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深情已遲暮
深情已遲暮 連載中

深情已遲暮

來源:google 作者:姜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瓷 現代言情 陸禹東

姜瓷是半夜醒來的,渾身酸痛說起來沒人相信,昨晚,她和陸禹東睡了她是第一次,沒什麼感覺,就是痛唯獨讓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陸禹東的胡茬划過她的面龐時,....展開

《深情已遲暮》章節試讀:

新東集團離學校遠,姜瓷為了上班方便,在公司附近和人合租了一套兩居室。

姜義現在一個人住着媽的房子。

周六。上午十點。

陸禹東在姜瓷的小區接上姜瓷。

姜瓷也應陸禹東的要求,打扮得挺得體的,白色T恤,一件紅色短裙,白色板鞋,看起來年輕又朝氣,年輕人,怎麼打扮都好看。

這次陸禹東沒有自己開車,他和姜瓷並排坐在後面。

姜瓷上車的時候,陸禹東只是瞟了她一眼,什麼都沒說。

車上了高速,姜瓷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兒:她和陸禹東的協議婚姻包括不包括做那個?

這件事情都沒問清楚,她就稀里糊塗地簽了協議,真是缺錢缺瘋了。

既然是做戲給爺爺看,馬上要到爺爺家了,晚上他們肯定是要住在一起的,他會要求做嗎?

想到此,姜瓷的腦子忽然激靈了。

姜瓷不知道司機是否知曉她和陸禹東協議結婚的事情,怕司機聽到,就給陸禹東發了條微信:【陸總,咱們的協議里包括不包括那個?】

陸禹東聽到手機響,才慢悠悠地拿起手機,翻到微信。

姜瓷正襟危坐,但是,眼睛的餘光告訴她,這條微信陸禹東回得極為漫不經心。

姜瓷的手緊緊地捏着手機。

不多時,手機屏幕上顯示「1個聯繫人發來了1條信息」。

她劃開手機,翻到和「路人甲」的聊天記錄。

【哪個?】

姜瓷的頭都要炸了,這麼緊張的問題,他竟然在這裡和她打馬虎眼。

他是真不知道是「哪個」還是假不知道?

【就是那個。】

片刻之後,姜瓷的手機「滴」地響了一聲,她火速刷臉打開。

【你覺得呢?】

姜瓷看着手機上的回復都要瘋了,語塞。

就在姜瓷的手無意識地在鍵盤上摸索、不知道寫什麼的時候,耳邊又傳來了他的聲音,「我是路人甲?」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姜瓷身體一個哆嗦,沒想到陸禹東會問這個問題,側頭看去,他正微斂着目光,低頭看姜瓷的手機。

而姜瓷的聊天記錄,顯示的是她正在和「路人甲」聊天。

「啊?」姜瓷疑惑的動靜,但隨即她說,「就是個代號,我怕我寫陸總,別人會看出來,暴露咱倆的關係。」

姜瓷也用這話跟陸禹東聲明:她沒把他們的關係到處跟人說,相反,她很保密。

陸禹東懶得跟姜瓷說話,又轉過頭去看窗外。

姜瓷心想:陸禹東怎麼這麼溫吞?問個問題也不好好回答?

既然他微信不回答她,那她就直接問好了,反正司機知道不知道的,她也不管了。

「陸總,您帶套了嗎?」姜瓷直面陸禹東,很嚴肅地問。

她絕對不能懷孕,她要考注會,要當女強人,要賺錢,她不能讓小孩子拖了後腿。

陸禹東聽到姜瓷這一問,轉過頭來微微皺眉審視着她,好像在說:女孩子這麼不矜持?

「沒拿。」淡淡說完後,陸禹東的頭又轉向窗外。

姜瓷吞咽了一下口水,特別緊張。

不過,姜瓷又想:他沒帶套可能就是不做的意思,經過上次,他大概覺得姜瓷這個實習生拖了他的後腿,正後悔不迭呢,這次他這麼清醒,怎麼可能繼續上這個當?再說了,他堂堂新東國際的總裁,怎麼可能讓一個小實習生生他的孩子?

想到此,姜瓷鬆了一口氣。

《深情已遲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