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沈明輝
沈明輝 連載中

沈明輝

來源:外網 作者:沈七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沈七夜 都市言情

,沒出息也就算了,還弄一本假證來糊弄我們,真當我們沈家的人不懂嗎?""老三真是瞎了眼啊。"這些人中有沈家的長輩,也有沈家的小輩。都說人死為大,但是這些這句話放在沈家人的身上,卻一點都不合適,說起葉陽的養父毫不留情。"叔叔,伯伯們,你們總不能因為沈明輝的一句話,就斷定沈七夜沒有當過兵吧?""沈明輝又沒有當過兵,他怎知軍中的事情。"林初雪的美眸從諸多長輩身上掃過。沈七夜的養父,對林初雪家有大恩,也正如此,她才會嫁給沈七夜。而且沈七夜的養父臨終之前,一直都是林初雪在照顧,她一直都將沈七夜的養父,當成了展開

《沈明輝》章節試讀:

第二天大早,沈氏集團的門口人群涌頭,沈明輝站在了第一個。
如果沈長生不在,沈家這些米蟲哪個不是中午到公司的,但是今天是烏華市沈家來拜訪的日子。
烏華市沈家比東海市沈家資產足足多了好幾倍,沈家的這些子弟都想露頭。
”沈七夜還想回沈氏集團上班,他也配!給他一口飯吃,讓去他當保安就不錯了。 ”
”是啊,林初雪只能是屬於大哥的,大家說是不是。 ”
兩個沈家的小輩一起鬨,門口頓時鬧哄哄起來。
沈家的子弟都看出來了,沈氏集團早晚是要落在沈明輝的手上,他們抓住機會就拍沈明輝的馬屁。
沈明輝得意笑道: ”這種事,私下裡說說就好了,不要太張揚。 ”
”大哥,你這麼謙虛幹什麼,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的人事情。 ”
還是那個小輩說道: ”爺爺既然讓林初雪給你當秘書,那說明爺爺也有這一層意思。 ”
沈明輝笑意更濃: ”這個還要爺爺點頭才行啊,雖然沈七夜是個養子,但他的名字終究在族譜上,不能做的太難看。 ”
”林初雪來了! ”
不知誰喊了一聲,只見林初雪與沈七夜一起下車,經過昨晚的事情,林初雪對沈七夜的印象,有了直接的改觀。
兩人一路有說有笑,沈明輝的臉色變得鐵青起來。
”林初雪怎麼還沒跟沈七夜這個廢物離婚啊?這太不合常理了。 ”
在沈家子弟的心目中,沈七夜就是廢物,現在他回來了,林初雪不是應該立馬跟他離婚嗎?
怎麼兩人的關係,反倒變得越來越好了?
”別說了,讓初雪聽見了,又該生我氣了。 ”
”沈七夜這種廢物,也想跟我爭林初雪,看我怎麼弄死他。 ”沈明輝冷笑一聲。
沈家的子弟個個嘎嘎笑起來。
不久,沈長生也來了,烏華市沈家混的比東海沈家要好,而且烏華沈家算是他的遠房堂哥,於情於理他要都站在門口迎接。
”爺爺,來了來了。 ”
沈明輝大叫了一聲,沈家子弟皆是用一臉羨慕的,看着烏華市沈家的車隊。
打頭的是一輛勞斯萊斯,後面跟着幾輛奔馳S600,這氣場直接比沈長生這一脈強了數倍。
”堂哥,你來了。 ”
沈長生帶隊上去迎接,沈明輝等小輩也急忙上前叫了一聲堂叔。
沈長春,烏華市沈家的家主,他與沈長生同為 ”長 ”字輩,卻領頭帶人來拜訪沈長生這一脈沈家人,算是給足了面子。
沈明輝虛榮心爆棚啊。
”沈七夜你看見了沒,這就是我們沈家家族的實力,而這一切都跟你這個養子沒有半毛錢關係。 ”
臨近門口之前,沈明輝又狠狠的奚落了沈七夜一把,等到他回頭見到烏華市沈家人,又是一路討好,那模樣像極了漢奸。
”沈七夜,你幹嘛不證明給他們看,你真的當過兵! ”林初雪憤憤不平的說道。
如果沈七夜那一身的傷都不是的話,那全國都沒人比他更有資格了。
”初雪,你希望我用脫衣服的方式證明自己? ”沈七夜笑道。
這話聽的林在雪俏臉一紅。
如果要讓沈明輝等人相信沈七夜是真的當過兵,那只有脫了衣服,未免太末流了。
”七夜,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的,我們也進去吧。 ”
但是沈七夜與林初雪進到會議室時,整個會議室都坐滿了人,一邊是東海市沈家,一邊烏華市沈家,全場就剩下一張椅子。
沈七夜坐下,那林初雪就要站着了。
”初雪,你穿着高根鞋太累,你坐,我就站在你旁邊。 ”
說著,沈七夜將椅子拉開,讓林初雪坐下,這讓她心中一暖,心想: ”沈七夜還有溫柔的一面? ”
