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同學,加個好友吧
同學,加個好友吧 連載中

同學,加個好友吧

來源:google 作者:Kiosk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熊峰 現代言情 郁冉

一句話簡介:這是一個看似女追男,其實男追女的雙箭頭故事郁冉這輩子做的最大膽的事情,大約就是先後兩次對男神方清舟說出那句——「同學,加個好友吧?」,但就算在給她一萬次機會,她也不後悔那天的決定我確實是個膽小又懦弱的人,和你搭訕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出格的事,但因為是你,所以我從不缺少靠近你的勇氣方清舟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大約是高中的時候為了所謂的「驚喜」,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郁冉自己是誰但沒關係,兜兜轉轉,他還是找到了他的玫瑰花我就是這樣冷漠、自私、自以為是,但是我喜歡你,所以我願意學着溫柔地對待你,學着熱愛你熱愛的世界從小帥到大外表溫柔內里冷漠毒舌學神男x考展開

《同學,加個好友吧》章節試讀:

  所以糾結了兩天,我還是用最土的方式和男神打了招呼。

  詩詩一副沒眼看的樣子,捂着臉加速跑到前面去了,給兩人騰出空間。

  晨跑的男神沒有戴眼鏡,郁冉猝不及防和他淺棕色的眼瞳對上,慢慢地放下了手,怔在了原地。

  不像時下男生都喜歡厚劉海,男神的額發很薄,被風吹的自然分開,更突出他凌厲的丹鳳眼,偏淺的眸色和朝陽一樣閃耀。

  此時,這雙淺棕色的眸子正認真的對着自己,流露出些微疑惑的神色來。

  郁冉看着男神眼中自己的倒影,突然生出了無限的勇氣。

  「同學,加個好友么?」

  男神一愣,然後疑惑地看着她,「不是加過了嗎?」

  郁冉臉上空白了一秒,什麼情況?

  方清舟似乎想起了什麼,他掏出手機,打開微信好友列表翻看了一下。

  「你叫什麼?」

  「郁冉。」

  方清舟在搜索欄輸入,「郁然懷君子的郁然嗎?」

  額,那是哪個「然」。

  郁冉悄悄往邊上挪了一步,湊到方清舟邊上看他打字,然後連忙說:「不不不,是冉冉升起的冉,誒不對,我微信名不叫郁冉,叫大芋頭。」

  方清舟打字的手一頓,沒有避開郁冉湊過來的頭,重新輸入郁冉的名字。

  「真的沒有了。」

  他蹙着眉頭,回憶了一下,然後抱歉地對郁冉說:「可能是我之前試用同學做的微信小程序,不小心誤刪了,不好意思。」

  郁冉看着男神面露愧疚的樣子,心不由跟着他眉頭一起揪了起來。

  她連忙擺手,在腦中自動把事情的起因經過補充完整,「沒事沒事,我確實之前沒有找你聊天,被清好友程序誤刪了也很正常。」

  「那重新加一下吧。」方清舟打開二維碼,微笑地看着郁冉。

  郁冉咽了咽口水,錯開男神視線,低頭摸手機。

  咦?我的手機呢?

  郁冉將褲兜拉出來,卻見兩個空蕩蕩的白內襯,啥也沒有。

  上衣是運動短袖,沒有口袋。

  她雙手揪着口袋內襯,苦着臉,可憐巴巴地與方清舟對視。

  「我……你……」

  情急之中她腦內靈光一閃,突然抓住男神的握着手機的手,扭頭對着不遠處偷聽的詩詩一聲吼:「林詩詩你手機快給我!」

  「啊?」

  詩詩正一臉姨媽笑地舉着手機,記錄這光輝的一刻——

  小芋頭生猛啊!

  一下子就將兩人的關係從連微信好友都不是,突飛猛進到牽上了小手。

  奈斯!

  聽到郁冉的呼喊,連忙上前兩步把手機遞過去。

  郁冉單手接過手機,切到自己的微信,然後打開微信掃一掃,仰頭一臉期待地沖方清舟眨眨眼。

  方清舟愣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都柔和起來。

  他仰起嘴角,低眸掩蓋眼中戲謔的笑意,微微低頭,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

  郁冉順着男神的視線眼睛往下瞟,看到自己的爪子還緊緊握着男神的玉手。

  !!!

