不過他只是懷疑了一瞬,隨即就拋開了。

他很知道佟國綱、佟國維他們送女兒入宮的目的,就是為了當上一國之母,現在表妹自己的名聲壞掉了,離皇后之位就更遠了,因此不大可能是她自己做的。

康熙還真猜錯了,就是佟若雪自己做的。

雖然她是從後世穿越而來的,但因為那是末世,許多資料已經丟失,每天為了吃飽穿暖就已經用盡了全部心力,別說去學習一些文化知識了。

即使這樣,佟若雪也能從蛛絲馬跡中,察覺出來康熙隱藏着的那點心思,他不想讓母族的人,登上後位。

現在的佟家在康熙的偏愛下,有表面上花團錦簇,實則烈火烹油之勢。

看起來確實處尊居顯,但是一個帝王的東西,他給你就接着,不給的,伸手要就是你的不對了。

所以後位對於佟若雪來說,不是志在必得的,要想在這波譎雲詭的後宮裡生存下去,名聲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擺駕,去承乾宮。」

康熙聽罷陳太醫的診斷結果,臉色一瞬間就沉了下來,最初聽到這個謠言的時候,他是沒有放在心上的。

宮裡的主子哪個手裡沒有沾幾條人命,誰能想到,一個小太監的死,就讓有些人蠢蠢欲動,竟然想把一個如此惡毒的名聲扣在自家表妹身上,簡直豈有此理!

這是不把自己這個皇帝放在眼裡啊。

「表妹,你安心休養,那些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隔着一道鴛鴦戲水的屏風,康熙的身影若隱若現。

佟若雪的聲音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活潑與輕快,即使這樣,她依舊十分體貼:「都是我這身子不爭氣,讓表哥擔憂了。」

「胡說!你是朕的表妹,是朕愛護之人,何須如此?好好養病,什麼事情都有朕呢。」

康熙不愧是皇帝,他喜歡你時,情話說的一套一套的,要是不知事的小姑娘家家的,怕是早就陷入他編織好的情網裡了。

「雪兒何德何能,有表哥如此愛護。」

佟若雪感動不已,用充滿溫情地語氣訴說著自己的情意。

哪怕隔着屏風,康熙也能感受到床上那個女人如有實質的眼神,彷彿眼前的自己,就是她的全部。

這不免讓康熙心裏一動。

後宮中,這樣的眼神與情意,他見得多了,早就無動於衷了。

不過等放在自己表妹身上,就又有一些不同。

因此他的語氣越發軟和了,還順着佟若雪的話說了下去,「雪兒不必妄自菲薄,你是個好的,朕心裏都清楚。」

兩個人情意綿綿地說了會兒話,康熙就離開了。

他可不是會委屈自己的人,佟若雪抱病不能侍寢,康熙自然要去找能伺候自己的人。

不過宮裡這幾日的傳言,延禧宮、鍾粹宮都摻和了一腳,還是去李氏那裡看一看吧。

畢竟她的祖父李永芳在軍事上還是挺得用的。

啟祥宮裡,李氏正攬鏡自憐。

她雖是漢軍旗出身,但祖父是漢將撫西額駙李永芳,這滿後宮裡,誰能比得過自己的出身,哪怕是出身鈕祜祿氏的貴妃,也不過是沾了個大姓的光。

再加上長相也不差,為什麼萬歲爺就是不寵愛自己呢?

「主子,主子,萬歲爺來咱們啟祥宮了!」

翠心帶着驚喜與慌亂的聲音驚醒了李氏。

「真的嗎?萬歲爺真的來了?我就知道,萬歲爺心裏是有我的,其他人不過都是貪個新鮮罷了。」

李氏喜極而泣,「快快快,快給我梳妝打扮,我可要好好以最美的姿態迎接陛下。」

翠心脆生生地應了一聲「是」。

主僕兩人歡天喜地地準備着。

御輦已經到了啟祥宮大殿外面。

禁鞭響起,李氏帶着幾分激動,幾分羞澀,出去迎接康熙。

「嬪妾拜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李氏嬌滴滴地行了一個半蹲禮,一邊還撩起眼睛對着康熙暗送秋波。

「起身吧。」

康熙抬抬手,就徑直往內殿走去。

他剛剛有一瞬間的愣神,聽見熟悉的「嬪妾」二字,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表妹。

表妹她實在是太過謹小慎微了,非說什麼還沒舉行冊封大典,不好稱呼「臣妾」,遵規守矩,又處處妥帖用心,實在很合乎自己的心意啊。

「……萬歲爺,您說好不好啊?」

等康熙回過神,就聽見李氏說話的尾巴。

「此事容後再議,你不是喜歡那個石榴簪子,梁九功,去,給你李主子找來。」

為了不讓李氏看出自己的走神,康熙強行轉移了話題。

李氏本來很不滿康熙對自己的拒絕,不過很快就高興下來。

那個石榴樣式的簪子,她想要好久了。

不僅因為那個簪子款式新穎好看,最重要的是石榴的寓意:多子多福。

在這後宮裡,光有寵愛還不夠,還是要有一個孩子,才是上上之策。

「是,嬪妾多謝萬歲爺賞賜。」

那根簪子,萬歲爺就這樣賞賜給自己了,是不是意味着,萬歲爺也想要一個屬於他們兩個的孩子。

一想到這,李氏就忍不住面露緋色。

「萬歲爺的心裏啊,還是有主子的,這根簪子如此珍貴,萬歲爺都賞賜給主子了,可見主子的的確確是被萬歲爺放在心上了呢。」

翠心一邊拿着篦子替李氏梳着頭,一邊笑着奉承。

李氏揚起了脖頸,高傲的像只白天鵝,一邊撫摸着自己的肚子,輕聲說道:「只要有一個孩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主子想的事情,一定會得償所願的。」

養心殿里,看着那些不知所謂的摺子,康熙強忍着怒氣,最後忍無可忍直接把桌子上的茶碗給摔了。

清脆的響聲叫養心殿里伺候的人嘩啦啦地跪倒一大片。

「豈有此理,簡直豈有此理!」

康熙憤怒至極,這幫子大臣,朝廷養着他們,是為了朝政大事,為國為民,可不是讓他們一群眼皮淺的人盯着自己的後宮看的!

