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覃芩周景言
覃芩周景言 連載中

覃芩周景言

來源:外網 作者:極品原配重回八零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極品原配重回八零 玄幻魔法

覃芩好吃懶做不上進,胡攪蠻纏愛作妖,看誰都像要搶她老公的狐狸精,最終兩個孩子因為疏於管教進去了,周景言要跟她離婚,她一腳油門把自己送回了八零年……重新來過,覃芩決定這一世要好好對周景言,做個賢妻良母。但周景言也是帶着記憶來的,這輩子堅決不娶她!覃芩上大學、學習技術、開工廠......有錢又有顏的大美女誰不愛呢!來提親的媒婆都踏破了門檻!覃芩犯愁了:「這麼多優秀青年該選誰呢?」周景言將人堵住,知道他討厭自己,覃芩連忙解釋:「我沒跟蹤你,沒纏着你,沒說謊。」周景言:「我知道,我是來娶你的。」男女主同時重生後,各自檢討、各自改劇本、最後雙向奔赴、甜蜜到老的甜寵文展開

《覃芩周景言》章節試讀:

周家人走了,覃芩打量了一圈自己的家。
覃老太年輕守寡,獨自拉扯着一兒一女長得,家裡本就窮的很。再加上這一家三口出了名的好吃懶做,覃家的日子可想而知。
別的不說,這個髒亂差她是真的忍不了。她轉了一圈才從灶間找到一把禿頭笤帚,先從改善衛生環境開始。
覃芩把房頂和牆角的蜘蛛網仔細輕掃一遍,又把牆上被煙氣熏的發黃的舊報紙扯下來。
接着從柜子里找了半舊的棉布,貼在挨着床邊的牆壁上,這樣不僅看着整潔,也可以防止土牆上的碎渣掉到床上來。
覃芩雙手叉腰站在院子里,看着這個破敗不堪的家,狠狠地抽了口氣。
要填上覃家這個坑,可不容易呢!
她仰頭看了看太陽,差不多得又上午十點鐘的樣子。
覃芩幹了半天活兒又沒吃早飯早就餓透了,走進灶間揭開大鍋,別說吃的,連點兒熱乎氣兒都沒有。翻遍整個廚房,就有點玉米碴子和玉米面。
覃芩麻利地往鍋里舀了兩瓢水,把玉米碴子扔進去,又用玉米面蒸了幾個窩頭,開始做飯。
八零年的農村整體都不富裕,覃老太這種家庭,一天一般都是兩餐。早餐和午餐合併一餐,晚餐吃得晚一點,抗一晚上,正經的熬天混日子。
這一世,她可不打算熬天混日子。覃芩一邊往灶裏面扔柴,一邊想着如何改變目前的狀況,至少一日三餐要有湯有飯、有肉有菜。
只是,這改天換地的第一步要從哪兒來呢?
覃芩絞盡腦汁地想,最後目光落在覃老太給她買來的那件「戰衣」上面。
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覃老太還花重金託人給她買衣服勾搭周景言,可見這一家子就沒個正經過日子的心。
覃芩滅了火去院子里洗了把手,順便從腌鹹菜的大缸里撈出一節老鹹菜,切成細絲,晃了晃香油瓶子,把僅有的一點香油拌進鹹菜里。
重生回來第一頓飯有點寒酸,玉米面的窩頭和碴子粥配着老鹹菜,她且當是憶苦思甜了。
覃老太還在村口的消息中心閑拉呱,覃芩顧不上管她,自顧自從柜子里翻出一件半舊的外套換上,又找出一塊包袱皮將覃老太新買來的外套疊得整整齊齊地包好,準備出門。
「呦!家裡有飯?」
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吱呀一聲推開破敗的柵欄門,循着味道就往灶間鑽。
覃玉強!
覃芩瞅着眼前弔兒郎當又黑又瘦的男青年,臉立馬拉下來。
這是她唯一的親弟弟,導致周景言和覃芩分道揚鑣的一號助攻。
覃玉強拎着兩條肥嫩的大鯉魚,正彎腰揭開鍋蓋。
