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 連載中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

來源:google 作者:張點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忻 鍾傾

「是喜歡的女孩,在追」一見傾忻➕一見鍾秦可愛甜豆VS腹黑玫瑰娛樂圈未來影帝VS他的可愛小同桌高考結束的第二天,在鍾傾家門口坐了一夜的秦忻終於等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什麼?被狗仔拍到了?秦忻竊喜,正好省的他再找別人拍【鍾傾只想好好的讀個書,做個普通人,卻沒想到被天降大禮包給砸中——一個過了氣的十八線小明星】【秦忻病好之後只想做條鹹魚,順便再好好立一波自己的人設,就是在他同桌眼裡他好像就是個透明人,他想什麼鍾傾都知道】「從小到大所有人都在告訴我怎麼討好別人,只有她告訴我要對自己好」——秦忻展開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章節試讀:

西湖市的天總是反覆無常,等到放學時分窗外已經下起了瓢潑大雨。

學校里的小賣鋪也擠滿了買傘的同學。

惠玲玲關心女兒,特意給鍾傾在學校里也準備了一把雨傘。

鍾傾中午和秦忻坐在一起因為拘束也沒吃幾口,所以在路過小賣鋪時便想進去買個烤腸先墊墊肚子。

她一進去便看見秦忻站在賣傘的架子旁邊。

「同學,你能把這把傘讓給我嗎?我家離學校太遠了,雖然阿姨說等會兒就補貨,但是店裡人這麼多肯定還要再等一會兒,我回家太晚爸媽會罵的。」

下一秒鐘傾便看見一個同學站在了拿着最後一把傘的秦忻面前。

「沒關係,同學你先買吧。」

秦忻遲疑了一會兒,卻還是帶着笑將傘遞給了那個同學。

同學拿到傘便只說了一聲謝謝,空留秦忻一個人站在原地。

鍾傾見他這幅樣子嘆了口氣,頗有種望子成龍卻未成的勞累感,無奈的向他走了過去。

秦忻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剛想冒雨回家就看到了正向他走來的鐘傾。

「鍾傾?」

「走吧。」

鍾傾看着秦忻並未多言,只是引着他走到了小賣鋪門口。

「你個子高,你撐傘吧。」

鍾傾看着身旁一米八幾的秦忻,想着要是自己撐傘估計就只能保證秦忻的肩膀不**。

「啊?」

秦忻沒想到鍾傾會這麼說,一時間在原地有些手足無措。

鍾傾見他這幅樣子便把傘硬塞到了他的手裡。

「好的。」

秦忻看着手裡的傘反應了過來,笑着將傘撐開。

這次他的眼底也捎帶着暖了些。

雨很大,兩個人走在一起也很拘謹,在本就小巧的傘里還隔了不遠的距離。

鍾傾看見秦忻的肩膀濕透一半後便指了指路邊的甜品店:

「雨太大了,我怕水坑裡的水會濺到我的腿上。」

鍾傾不習慣關心男生,所以只能拐彎抹角的說話,帶着許多的彆扭。

秦忻的左肩感受到了涼意,自然是知道了鍾傾的用心,於是便順着鍾傾的話說了下去:

「剛好,為了感謝你今天讓我蹭傘,我請你吃甜品吧。」

兩個人說著就一起走進了一旁的甜品店。

雨大且又在學校旁邊,店裡自然是坐着不少的學生。

雖然戴着口罩,但傲人的身高和清透的雙眼還是讓秦忻鶴立雞群。

鍾傾一直知道秦忻的樣貌優異於常人便徑直往二樓的方向走去。

是掃碼點餐,秦忻拿出手機的時候順便看了一眼自己的餘額。

鍾傾看到秦忻掃完碼之後手指的多番操作,又想起了昨天晚上惠玲玲說的話便反應過來了個大概。

還好開在學校旁邊的店不會太貴。

她的手一直往下滑,直到挑了一個最便宜的蛋糕。

秦忻這個時候也切回了點餐畫面,看到鍾傾選的蛋糕價格便皺起了眉:

「這個會不會太小了?」

秦忻看着連照片都比別的小一圈的蛋糕放下了手機。

鍾傾沒想到秦忻會這麼認真的問她,腦子裡開始瘋狂的編起了說辭:

