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霄天帝
神霄天帝 連載中

神霄天帝

來源:google 作者:三把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嘯 奇幻玄幻 江辰

江辰這個名字,在星河道宗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是威名赫赫的少年天驕,在十八歲展開

《神霄天帝》章節試讀:

東洲,星河道宗。
曉月清寒,雲霧繚繞的靈峰之巔,立着兩道人影。
「果真決定,要離開道宗么?」
孟玄機一身紫色道袍,白髮如雪,儘管身為道宗掌教,一身威嚴幾乎與生俱來,卻也在此刻目露深深的愧疚之意。
「不離開,還能如何呢?」
江辰嘆息一聲,此時,他的臉色甚至比那一身白衣還要蒼白三分。
「我可以忍受那些昔日螻蟻的嘲諷,也無懼宗門內的爾虞我詐,可是,師尊,我剩餘的壽元,不足一年了,我想在剩下的時間裏,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江辰這個名字,整個星河道宗,誰人不知?
盪破風雲八萬里,氣撼青霄第九重!
曾經威名赫赫的少年天驕,能以十八歲之齡,踏入第七境,修成元神的少年王者,此等人物,問此世間有幾何?
假以時日,未來天地至強之中,必當有他一席之地才是,然而這一切都隨着兩月前的一次魔域之行而終結。
星河道宗弟子外出歷練,被魔域強者擄走,江辰獲悉,孤身入魔域救人,豈料行蹤遭人泄露,等待他的,是三位魔域皇者的合力圍殺。
最終,江辰倚仗一身實力,雖未曾喪命於魔域皇者之手,卻也只逃得半條命出來。
因為身為元神強者,元神與性命交修,而他的元神已然被打碎,江辰因此遭受重誓,壽元幾乎折損殆盡,只剩不到一年的時間。
而對於這等元神的傷勢,就連偌大的星河道宗和束手無策,傳聞中,遠古時代遺落的禁地之中有令元神重生的秘法,但想要尋找,難於登天。
因此,就連身為道宗掌教的孟玄機,也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隕落而束手無策。
「這些年,你為道宗付出了太多,也罷,想好去何處了么?」
孟玄機問道。
「九荒城吧,六年前,那裡曾有人救過我一命,這六年來,我一直想去報答她,卻抽不得身,如今正好有時間了。」
說到這裡,江辰腦海深處再度浮現出一道身影,虛弱的臉上,不由浮現一抹會心的笑意。
「既是去意已決,為師便再為你加固一次封印,你須記得,不可輕易動用修為,否則只會加快壽元流勢,也不可暴露身份,否則魔域不會放過你,剩下的時間,為師會想盡一切辦法救你。」
孟玄機叮囑道。
只是江辰聞言,卻是淡然一笑,搖頭道:「生死有命,師尊為我所做,已然夠多,不必再費神了。」
「我這一去,大概不會再回來,今夜之後,師尊可在西峰桂樹之下立一座冢,寫上我的名字,這樣所有人都會知道,江辰已死,便也不用再枉費心機了。」
「往後歲月,您多保重!」
江辰跪地叩首九次,隨後轉身,身形融入茫茫夜空。
…… 數日之後,九荒城。
城中街頭巷尾,忽然流傳這這樣一個消息:九荒城第一佳人云汐,已於昨日成婚,夫婿乃是萬里挑一的人中龍鳳,入贅雲家。
酒館中,幾個雲家弟子聽到這消息,尤其是「人中龍鳳」四個字時,臉上全都露出一種濃濃的不屑,顯然,此事另有隱情。
「什麼萬里挑一,還人中龍鳳,我呸!」
「不過是街頭找到的一個小乞丐罷了,還病懨懨的,保不準過幾日便一命嗚呼了。」
「她雲汐雖是族長之女,但如今的雲家,卻是大長老說了算!」
「就是,如今的雲家族長,不過虛名罷了,就算明知道大長老從街上挑了個病叫花子當女婿,他也無可奈何!」
…… 在雲家弟子恣意談笑的同時,雲家內院,江辰慢悠悠地從一張小床上爬起。
自從元神破碎,他便十分嗜睡,看了看天上的太陽,已然快到中天了。
他便是外面傳聞的病叫花子,雲汐的夫婿,而按照九荒城的習俗,昨日成婚,今日一早便該去給族中長輩奉茶。
但,他睡過了頭,也無人叫醒他,雖是與雲汐成婚,新婚之夜,卻也並未同住一屋。
聽着外面颼颼的破風之聲,江辰便知道是雲汐在庭院中練劍。
隨後,他推開門,望着日光下,那一道揮劍起舞的清影,嘴角不由露出一絲笑意。
六年前,他在外歷練,遭遇魔域翹楚圍殺,輾轉萬里,斬盡魔域翹楚卻已是重傷之軀,流落山野,性命垂危,而當年,正是眼前的少女在山中採藥,將一株紅蛇果送到自己面前。
這也是他想盡辦法,甚至不惜喬裝成乞丐,入贅雲家的真正原因。
如今,比起六年前,她已經長大許多,不曾經天真爛漫的模樣,心事重重,以至於練劍都能走神。
當然,江辰也變了太多,以至於對方都認不出他。
「你如今的狀態,不適合練劍,而且這劍法也不適合你。」
江辰看了片刻,走過去,微含笑道。
不過,雲汐對此,卻是置若罔聞,反倒是將那劍法舞動得越來越快。
或許是她覺得,一個街頭流浪的小乞丐,不懂得劍法,信口胡說罷了。
「看來,你並不相信。」
江辰道。
聞言,雲汐索性換個方向,許是不想傷到江辰。
然而,這一刻,江辰卻出手了。
沒有任何的力量波動,就是僅憑一隻空手,朝着那宛若疾風般的劍招探出,再收回時,手中便多了一柄劍。
一隻空手,可奪人劍器,對於那些修為高深者而言,或許算不得什麼,但云汐被譽為九荒城第一佳麗,絕不僅僅是因為她的姿容,更多的,還是她的天賦。
十八歲的年紀,煉靈巔峰的修為,放在整個九荒城,是絕無僅有的。
煉靈之境,乃是修行的第四境,此境界強者,可引天地靈氣入體,在體內凝聚靈力,而煉靈大成者,靈力爆發之下,可拈葉為刀,飛花為劍,傷人於數丈開外,甚至無形之中。
雲汐如今是煉靈巔峰,實力可想而知,但即便如此,偏偏手中的劍就是被人以空手奪走,雲汐甚至來不及反應。
當她回神的那一刻,眼前的少年已然拿着劍,笑吟吟地望着她。
「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一刻,雲汐一臉警惕地望着江辰,先前她已然探查過,江辰體內沒有絲毫力量波動,分明只是個凡人,一個流浪街頭的小乞丐,而且還身患重病。
可倘若是真是如此,他又是如何憑一隻空手,從自己手中奪劍的?

《神霄天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