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命風水師
天命風水師 連載中

天命風水師

來源:google 作者:天命風水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美美 其他小說 唐三

一命,二運,三風水命格天註定,運道不捉摸,唯風水無常定風,定水,定命運多舛是為天命風水師展開

《天命風水師》章節試讀:

山巔,風起雲湧。

  一白袍老者負手而立,目光灼灼。

  「風水之道為覓龍、察砂、觀水、點穴、取向五者,此地背有靠,左卧青龍,右立白虎,砂山形俊秀麗,乃是上好的藏氣之穴!」

  「所謂覓龍點穴,全賴水證,有山無水休尋地,水清味甘為吉,水濁味澀為凶,雲江東來西往,中繞山而行,風水名曰玉帶攔腰;此中成穴,龍脈止聚、砂山纏護、川漵縈迴,內氣萌生,外氣成形,真乃是福澤祥瑞,延福子孫的龍穴寶地啊!」

  「**……」

  老者話音未落,身後眾人齊齊拍手讚歎。

  「白雲先生不愧是我南江第一風水大師,這尋龍點穴之能,令人嘆為觀止啊!」

  「有白雲大師為我唐家親點龍穴,定能保我唐家百年富貴……」

  聽着眾人的誇耀之詞,白雲先生無悲無喜,而是一臉凝重的看向身後之人。

  那是一名青年,布衣,短髮,耷拉着眼皮無精打采,一雙黑色的瞳子靜的猶如古潭一般,帶着一股子於年齡不符的暮靄之氣。

  韓心掃了一眼腳下山川大地,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並未開口。

  白雲先生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旋即衣袖一揮,指點江山。

  「此穴……可定!」

  「好,唐軍,通知家族,立刻買下此地,將我唐家祖墳遷移與此!」

  唐家老爺子唐三江沉吟一聲,朝着白雲先生恭敬的一拱手。

  「先生辛苦了,此番我唐家定有重謝!」

  「哈哈哈哈,分內之事爾!」

  白雲先生笑着捋了捋鬍子。

  「先生,那我等去山腰涼亭等待,就不擾您清靜了!」

  唐三江心領神會,帶着一群人恭敬退去。

  眾人離開的片刻,白雲先生陡然朝着韓心躬身一拜。

  「師尊!」

  若是唐家眾人看到眼前一幕,定然嘩然一片。

  堂堂南江第一風水大師,竟然躬身喊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叫師傅,好在這山間唯有清風相隨。

  「師尊,您剛才搖頭,可是我點這龍穴有什麼問題不成?」

  白雲先生低着頭一臉緊張,儼然好似犯了錯的小學生一般。

  「有,也沒有!」

  韓心淡淡開口。

  「這……是何意?」

  白雲先生有些不解。

  「白雲,你可知何為龍脈?」

  「山勢延綿為龍脈,土為龍肉,石為龍骨,草木為龍鱗,故龍有大小,干枝之分,按地脈又分為山野之龍、平野之龍、平地之龍;此脈便是平野之龍,配合砂山流水,形成金龍抱珠的格局!」

  聽到白雲的話,韓心淡淡一笑。

  「你說的對,也不對!」

  他目光掃過,瞳孔之中精芒一閃而過。

  「龍脈以勢又有九龍十二格;回龍、騰龍、降龍、生龍、飛龍、卧龍、隱龍、出洋龍、頜群龍。十二格為生、死、枉、福、鬼、劫、應、游、死、揖、病、絕,此地山勢平緩,龍身遊離,乃是隱龍游格,隱龍不爭,游龍易動,此地庇佑子孫有餘,但延蔭福祉不足,你取向之時需後移三尺,便可呈金龍吞珠之局,厚積薄發,可為極品寶穴!」

  「原來如此,風水之道博大精深,失之毫釐謬以千里,也虧得這三年來,我有師尊指點,才僥倖得了這南江第一風水師的虛名啊!」

  白雲先生一臉感慨之色。

  「是啊,不知不覺,我入山已經三年。」

  韓心目光閃爍。

  「也是時候離開了!」

  「什麼?師尊,您要走?可是徒兒有什麼輕慢之處嗎?徒兒一定十倍改之!」

  「你做的很好,這是為師的命數!」

  韓心搖搖頭,轉身下山。

  「白雲,記住我的話,風水為術,術業纏身,可害性命,從今日起,你每年只可出手三次,多則必受其患!」

  「噗通!」

  白雲雙腿一顫,重重的跪地高呼:「謹遵師尊教誨,恭送師尊下山!」

  ……

  山腰涼亭。

  唐三江負手而立,疾風吹動着他鬢角白髮,一輛直升機自半空中緩緩降落。

  「老爺,該回去了!」

  「嗯!」

  唐三江點點頭,在保鏢攙扶下準備上直升機。

  就在此時,遠處山道之上一道人影拄着木杖緩緩走來。

  這人影頭頂夕陽,腳踩雲霧,一身霞光,好似橫跨天梯謫塵而下的仙人,正是韓心。

  這一幕倒是讓唐三江不由得有些看楞了。

  他早就注意到白雲先生身後這位年輕人了,雖然此子不苟言笑,但唐三江識人無數,卻是在此人身上感受到一眾獨特的氣質,他猜測此人定然是白雲先生的親傳弟子。

  「小先生,可是要下山?」

  唐三江上前一步,笑容溫和。

  「嗯!」

  韓心點點頭。

  「山路難行,小先生不如同老夫同行,老夫可送先生一程!」

  「不必了!」

  聽到韓心開口拒絕,唐三江並未動怒。

  「呵呵,常言道,相逢即是緣,小先生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

  「與神同行,心念清靜;與人同行,念念不平;與鬼同行,心穢不誠!」

  韓心淡淡看了唐三江一眼:「唐老爺子,多行不義必自斃,好自為之!」

  「混賬東西,你說什麼?」

  一名衣着華貴的青年冷臉攔住了韓心的去路。

  這青年肩頭扛着獵槍,手裡還抓着一隻染血的野兔,明顯剛剛打獵回來。

  「小子,我爺爺好心邀你坐直升機,你不領情也就算了,竟然還敢罵我爺爺是鬼,我看你他嘛活的不耐煩了!」

  青年抓起獵槍冷臉指向韓心胸口。

  「給我爺爺道歉!」

  「唐軍,不得無禮!」

  「爺爺,我看着小子就是個騙子,你讓我好好教訓他一頓……」

  「住口,我說過多少遍了,我們這次進山,是為家族祈福,你不光對先生無理,還背着我偷偷打獵,行殺生之道,還不趕快把這野兔放了!」

  「這……好吧!」

  看到唐三江發怒,唐軍無奈的將野兔扔到草叢之中。

  那小兔子一落地,慌亂的鑽入山林之中。

  「哼,小子,算你好運!」

  唐軍收了槍,狠狠瞪了韓心一眼。

  「小先生,年輕人不知方寸,還請您不要介意!」

  唐三江躬身致歉。

  韓心將一切收於眼中,目光不悲不喜。

  「一飲一啄自有定數,我送你一字機緣,因果隨你!」

  說罷,他抬手用木杖在地上寫下一個大字。

  「震?」

  「這是何意?」

  唐三江眉頭微皺:「小先生……」

  他剛想發問,卻發現韓心早已走遠。

  夕陽之下,那背影連天,如與神同行。

《天命風水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