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世子你塌房了
世子你塌房了 連載中

世子你塌房了

來源:google 作者:蕪瑕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杜小姐 杜清影

杜清影穿成將軍之女,世子未婚妻,還被封為縣主,以為從此就能開啟躺平生活然而父親死了,世子嫌棄她,縣主只是空有虛名幸好她有一身絕世醫術,專治達官貴族,賺的盆滿缽滿戰事起,她上陣殺敵巾幗不讓鬚眉戰事落,她琴棋書畫禍國殃民引來王爺求娶,漠北王子千里追愛,未來小叔子橫刀奪愛?顧雲浮:我的人,別碰,別動,別搶,懂?展開

《世子你塌房了》章節試讀:

見狀杜清影急了,氣怒道:「你們身為護城軍,職責就是守護上京城所有人的安危。現如今百姓無辜受累身處危險,你們卻視而不見,對的起你們身上衣服嗎!」

眾侍衛聽後面紅耳赤,羞愧的起身打算送孕婦去醫館……

「本小姐看看誰敢動!」趙雨靈一鞭子抽在眾侍衛面前,阻擋了他們的腳步。

一邊是無辜的百姓,一邊是自家大小姐,眾侍衛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趕緊去,有什麼事他擔著!」杜清影抬手指向顧雲燁。

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輕沒人敢信她,但顧雲燁不一樣。

顧雲燁是平寧王府二公子,身份比大將軍之女更為尊貴,有他做保才能讓眾侍衛安心。

「他是誰啊?」有百姓好奇。

「他你都不知道,平寧王府二公子呀……」

眾目睽睽之下,顧雲燁只能挺身站了出來:「送她去醫館吧,我會去拜訪趙將軍稟明一切。」

「是。」眾侍衛放了心,動作麻利的抬着孕婦去了醫館。

「顧雲燁,你什麼意思。」趙雨靈氣惱的跺了跺腳。

在她眼裡,一個平民百姓的命無足輕重,但她的面子卻是十分要緊。

深知趙雨靈脾性的顧雲燁扶了扶額,耐着性子道:「趙大小姐,今日就給我個面子,就此作罷吧。」

「哼!」趙雨靈還是不服氣,可顧雲燁的身份擺在那,只能作罷。

但趙雨靈一轉頭,瞧見杜清影將纏在馬脖子上的鞭子取下拿在手裡,瞬間便又惱了:「好啊你,竟然是你個賤人害我摔的,我打死你。」

趙雨靈憋了一肚子氣全都撒在杜清影身上,揚起鞭子朝杜清影的俏臉抽去。

「趙小姐!」顧雲燁想要阻止,卻慢了一步,只能眼睜睜看着鞭子向杜清影抽去。

「啊!」周圍的百姓發出一聲惋惜的驚叫。

「噼啪!」杜清影甩出長鞭,纏繞住了趙雨靈的鞭子,兩條鞭子在空中交匯發出震耳的聲響。

「你還敢還手!」趙雨靈何時遇到過這樣的硬茬,剎時便怒的不行,揮着鞭子朝杜清影襲去。

杜清影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反正有顧雲浮擋着,她就好好教訓她一頓!

「噼啪!」

「**!」

兩人的鞭子飛來繞去,打的十分激烈。

圍觀的百姓全都在小聲的給杜清影加油助威,希望她能好好教訓趙雨靈給他們出口氣。

顧雲燁無奈扶額,明白今天這事是不能善了了。

趙雨靈橫行霸道慣了,頭一次遇到敢跟她對着乾的,偏偏她還打不過!

又氣又惱的趙雨靈瞅準時機狠狠一腳踢在了杜清影腹部,杜清影也順勢一鞭子抽在了她手臂上,瞬間皮開肉綻。

「啊!」趙雨靈慘叫一聲,手裡的鞭子掉到了地上。

杜清影捂着被踢的肚子,黑眸清冷道:「現在你知道被鞭子抽中有多疼了。」

顧雲燁瞧着杜清影英姿颯爽的模樣,眼中划過驚艷的神色。

「賤人,你竟然敢傷我。」身份尊貴的趙雨靈何時受過這種委屈,當即便衝上去楊手要扇杜清影的臉。

見她死不悔改,杜清影長鞭一甩抽在她面前:「看來你還想再嘗嘗鞭子的滋味。」

「啪!」鞭子抽在地上發出震耳的聲響,嚇的趙雨靈一個激靈後退了幾步。

「賤人,你可知道本小姐是誰!來人,把她給本小姐抓起來

」打不過杜清影,趙雨靈開始用權利壓人。

之前的侍衛還剩下幾人,此時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見往日言聽計從的侍衛竟然愣着不動,趙雨靈氣的上前抽了一名侍衛一巴掌:「本小姐讓你們把她抓起來,沒聽見嗎!再違抗本命令讓你們全都滾蛋。」

聞言,侍衛們只能硬着頭皮朝杜清影走去。

見狀,顧雲燁準備上前解救杜清影,卻聽她到義正言辭道。

「他們是西楚的侍衛,拿的是皇家俸祿,你沒有權利隨意打罵折辱他們。」杜清影憎惡的看着趙雨靈,後悔那一鞭子抽的太輕了,讓她還有力氣打人。

聽到杜清影竟然還在為他們說話,侍衛們怔住了,猶豫着沒有再上前。

「一群賤民下人,生來就是供我驅使的。我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你能耐我何?」趙雨靈挑釁的看着的杜清影。