「梁九功!」

「奴才在。」

「去,把那些宮裡傳這閑言碎語的人,都拉到慎刑司去,朕倒要看看,朕想護着一個人,誰敢阻撓。」

康熙的怒火已經平復了下來,只不過這冰面下的暗流涌動,實在讓人心驚。

梁九功的背都被冷汗打**,卻一動不敢動。

哎呀,也不知道是誰在這找不痛快,是腦子不夠清醒嗎?萬歲爺這幾年天威愈發難測,大權獨攬,自然容不得別人放肆。

梁九功雖然心中想着也不知是誰撞到了刀口上,但是此時卻不免心疼起自己來。

真是,什麼禍事都讓自己這個小小的奴才擔著了,命苦啊。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裏,宮裡人人自危。

誰也想不到,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流言,竟然會鬧到這種地步。

不明真相的人,都在心驚皇上對佟貴妃的寵愛,一邊感嘆一邊羨慕。

只有幾個少數的明白人,心裏清楚,這件事情已經成了皇上和前朝大臣們的博弈,不論是誰,哪怕不是佟若雪,也會被護得好好的。

永壽宮裡,鈕祜祿氏把自己手裡的帕子都快揉爛了。

這個佟若雪,倒是好運氣,雖然名聲受點損,但是也受到了帝王的維護,而且這名聲,在打死了那麼多宮人之後,宮裡上下再也沒有人敢議論了。

以後再找個噱頭,彌補一下,名聲很快就恢復了。

鈕祜祿氏氣佟若雪如此幸運,更氣自己竟然為她人做了嫁衣裳,不僅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還沾了一身腥。

太皇太后本來一聽到那流言,心裏就一樂,這可真是個天賜良機啊,立馬打算叫人把佟若雪召到慈寧宮來,訓斥她一頓。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傳召,那佟貴妃就病倒了,太皇太后覺得晦氣極了,這體弱多病的,哪裡是一個合格的後宮嬪妃該有的樣子?

於是只好怏怏不樂地放過了她。

按理說,太皇太后這麼大年紀的人了,也不該與一個小女孩兒計較,但她就是看不慣佟貴妃那樣子。

一方面是因為康熙的偏愛,她想壓一壓佟若雪的氣焰,另一方面,大概就是天生的吧,因為佟若雪的模樣,和那個讓順治皇帝放棄江山只為美人的董鄂妃,有幾分相似。

不是長相上,而是氣質。

都是那種弱風扶柳的嬌嬌,不過佟若雪的柔弱里,帶着一絲堅韌,那是只有經歷過末世的人,充滿了對生命的渴求,才有的那種骨子裡帶着的韌勁兒。

太皇太后嘆了口氣,想着自己孫兒這兩日在朝堂上鬧出來的動靜,不禁感到萬分無奈。

罷了罷了,自己也老嘍,就隨他們折騰去吧,只要這大清的江山穩穩噹噹的,自己這個老婆子,也就不摻和了。

「主子,咱們宮裡邊,有兩個小宮女,被帶走了。」

青衣輕聲說道。

「哦?沒想到咱們宮裡也有啊,老老實實的,不好嗎?」

佟若雪裝模作樣地感嘆了一句,就開始研究起自己的新衣服了。

前兩日,康熙覺得她受了委屈,於是十分大手筆地賞賜了兩匹稀罕的料子,是地方那邊進貢的雲錦,顏色花紋都很漂亮,佟若雪一眼就喜歡上了。

「一匹做成旗裝,另一匹,容我想想吧。」

青禾輕手輕腳地捧着那匹深色的布,聽到主子的吩咐,心裏想着一定要好好保存這麼珍貴的布匹。

佟若雪在自己身上比划著,說把腰身掐一掐,再把袖口的地方,綉一些墨蘭。

小圓去了內務府造辦處,不一會兒功夫就領了一個綉娘過來。

「這布匹貴妃娘娘很是喜歡,說是希望你們能好好做,到時候,賞賜肯定是少不了的。」

青衣和那綉娘說著話,隨手拿出一個荷包塞給對方。

「是,是,奴婢們一定不負貴妃娘娘所託!」

綉娘激動不已,現在宮裡誰不知道,貴妃娘娘可是炙手可熱的主兒,能為貴妃娘娘辦事,是多少奴才擠破了頭,都想得到的機會。

萬一一朝入了貴妃娘娘的眼,那可真是祖墳冒青煙,走大運了。

「燉一碗蓮子羹,我要去養心殿。」

佟若雪想着,病了好幾日了,也該好起來了,不然這宮裡,不知道又要傳成什麼樣子了。

聽聽,就自己抱病這幾天,還有一些人在背後嚼舌根子,說自己身體不好,更過分的,還有說自己短命的。

女人吶,嫉妒心強的可怕。

《清穿:體弱多病的我活成了太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