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攤牌了,我爹是首富
攤牌了,我爹是首富 連載中

攤牌了,我爹是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攤牌了,我爹是首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關昕 其他小說 林月兒

我本來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們相處,沒想到換來的卻是無止盡的嘲諷!昨日我卑微如螻蟻,如日我必定讓你們高攀不起!不裝了,攤牌了,其實我爹是億萬富翁!展開

《攤牌了,我爹是首富》章節試讀:

這個青年正是關昕。

看到關昕從車裡下來,金輝他們全都傻眼了,一個個說不出話來。

這車,他們想都不敢想,可是關昕卻從容淡定地從車裡下來了。

這些頂級豪車,是關昕的?

「喲,這麼客氣?全都下樓來迎接我,真好客。」

關昕淡定地走到金輝他們面前,沖他們微微一笑,然後回頭衝車隊說道:「你們就在這裡等我,我上樓吃個飯。」

說完,他就自顧自地上樓了,只留下金輝等人在原地看着豪車發獃。

關昕上樓後過了好一會,金輝他們才進屋。

誰都沒有說話,場中的氣氛變得無比詭異,林月兒爸媽不知情,看到他們這樣子,感到十分詫異。

還是潘曉婷最先打破凝重的氛圍:「關昕,樓下那些勞斯萊斯是你的?」

關昕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潘曉婷,這人很勢利,以前碰到的時候哪次不給他冷眼?而且她還不止一次挑唆林月兒跟他分手。

換做平時,關昕要敢不回她話,她早就跳腳大罵了,今天居然縮着腦袋一句屁都沒放。

「你哪來的勞斯萊斯?」金輝語氣艱澀,整個人都是懵的。

「這不用你們操心,我只是過來吃飯的。」

關昕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去,目光一掃,菜色還不錯,之前金輝送的飛天茅台也擺上桌了,挺捨得下本錢。

金輝,潘曉婷他們面面相覷,沒有開口。他們的內心還在震撼中沒有緩過來,不知道說什麼。

林月兒父母聽到他們的對話,紛紛蹙起了眉頭,然後林月兒媽媽給丈夫使了個眼色。

隨後林月兒爸爸就借口去上廁所,透過衛生間的窗戶往樓下看了一眼,喝!居然停了一個勞斯萊斯的車隊。

等他回去告訴林月兒媽媽後,兩夫妻對視一眼,抿着嘴沒吭聲,心思卻活絡了起來。

而林月兒則是全程站在一邊,看着關昕發獃,一句話都沒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關昕把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裡,心裏暗笑不止,看來姜叔這招挺管用。