「哼!」杜清影冷哼一聲,嫌惡道:「身為大將軍之女,你不僅不體恤手下百姓,竟然還肆意欺辱他們。你可知這西楚的安穩繁榮是用多少將士的性命換來的,你又可知你的吃穿用度是多少百姓辛勤勞作出來的!」

「你之所以能這般安穩的享受一切榮華富貴,都是將士們用性命在守護,百姓們起早貪黑的在勞作。被他們供養着的你,究竟有什麼資格看不起他們,有什麼資格欺辱他們!」

「你以為你是將軍之女便可以為所欲為,但離了將軍府,你又算什麼,會什麼?說到底,你不過就是一隻忘恩負義的蛀蟲罷了!」

杜清影義憤填膺,字字見血,懟的周圍的百姓再也忍不住拍手叫好,侍衛們熱淚盈眶,也讓顧雲燁心中一震。

她與上京的閨秀,都不一樣。

這一刻,顧雲燁看入了神,也入了心,只是他未曾察覺。

「說的沒錯,離了將軍府她什麼都不是。」

「天天享受着我們的供養還欺辱我們,忘恩負義!」

「這位小姐說的太好了,怎麼從來沒見過,是那位大人府上的啊?」

原本擔心杜清影吃虧的蘭心,此時昂首挺胸很是自豪道:「我家小姐是鎮邊將軍杜仲之女,平寧王府未來的世子妃。」

「原來是鎮邊將軍的女兒,還是平寧王府未來的世子妃。」

「是啊,都是將軍的女兒差別怎麼就這麼大呢?」

「你是鎮邊將軍杜仲的女兒?」趙雨靈恍然大悟,難怪她以前從沒見過她。

杜清影俏臉沉着:「是又如何?」

「呵呵,杜仲死了,你在邊境呆不下去了,就跑到上京來攀附平寧王府了,本小姐還當是什麼人物呢。」趙雨靈語氣不屑,眼神鄙夷。

聽到趙雨靈直呼她父親的名諱毫無敬意,杜清影黑眸冰冷:「你是若再對我父親不敬,別怪我不客氣。」

她一個孤女,趙雨靈才不怕她,尋釁道:「不過一個死人罷了,本小姐想怎麼叫就怎麼叫。」

不知死活!

杜清影神色一冷,腳步迅速的繞過侍衛,楊手一鞭抽在了趙雨靈嘴上。

「啊!!」趙雨靈的嘴被抽爛,紅腫破皮還流血,深受刺激的她一翻眼皮竟活活氣暈了過去。

「大小姐!」侍衛們慌了,趕忙抬着趙雨靈回府找大夫。

這一幕大快人心,周圍的百姓不停拍手叫好。

可顧雲燁卻十分擔憂:「趙雨靈睚眥必報,你有麻煩了。」

杜清影蹙了蹙眉,收起長鞭道:「我不會連累平寧王府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顧雲燁見她誤會了,趕忙解釋。

蘭心也知道禍惹大了,擔心的道:「小姐,現在怎麼辦啊?」

「放心,天塌不下來,先去天一樓吃飯吧。」杜清影拍拍蘭心的頭,抬腳往天一樓的方向走去。

顧雲燁有些不放心,便跟着一起到了天一樓。

坐落在碧月湖畔的天一樓大氣恢弘,三個描金的大字龍飛鳳舞,彰顯着貴氣。

此時正值午膳時分,天一樓人滿為患。

杜清影見一樓沒了位置,便上了二樓。

「喲,是二公子啊。真是不巧,位置都沒了。」小二認出顧雲燁,熱情的招呼。

顧雲燁微微頷首:「我大哥的雅間可還空着?」

顧雲浮在天一樓有專用雅間,顧雲燁有時沒位置時就會用他的雅間。

「大公子正在宴客呢。」小二滿臉為難。

顧雲燁聽完心中瞭然,揮手讓小二下去,帶着杜清影上了三樓。

三樓的天字雅間前,灰衣少年守在門口。

「莫七,大哥在宴請何人?」顧雲燁詢問灰衣少年。

原來灰衣少年叫莫七。

「是顧大公子。」莫七回,末了瞧見杜清影,疑惑的皺起了眉。

杜小姐怎麼會跟二公子在一起?

「如此便好

。」一聽是熟人,顧雲燁沒了顧及,推門走了進去:「大哥,瑾承。」

屋內的兩人聽到聲音看向門口。

「雲燁,你小子何時回來的。」坐在顧雲浮對面的錦衣男子笑着跟顧雲燁打招呼,話落瞧見他身後還有一女子,眸光閃了閃開始打趣:「還帶了個美嬌娘回來,你小子可以啊。」

而顧雲浮在瞧見杜清影后,俊臉立時黑了下來:「你怎麼來了!」

杜清影翻了個白眼:「這是酒樓,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你……」顧雲浮氣結,好心情瞬間毀了個乾淨。

這一下給錦衣男子整懵了,疑惑道:「雲浮,你也認識她?」

顧雲燁走到桌邊坐下,解釋道:「瑾承,這是鎮邊將軍杜仲之女,杜清影,也是我未來嫂子。」

「原來如此。」錦衣男子頓悟,謙遜有禮道:「杜小姐,在下顧瑾承。」

杜清影聽後一怔,姓顧?難道是……

「雲燁,你們怎麼會在一起。」顧雲浮質問。

顧雲燁嘆息:「說來話長。」

《世子你塌房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