「女孩子還是要保持身材的。」

「你又不胖,沒必要。演戲的那些年我看過太多瘦成骨頭的女演員,還是你這樣的最健康。」

秦忻說著便重新拿起了手機,選了個最貴的,然後就不顧鍾傾的阻止立馬下了單,付了賬。

鍾傾看他這個樣子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變的悶悶不樂起來。

蛋糕拿上來之後她也是只吃了自己選的那個。

「你不喜歡吃巧克力嗎?」

秦忻看著鐘傾只吃那個小蛋糕便把大的蛋糕往鍾傾的面前送了送。

我喜歡,我最喜歡吃的就是巧克力蛋糕!

鍾傾在心裏吶喊着,但在嘴裏化成話的卻只有平淡的一句:

「巧克力太容易胖了。」

我壓根就沒覺得自己胖……我只是不想你花太多錢。

想到這裡鍾傾越發的難受,再想起這兩天秦忻種種行為,實在是憋的難受,於是便低下頭一口氣說道:

「鍾傾,你沒有欠任何人,所以也不用討好任何人。」

秦忻聽到鍾傾的話眼裡布滿了屏障,被鍾傾一語道破的他彷彿赤身站在大火里,看着自己一點點被侵蝕,最後只剩下一顆心臟。

「我沒有……」

秦忻慌張的放下勺子,剛想換上那幅不達眼底的笑意便被鍾傾率先出言打斷:

「你看似珍貴那些情書,但是一出校門就把它們全都丟進了垃圾桶里。」

「下午上課你明明抗拒和那個女生坐在一起卻沒有和她直說後面還有座位。」

「剛剛小賣鋪買傘,明明是你先拿到的傘卻還是把傘讓給了別人,打算自己淋雨。」

「剛剛點蛋糕的時候明明你都沒有多少錢了,卻還是一定要點最貴的那個蛋糕,可我只是借你撐了下傘而已,完全不用這麼昂貴的謝禮。」

「還有我今天中午說的你昨天不直說,只是默默拿東西阻止別人和你坐一起的行為。」

秦忻越聽鍾傾說的話拳頭便握的越緊,別的鐘傾都說對了,就是請蛋糕的這一樣。

秦忻感覺鍾傾好像誤會了什麼,但他剛想要解釋便看見鍾傾抬起了頭。

她臉上的那一滴薄淚彷彿給她整個人都罩上了一團霧氣。

秦忻獃獃的看著鐘傾那滴薄淚滑到了下頦。

他抽了一張紙就要遞過去,可是鍾傾並沒有理他,只是拿手背抹去了那滴淚。

「秦忻,你不這樣一定會過的更好的。」

鍾傾說完這最後一句話像是想起了什麼,只看着窗外的雨。

「雨小了很多,我們走吧。」

鍾傾已經無心再吃甜點,麻煩服務員幫忙打包之後便向樓下走去。

秦忻見狀連忙拿起傘跟了上去。

或許是因為時間太晚,也或許是雨小了,一樓的學生也紛紛向外面走去。

好在人多鍾傾被擋了擋,秦忻能夠在她出門之前趕到她身邊,為她撐開了傘。

兩人一路無言,進了小區大門鍾傾的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她停下了腳步,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是惠玲玲打來的:

「喂?怎麼了老媽。」

「……」

「進小區了。」

「……」

「秦忻嗎?」

鍾傾說著轉頭看了一眼秦忻,

「他現在在我身邊,今天外面下雨他沒帶傘,所以我們就一起回來了。」

「……」

「嗯。」

鍾傾等到惠玲玲掛了電話之後就轉身看向了秦忻。

「我媽說想請你和李奶奶到我們家吃飯。」

秦忻想起剛剛在甜品店裡的事情就下意識的想要拒絕。

「今天太晚了,要不……」

「我媽說李奶奶已經在我們家了,你媽媽也是……」

秦忻的話還沒說完鍾傾就迫不及待的出言打斷,

她不想讓秦忻覺得她小肚雞腸。

可是聽完鍾傾的最後一句話秦忻不想去鍾傾家吃飯的原因就變了。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