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如何沒有你
如何沒有你 連載中

如何沒有你

來源:google 作者:一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付歆 現代言情 顧澤清

付歆的爸爸死了兩個罪魁禍首卻在同一天結婚!她捧着父親遺像,披麻戴孝直奔婚禮現場!展開

《如何沒有你》章節試讀:

現場有不少人認識她,見狀都怕擔責任,只能放行。
婚禮進行到一半,神父看着顧澤清:「顧先生,你願意娶陸小姐做你的妻子,和她攜手到老,共度一生嗎?」
眾人滿懷期待,被詢問的人卻沉默不語。
顧澤清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他知道自己應該笑着對神父說『Ido』並親吻自己的妻子。
可是他無法做到,因為他滿腦子都是付歆絕望的眼神。
見他晃神,陸詩怡心中焦急,輕聲提醒:「澤清,說話啊!」
顧澤清和她對視,正要開口,一聲凄厲的質問從身後傳來。
「顧澤清,你為什麼要害死我爸?!」
付歆不知何時來到了教堂的正中央。
在場的眾人被這突髮狀況弄懵了,獃獃的看着她緩慢上前。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顧澤清。
他習慣性的擰眉:「你胡說八道什麼?!」
「胡說八道?」付歆怒極反笑,舉高了父親的遺照,「你覺得我會開這種玩笑?」
她不會,顧澤清比誰都清楚付盛對她的重要性。
他看向助理,助理連忙上前:「顧總,是真的,醫院剛剛發來了通知,我想婚禮之後再通知您的。」
顧澤清蹙眉,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之前他一直都會盯着付盛的情況,只是最近因為忙着籌備婚禮,他確實疏忽了這件事。
「你不是說,只要我走了,就會好好照顧我爸的嗎?」付歆一步步上台,「我問過了,是你放棄治療,他才會病情惡化而死的!」
顧澤清沉着臉:「這件事稍後再說,你立刻給我離開!」
「我離開,讓你繼續婚禮?」付歆冷笑,「不可能,我今天就要討回公道!」
「你……」
「澤清……」
爭執間,陸詩怡忽然拉住了顧澤清的手臂,一臉痛苦,「我的頭好暈,我……」
話音未落,整個人便倒在了他的懷裡。
顧澤清臉色一變,迅速抱起陸詩怡:「叫救護車!」
「顧澤清!」付歆拉住他,卻被毫不留情的一把推開,「付歆,詩怡要是有什麼事,我饒不了你!」
付歆摔倒在地,一陣劇烈的腹痛瞬間席捲了她。
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虛化,她感受到自己的意識在慢慢剝離……
......
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付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
腹部的疼痛已經消退,整個人沒什麼力氣。
「你醒了?」一杯水遞到她的面前,「喝點水。」
說話的人是顧浩洋,顧澤清的弟弟。
見到他,先前的記憶瞬間湧現,付歆掙扎着想要坐起,卻無力的跌倒。
顧浩洋按住她:「別激動,你有先兆流產跡象,現在需要卧床靜養。」
「你說什麼,我懷孕了?」付歆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傻了。
「兩個多月了,你不知道?」顧浩洋有些意外。
付歆確實不知道。
這幾個月,她除了擔心父親的身體,還要應付顧澤清的羞辱,根本沒有注意到身體的變化。
輕撫平坦的小腹,她心情十分複雜。
這要是以前,她肯定欣喜若狂。
可是現在,顧澤清害死了她的父親,她要如何處理這個孩子?
見她不說話,整個人像個沒有生氣的破布娃娃,顧浩洋心痛如絞。
「你好好休養,醫生說了是雙胞胎,更要注意。」
「你放心,如果大哥不管你和孩子,以後我來照顧我你們!」
他從小就喜歡付歆,但她心裏卻只有大哥,所以他自請去海外分公司,想成全他們。
早知道大哥會這樣對待阿歆,他就應該努力爭取,而不是不戰而退!
可無論顧浩洋怎麼安慰,付歆始終不聲不響,甚至不吃不喝,只是抱着她父親的遺像無聲的流淚,一哭就是一個下午。
「阿歆,別哭了,你這樣眼睛會哭壞的。」顧浩洋不忍她這麼折磨自己,不太甘心地道出真相:「其實同意書不是大哥簽的。」
付歆不信:「不用安慰我。」
顧澤清有多無情,她最清楚。
「我沒騙你,院長是我同學,我帶你去問他?」
他的表情不像在說謊,付歆一片死灰的心又燃起了一絲火苗,也許她可以從中得到父親死亡的真相。
「你先吃完飯,我就帶你過去。」顧浩洋端起飯碗,開始喂她吃飯。
看着肉末茄子,付歆忍不住又想哭,因為她愛吃,這道菜就成了父親的拿手菜。
含淚吃完,顧浩洋依言帶她去見院長。
在路上,他們遇到了帶着陸詩怡的顧澤清。
「陸小姐的精神狀態不是很明朗,會下意識的做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顧總您提到的簽署協議這件事,就是陸小姐在受刺激的情況下造成的……」
他們又說了什麼,付歆已經聽不見了。
她只知道,是陸詩怡害死了父親!
付歆怒極,沖了上去:「陸詩怡,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怎麼這麼狠毒?!」
可還沒等她走近,就被顧澤清攔住了:「你又發什麼瘋?」
「她害死了我爸,你說我發瘋?」付歆想要越過他去抓陸詩怡,卻被推開。
還好顧浩洋及時接住了她,這才沒有摔倒。
「哥,你別太過分了。」顧浩洋看不下去了。
他一開口,顧澤清的臉色更難看了,冰寒的視線落在顧浩洋抱着付歆的手上,彷彿要將它看穿。
醫生趁機與陸詩怡快速對視一眼,轉身離去,他臉上的表情不太自然,分明有鬼!
付歆忽然想明白了,指着陸詩怡:「你沒病,你是裝的!」
陸詩怡嚇了一跳,拉着顧澤清,一臉不知所措。
「付歆,別以為你父親去世了我就會縱容你!」顧澤清擋在陸詩怡身前,對付歆不假辭色。
付歆冷笑:「你何曾縱容過我?」
她現在連傷心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覺得無比的疲憊。
「你不相信是嗎,那就讓警方來鑒定陸詩怡到底有沒有病。」
她拿出手機,剛要按下號碼,卻被顧澤清一把搶走,丟進一旁的池塘。
「夠了,就算詩怡是故意的,也是你欠她的!」
她欠了陸詩怡什麼?
到底誰欠誰的?!
真是可笑至極!
付歆緊咬下唇,自知辯解也是徒勞。
「我不欠任何人,沒有人可以傷害我的家人,我會找到證據,讓兇手付出代價!」
她最後看了陸詩怡一眼,目光清冷。
陸詩怡被看的渾身發毛,心中警鈴大作:「澤清,不是我,阿歆她誤會我了!」
「付歆。」
顧澤清叫住了想要離開的女人。
「如果你敢傷害詩怡,我不會放過你!」
付歆停住腳步,無力地牽了牽嘴角:「隨你。」
父親已經不在了,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眩暈感持續襲來,付歆不想在他面前倒下,愣是歪歪斜斜從他眼前走開。
她要告他們,她一定要把這對兇手送進監獄!

《如何沒有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