等金輝他們回過神後,就坐在桌邊開席了。

席間誰都沒說話,氣氛很怪,就連潘曉婷這個勢利眼都沒吭聲,低着頭偷瞄金輝和關昕,眼神轉來轉去地。

沒人說話,關昕倒也樂得自在,清凈地吃了個酒足飯飽。

吃完飯,關昕起身就要走,被金輝叫住:「樓下的車在哪租的?要不少錢吧。」

關昕瞥了他一眼,發現他臉色鐵青,不由樂了:「你就這麼肯定是我租來的?」

「你要是真有錢的話,昨天也不至於被羞辱成那樣了。」金輝篤定關昕是租車過來裝逼的。

「對,肯定是租來的,你那麼窮,哪有錢啊!」潘曉婷立馬跳出來指着關昕叫嚷。

「無所謂,隨便你們怎麼想,飯我也吃完了,謝謝款待。」

關昕懶得跟他們解釋,對林月兒父母點頭打過招呼後就要走。

「等一下,」金輝沉聲叫住了他,「大過年的,大家都是同學,你現在有錢了,也不請我們吃頓年夜飯?」

「對對對,」潘曉婷眼珠子滴溜溜地轉着,「那些車就算是租來的也得好幾萬租金,你有錢租車,請我們吃頓飯要不了幾個錢。」

她是想坑坑關昕,順便摸清楚他的錢是哪來的。

旁邊的林月兒一直想開口,但愣是沒能插上話,關昕金輝他們說話的速度太快了,你一句我一句地跟打仗似的。

「吃飯?」關昕摸了摸鼻子,「行啊,那就請你們吃頓飯。」

一頓飯而已,能要幾個錢?他關昕還真不在乎。

「也不知道你哪來的錢,可你肯定比不了輝哥的。輝哥早就在酒店訂了年夜飯了,知道是哪家酒店嗎?」

潘曉婷擋住關昕的去路。

關昕上下看了潘曉婷一眼,心想這勢利眼要知道他身上有100萬,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哪家酒店?」關昕問道。

「一品居。」金輝挺着胸膛,得意洋洋地說道。

「喲,這酒店是我們市數一數二的大酒店吧?又是大過年的,一桌怎麼著都要幾千了吧?」關昕咂嘴感慨道。

金輝嗤笑一聲,沖關昕豎起五根手指頭:「5千一桌,算上煙酒全部下來得小1萬。而且過年期間,就是有錢也訂不到。」

「哎呀,一品居大酒店,我這輩子還沒去過呢,肯定很高檔的,真好,我一定要去見識一下。」

林月兒爸爸眼睛都在放光。

「對對對,大酒店的菜色肯定會很好吃。」林月兒媽媽也是一臉的期待。

「輝哥,到時候能帶上我嗎?」潘曉婷眼巴巴地瞅着金輝。

「哈哈哈,一起來。」金輝豪邁地笑完,然後不懷好意地問關昕準備在哪裡請吃年夜飯。

「該不會是在家裡買菜吃吧?」潘曉婷捧腹大笑。

「當然不是,」關昕微微一笑,「我現在就打電話到酒店訂個位置吧。」

「哦?哪家酒店?」金輝眉頭一橫。

「維也納。」

「什麼,維也納!」

所有人都張大眼睛面面相覷。

「居然是在維也納,你不會是在騙我們吧。」金輝面沉如水。

維也納位於市中心最繁華的步行街上,是本市檔次最高的酒店,沒有之一。

平常時候維也納一桌菜都要數千塊,過年期間那真是有錢都訂不到位置。

金輝本來也想在維也納訂一桌菜的,但是去了才知道維也納提前一個月的位置都被訂完了,哪怕是用他爸的關係都訂不到位置,維也納的生意實在是太火爆了。

「小夥子,你不會逗我們玩吧?」林月兒爸爸沉聲道。

「當然不會。」

「維也納的位置早就被訂光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金輝咬定關昕是在耍他,於是就笑吟吟地準備看他笑話。

一邊的林月兒也知道維也納的位置搶手,擔心關昕下不了檯面,正想開口說算了吧,結果還沒張嘴就被她媽一個瞪眼給按住了。

在全場目光的注視中,關昕不緊不慢地打了個電話,是打給姜叔的。

他又不傻,知道維也納的位置早就訂完了還能傻愣愣地打電話給酒店?肯定要找姜叔幫忙了。

電話接通後,關昕直接開口:「我有點急事,要在維也納訂一桌年夜飯。」

「等着吧,馬上你就要被打臉了。」金輝面帶笑意,一臉自得。

「好,行。」關昕微笑着掛了電話,整個通話時間不到10秒。

「位置訂好了,時間就在後天晚上。」

「你放屁,位置早就被訂完了,你怎麼可能訂得到?」金輝臉色一陣變幻,心想難道關昕在維也納里有關係,走了後門訂的位置?