覃芩上前一把摁住鍋蓋,沒好氣地瞪了覃玉強一眼,「讓你吃了嗎?天天的就會吃閑飯!」
覃玉強嘶了一聲,不服氣地盯着覃芩,「咋?媽做的飯,你能吃我不能吃?」
「我做的!說不讓你吃,就不讓吃!」
覃芩按着鍋蓋的手又往下壓了壓。
覃玉強切了一聲,不屑地白了她一眼。
他這個姐,別看沒投生到富貴人家,天天翹個蘭花指,除了周景言那小子誰都看不上。
平時連個火都不會燒,做飯?蒙誰呢?
「覃芩,你給我讓開,不讓我吃飯?信不信我把鍋給你戳個窟窿?」
覃玉強在外面晃蕩了多半天,知道鍋里有熱飯才不肯錯過。
「想吃飯可以,但這個家不養閑人。」
覃芩站直了身體,瞟了眼覃玉強手裡的魚,理直氣壯地說,「手裡的魚給我!」
「想得美!這是我在水庫費半天勁摸到的,你鍋里有肉啊?想換我的魚?」覃玉強不肯讓。
「鍋里沒肉,不過從今天起我保證不讓你斷頓。」覃芩輕笑一聲,「而且,你會做魚嗎?不會做還不是白瞎了?」
覃玉強不務正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覃老太,家裡連一日兩餐都保證不了,經常斷頓。
一日三餐不斷頓,這個承諾對別人來說不算什麼,對覃玉強來說還是有誘惑力的。
覃玉強盯着覃芩看了一會兒,瞅了瞅手上的魚,原打算拿它和村口小賣部換點花生米,或者打點散酒解饞的,可眼下聞着飯香他早就走不動道兒了。
「行行行,信你一回。給你!」
覃玉強不耐煩地把魚遞給覃芩,自己動手揭開鍋蓋。
別說,今天的碴子粥熬的火候很好,玉米面窩頭配上細細的鹹菜絲,還真不賴!
覃玉強一邊大口地吃着,一邊想家裡要是天天有這麼舒心的飯,他還用死皮賴臉地去別人家蹭飯?
覃芩順手把魚扔進水缸里養起來。
家裡這光景,如果這趟出去弄不到糧食和錢,鐵定要斷頓了,那兩條魚好歹可以維持兩頓。
覃芩拿着包袱出了門。
走到村口的河邊,落水情景又一次浮現眼前。
周景言拒婚時的冷言冷語和嫌惡的表情如一根刺扎在心頭,幹嘛要被他這樣嫌棄?
上一世,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周景言身上,弄得自己像個神經病一樣。既然重生了,做個自己喜歡的勵志女性不好嗎?
覃芩一邊低頭沉思,一邊急匆匆地趕路。絲毫沒有注意到村口有一大片蘆葦盪,在這裡有一個急轉彎,冷不防地從對面的視覺死角衝出一輛單車。
「誒誒誒……」兩人都朝着一個方向躲閃,單車還是將覃芩撞到了,覃芩腳下崴了一下摔倒地上。
「你沒事吧?」
一個好聽又熟悉的男低音傳來,那人已經蹲在覃芩面前。
「嘶!」
覃芩撫着腳踝倒抽一口冷氣,抬眼看去不由得心底亂成一片。
周景言長得是真好看,幾乎挑不出毛病,可惜他嫌棄她!
對上覃芩的眼睛,男人焦急的眼神瞬間轉為驚詫。
還沒等覃芩說出話來,周景言驚慌失措地起身,扶起自己的二八大杠單車,長腿一跨騎到車座上。
周景言腳撐着地面,居高臨下地看着覃芩。
「你放心,我不會跑的。我回村裡叫人,一會兒去鎮里的衛生院檢查一下。」
男人神情冷峻,語氣涼薄,甚至還帶了一絲嫌棄。
不待覃芩回應,周景言騎着車子一溜煙兒地往村裡去了。
覃芩無奈地苦笑,這是什麼緣分?
他才拒絕了她,不應該回縣城嗎?怎麼又碰上了?
覃芩仔細回味着剛才周景言的表情變化,從關心到冷漠,從冷漠到嫌棄。
又被周景言最後那個嫌棄又防備的眼神刺傷了,他不會以為她會訛上他吧?
,co
te
t_
um

《覃芩周景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