”長生啊,雖然我們兩家是同根同源,但是以前怪我疏忽,連自家的子侄都不認識。 ”
簡單的噓寒問暖一番後,沈長春對沈長生說道: ”你快幫我介紹介紹,我們沈家的這些青年才俊。 ”
”堂哥,這位是我的長孫沈明輝。 ”
沈長生開始逐一介紹,每個被介紹到的人都跟被打了雞血似的,站起來問好。
沈明輝是長孫,自然被沈長生重點介紹,他覺得自己今天真是出盡了風頭。
”那站着的這位是? ”沈長春一臉迷惑指着沈七夜問道。
等到所有人都被介紹完,連林初雪都是以孫媳的名義被介紹,卻偏偏沈七夜被遺忘了。
”一個不成器的東西。 ”
見沈長生都說的這麼直白,沈長春也不好再問下去,拉住沈長生,語重心長的說道: ”長生,我們這是有多少年沒見了? ”
沈長生回憶道: ”堂哥,我們得有小三十年沒見了。 ”
沈長春重重的點頭: ”是啊是啊,都三十年了。 ”
”你不會怪我一直沒來看你吧? ”
沈長生哪敢要這臉,急忙說道: ”堂哥,你說的這叫什麼話,我們哥倆誰跟誰。 ”
”你在烏華市攤子鋪的這麼大,日理萬機,哪有功夫來看我。 ”
”要看,也是我這個做弟弟的去看你啊。 ”
見沈長生並沒有怪罪的意思,烏華市沈家這邊,皆是聳了一口氣啊。
說來也奇怪,今天烏華市沈家來的大多都是女人,而且個個面容姣好,她們拉着沈明輝求加微信,那模樣恨不得發生點什麼似的。
沈明輝直接就飄了。
沈長春也鬆了一口氣: ”長生,那你趕緊介紹那位沈領導吧。 ”
沈長生一戀迷惑: ”大哥,哪位沈領導? ”
”咱們新市的新領導啊,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姓沈,你就別藏着耶着了。 ”
”大哥知道這些年,冷落了你,但接下來咱們兩家就是一家人了。 ”
”我打算出巨資與沈氏集團成立一個新公司,共同開發新市,你放心,大頭讓我們烏華市沈家來出。 ”
沈長春噼里啪啦一通說,倒把沈長生給說呆住了。
沈氏集團能弄到的消息,烏華市沈家當然也能弄到,他們一聽那位姓沈,立馬舉家來拜訪沈長生,而且帶的都是沈家的美女。
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沈長春與沈長生這一對老哥倆都想到一塊去了。
沈長生直接呆住了: ”大哥,我一直以為那位是你們那一脈的人。 ”
沈長春的臉立馬拉了下來: ”長生,這種打事可不能開玩笑,那位,真不是你們東海市這一支的? ”
沈長生苦笑: ”大哥,真不是,如果那位是我們家的,我們沈氏集團至於混的這麼慘嗎? ”
這種謊話,沈長生可不敢亂說,遲早是要穿幫的。
但是見到沈長生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烏華市沈家卻是炸鍋了。
”原來是個烏龍啊。 ”
”我就說嘛,東海市沈家混的這麼差,那位怎麼可能是東海市這一支的。 ”
”爺爺,我下午還要去相親呢,我就不在這裡浪費功夫了。 ”
沈長春絲毫沒給沈長生這一支留半點面子,起身告別: ”長生啊,那我們改天再聚。 ”
說著,他直接帶人揚長而去。
沈氏集團的會議室,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外公,明輝哥,你們這是幹嘛呢? ”
姜萌萌姍姍來遲,見氣氛不對,立馬問道: ”烏華市的叔公他們人呢,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些親戚呢。 ”
”欺人太甚! ”
嘭的一聲,沈長生怒拍桌子吼道。
好歹是宗親,兩家同宗同源,沈長春這是在他頭上拉屎拉尿啊。
沈明輝生怕被姜萌萌牽連,立馬將事情的經過說一遍。
姜萌萌趾高氣揚的說道: ”走就走唄,烏華市沈家,早晚會被我們東海市這一支踩在腳底下。 ”
”萌萌,話不是這麼說,叔公那邊是上市公司,我們這一支怎麼跟他們比啊。 ”沈明輝嘆氣的說道。
”是啊萌萌,叔公的座駕是勞斯勞斯,憑什麼跟人家比。 ”
沈家的直系皆是唉聲嘆氣,無力反抗的樣子。
將眾人的表情看在眼裡,姜萌萌直接跳上會議桌宣佈道: ”就憑那個新領導,是我們東海市沈家的人。 ”
沈長生猛的抬頭: ”什麼? ”

《沈明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