「對,輝哥家裡到處都有關係都訂不到維也納的位置,你什麼背景都沒有,隨便打個電話就能訂到?」

潘曉婷皺着眉頭,不知道在動什麼心眼。

「後天去了不就知道了?」關昕說完就走了,留下金輝和潘曉婷他們驚疑不定地對視着。

關昕前腳剛走,林月兒媽媽就把林月兒單獨叫到了房間里,說是有事跟她談。

等關昕走出小區上車後,姜叔看他情緒不太高漲,於是笑着問他:「遇到什麼麻煩了?他們還是沒給你好臉色看?」

「那倒不是,」關昕搖頭,「我是在想就因為這種事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又是車隊又是維也納吃飯的,是不是太高調了。」

姜叔一臉平靜地說:「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我必摧之。」

姜叔一句話讓關昕豁然開朗,對,我要麼就不還擊,要還擊就要把他徹底碾死。

關昕暗暗點頭,突然想到一件事:「姜叔,我還有個事想麻煩你,你有什麼辦法能把我這100萬的來源變得合理化嗎?我暫時還不想讓人知道我的身份。」

這事也讓關昕犯愁,以金輝的性子肯定會暗中打探關昕的情況,到時候這些錢被金輝發現點事的話,鬧出點事就麻煩了。

而且他不想讓林月兒知道自己的身份,怕林月兒會為了錢而選擇他。

「沒問題,你先回去等着,最晚明天就會有結果。」

關昕百分百相信姜叔,回去等了一夜,第二天果然有動靜了,幾個戴着帽子的人拎着油漆在關昕家的牆上寫了個大大的「拆」字。

「啊,他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拆遷啊,這倒是個好辦法,現在拆遷暴富的人多了去了,金輝他們肯定不會多疑。」

關昕滿心欣喜,這麼一來,100萬就可以放開花了。

正當這時,他發現那些人又去了關昕鄰居家,在鄰家牆上也寫了個「拆」字。

「搞什麼啊,玩真的?」關昕心裏一驚,他本以為是姜叔找人過來寫個「拆」字假裝拆遷的,可看這樣子是要動真格啊。

他趕緊給姜叔打電話問這是什麼回事。

「這對關總來說只是小錢,你不用太在意。」

通話結束後,關昕情緒複雜。

是啊,他現在不是那個任人欺負的窮小子了,而是首富之子,全球最大的富二代。

關昕舒坦地坐在門口磕瓜子,聽着一個個村民激動地叫着要發財了,心裏美滋滋地。

村裡大家平時都有往來,都是樸實人家,也沒說因為關昕家裡窮而看不起他們,逢年過節哪家蒸饅頭都要來送幾個,關昕間接幫他們致富了,看到村民欣喜的笑容,心情大好。

也就在這時,一輛寶馬由遠而近,停在了關昕家門前,走下來一男一女,正是金輝和林月兒。

他們是來探關昕的老底的,想弄清楚他哪來的那麼多錢,結果一下車就看到了關昕身後那面牆上的字。

一個巨大的「拆」字。

霎時間,兩人齊刷刷地愣住了。

「你家裡要拆遷了?」還是林月兒第一個反應過來,語氣艱澀。

「這不明擺着的嗎?」關昕吐掉嘴裏的瓜子皮,隨手指了指身後的「拆」字。

「不可能!」金輝臉色狂變,「我之前從沒聽說過這邊有村子要拆遷的。」

一想到拆遷能得到一大筆錢,再加上林月兒那不對勁的表情,金輝心頭的火氣噌地一下就上來了,一把揪住關昕的衣領。

「我告訴你,你別小人得志,就算你家拆遷得了一筆錢,也別想跟我比,你就是只螞蟻,只配被我踩在腳底下。」

他的話剛說完,身後就傳來一陣引擎咆哮聲,轉頭望去,只見遠處開來了一大列豪車,是勞斯萊斯車隊。

但這次出現的勞斯萊斯,比之前林月兒家樓下的還要多。

關昕看到車隊也是心頭一窒,浩浩蕩蕩的車隊把路都給堵住了,揚起漫天灰塵,齊刷刷地停在關昕家門口,把關昕,金輝他們圍了個水泄不通。

緊接着,頭車裡走出來一個人。

《攤牌了,我爹是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