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 連載中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

來源:google 作者:花醬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陸梟 霸道總裁 顧挽

自小在鄉下長大的顧挽,剛被接回家就遭人暗算那一晚,她被人打暈送到了瘸子總裁的床展開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章節試讀:

「......也只有陸家有能力請來路易斯醫生,醫治顧老爺子的病。」
李助理慢吞吞的接上之前的話題。
不愧是總裁的助理,拿人七寸的功力真是強!
顧挽立刻站了起來,杏仁圓眼閃閃發亮臉上的驚喜顯而易見。
「真的?」
這話她信,光瞧着這麼大一座宅子和那幾匹寵物狼就是個非富即貴的家庭。
爺爺的病有救了!
你們要早這麼說,還至於這麼麻煩嗎?
那她在陸家待一陣子又何妨,自己一個小霸王還能讓一個瘸子欺負了去不成?
呃...如果他不放狼的話。
她按下心底情緒,換上乖巧的甜笑:「等我五分鐘。」
顧挽杏眼桃腮,筆挺的鼻子,菱形的小嘴長相甜美嬌憨動人。
這一笑像是室外的迎春花一樣迎風招展,嬌弱又倔強,還有些小女兒的俏皮。
「很好,左手邊的房間是你的衣帽間,就五分鐘。
先洗個澡...」 陸梟眸子動了動嫌棄的看看滿身血污的顧挽又不屑的勾勾嘴角。
顧挽乖乖的去洗澡換衣服了。
飛快的洗完澡,裹着浴巾在陸梟越發不耐煩的眼神里去衣帽間換衣服。
衣帽間很大,衣服,包包,鞋子,首飾,琳琅滿目都是國際大牌,還有幾件小眾又昂貴的手工定製。
顧挽粗粗看了一眼,沒有心思細研究,順手拿了離自己最近的一件連衣裙換上。
一邊換一邊吐槽,一言難盡的花色還有與價格完全不相符的面料,真的特別有大牌該有的態度...那就是漠視一切的丑!
「好了沒有?」
外面傳陸梟不耐煩的催促聲。
來不及換了,就這樣吧,過幾天把自己的衣服拿過來就好。
「來了,來了。」
顧挽整理着黑亮的齊腰長發走了出來。
陸梟眼前一亮眸底有情緒閃過,太快了,讓人捕捉不及。
手指無意識開始敲打輪椅的把手「篤篤篤....」 這聲音聽得李助理膽戰心驚,自家總裁又在琢磨要收購誰家集團了?
顧挽非常有「人在屋檐下」的意識,主動走過去替了李助理的位置推起了陸梟的輪椅。
期望陸家看在她聽話順從的份上趕緊把路易斯醫生請過來。
「帶路。」
顧挽輕輕推着陸梟,對助理說。
李助理看總裁雖然還是冷着一張臉但是沒有提出異議,就讓開了位置前面帶路去了。
陸梟坐在輪椅上腰背挺得筆直,從顧挽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他飽滿的後腦勺,濃密的頭髮,還有厚圓的耳朵與性感的脖頸。
大福大貴之相,易犯桃花劫。
顧挽心中默默給陸梟看了個耳相。
他今天穿的銀灰色帶暗條紋的西裝裏面搭配黑色襯衣,西裝與襯衣領口都有小心機設計。
顧挽小手輕輕柔柔撫摸一下上面的暗紋。
這個男人竟然穿的是自己設計的衣服,有品味!
手下的身體猛地一縮,好快的反應。
「別亂動!」
陸梟不喜歡與人觸碰。
女人真是麻煩!
呵呵,男人真是虛偽。
倆人不約而同的在心底吐槽對方。
電梯很快就下樓了,老夫人已經在客廳。
「乖囡囡睡的怎麼樣?」
陸梟的奶奶是一位慈祥而時尚的老奶奶。
「奶奶好,睡的......」顧挽忽閃着大眼睛乖巧的問好,摸了摸後腦勺的包,「睡的很好,一夜好眠!」
奶奶愣了一下,露出心疼的表情:「我的乖乖,奶奶看看,上了葯過了一晚還是沒消腫,一會兒讓趙醫生過來再看看!」
「不用了,不用了,沒有大礙。
咱們去吃飯吧。」
從昨天早上知道可以回家顧挽就開始興奮,一整天都沒怎麼吃東西,現在早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好好好。」
奶奶笑眯眯的與顧挽聊天,完全忽視了一旁的陸梟。
奶奶真是有了孫媳婦就忘了孫子了,滿眼都是顧挽越看越滿意,拉着她就去吃飯了,完全沒理陸梟。
奶奶看起來比陸梟好相處多了,而且她肯定這麼慈祥的奶奶,寵物一定不是狼!
顧挽果斷的放開陸梟的輪椅,跟着奶奶走了,曲線救國也不錯。
她回頭對着陸梟做個鬼臉,迅速換了一根大腿抱,把陸梟奶奶拿下,陸梟不得乖乖把路易斯醫生請過來嗎?
陸梟面上沒什麼變化,只是波瀾不驚的看了一眼變臉比翻書快的顧挽,垂下眼帘遮住嫌惡的眸子。
顧挽先是挑揀幾樣好克化的食物,放到陸老夫人碗里。
「這些都是容易消化,美容又養顏的,奶奶吃。」
顧挽彎着杏仁眼,眼睛裏像是裝滿了春水一漾一漾的,與老人相處她可有一套了,鄉下那幾個老傢伙可是被自己收拾的明明白白的。
「還是女孩貼心,不像那個臭小子整天繃著一張臉。
挽挽放心,那小子很是孝順一定也是個疼媳婦的。」
可不疼媳婦嗎?
一言不合就讓她看了一場勁爆《小白兔與大灰狼舞》的台舞劇,可下飯了。
被點名的陸梟,面無表情的把一塊鵝肉放進嘴巴里優雅的咀嚼着,並沒有分半分眼神過來。
顧挽小手捂着臉,故作嬌羞:「奶奶~~」 甜美的聲音拐了好幾個彎~~ 驚的李助理手裡的公文包險些拿不住,從沒有見過諂媚的如此直白的聲音。
陸梟繃緊了下顎線閉了閉眼,默默放下了筷子。
陸老夫人倒是很受用:「吃飯,吃飯。
多吃些看你瘦的......」 顧挽不客氣了,她目測一下奶奶碗里的吃食估計夠奶奶吃了,又悄悄撇了一眼陸梟,還在優雅的吃鵝肉,估摸着總裁早飯應該不會吃太多。
於是開始大快朵頤,風殘雲卷,桌上大半的吃食都入了她的胃。
早上舞台劇還是影響了她的發揮,否則這一桌子全吃完也是正常操作。
陸梟再次拿起筷子時,桌上能入口的只剩下了些西藍花胡蘿蔔這些裝飾,偏偏這樣他還沒覺得反感。
只是把盤子里最後一塊鵝肉慢條斯理的吃下。
陸老夫人一直微笑着看着顧挽吃東西,眼底眉梢除了滿意還是滿意,小女孩目光清澈靈動,可比顧馨兒滿眼算計順眼的多。

《替嫁萌妻陸總獨寵小作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