  她立刻鬆開,將手背到身後,尷尬地扯了扯嘴角。

  「我就是……」怕沒抓你,你就跑了,像之前在圖書館那樣。

  但是這個話,郁冉自然說不出口。

  好在方清舟也不是很在意她的解釋,主動將二維碼對準攝像頭。

  郁冉偷偷鬆了口氣,將請求發過去。

  「鬱鬱蔥蔥的郁,冉冉驕陽的冉,郁冉是吧?」方清舟點開新出現在好友列表裡的一顆芋頭的頭像,給她添加備註名稱。

  郁冉將手機抱在胸前,羞澀地點點頭,這個名字被人叫了二十年了,今天突然覺得特別好聽。

  「還有什麼事么?」方清舟收起手機,見郁冉搖頭,「那我繼續跑步了?」

  郁冉盯着男神跑遠的背影獃獃地站在原地。

  詩詩湊過來,抬手在郁冉面前揮了揮,「搞定?」

  郁冉猛地回神,她一把抓住詩詩的手,兩人對視兩秒,郁冉毫不客氣地掐了她手背一下。

  「嘶……」詩詩倒抽一口冷氣,連忙甩脫。「夭壽了,你不能掐自己啊?」

  然後就見郁冉木愣愣地聽了她的話,抬手也掐了自己一把,然後抽了一口同款的冷氣。

  詩詩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郁冉的臉,「你現在是激動的想跑圈呢?還是想回宿舍靜靜?」

  郁冉茫然地扭頭和她對視了兩秒,然後僵硬的轉身,走出了操場。

  一路上無論詩詩怎麼逗她,郁冉都抿着嘴唇不說話。

  詩詩一度還以為她加微信失敗了。

  但是問到這個問題,郁冉卻把她的手機遞迴給她,她打開一看,列表第一個就是方清舟。

  那就奇怪了,這都加上了,怎麼還是這幅表情?

  直到宿舍門關上的一瞬間,她被郁冉一把抱住,耳邊響起了郁冉驚天動地的哭聲。

  郁冉抱着詩詩哭的不能自已。

  哭聲驚醒了另外兩個沒有早起習慣的舍友。

  還沒等舍友詢問發什麼了什麼,郁冉就嚎了起來。

  「我怎麼這麼蠢呀?我居然拿我出滿是汗的咸豬手去握男神的手,男神那高貴的玉手是我能碰的嗎?捏就捏了,我居然還沒在男神反應過來之前鬆手,嗚嗚嗚,我要把手剁了。」

  詩詩剛想安慰她,就聽她繼續道:「……然後供起來,這樣就不用洗手了,四捨五入就算每天都和男神有肌膚之親,嗚嗚嗚。」

  「……」

  詩詩一臉冷漠地推開還在嚎的郁冉,「你繼續嘚瑟,姐姐回去跑步了。」

  郁冉淚眼婆娑地用眼神控訴她,你冷酷,你無情,你沒有舍友愛。

  但詩詩完全屏蔽了她的信號,頭也不回地走了。

  郁冉對着「哐當」拍上的門扁扁嘴,扭頭看向兩個還在床上的舍友,卻見兩人飛快把探出床沿的頭縮了回去,曉瑩還浮誇地打起呼嚕。

  郁冉抽抽鼻子,拿起盆去洗漱間洗臉。

  哼!你們這些情侶狗,不懂我這個單聲狗的惶恐和心酸。

  郁冉滿懷期待地衝到了圖書館,想着白天繼續和男神一起學習。

  為此她還特地拿了考研英語書,雖然考研英語和托福不在一個level上吧,但她和男神也不在一個level上啊。

  只要想着,男神在做英語的時候,她也在做英語,就感覺像是get情侶款一樣開心。

  要是男神看到她在做英語卷子,能隨口說一句——你也在看英語呀?——那她能開心地飛上天。

  郁冉眼睛放光地打開考研英語閱讀黃皮書,擼擼不存在的袖子,開始刷題。

  但她興緻勃勃地做了一天英語,男神卻沒有來。

  第二天,男神不僅沒有來圖書館,連晨跑也沒有去。

  第三天,男神倒是去晨跑了。

  「但是在我想要開口的時候,男神突然對我說『加油』,然後就跑過去了。」

  圖書館蹲了一個上午,還是沒有蹲到男神的郁冉吃完午飯,來基友打工的店裡買個奶茶,順便場外求助一下。

  她趴在羅睺打工的奶茶店桌子上,鬱鬱寡歡。

  羅睺從櫃檯後面端了杯盆栽奶茶過來,往郁冉面前一擱,翹着二郎腿坐在了她的對面。

  「我跑兩圈,他跑三圈,本來速度就不相等,碰上一次比牛郎織女還難,我還……嚶。」郁冉把頭埋在臂彎中,陷入深深的自我嫌棄。

  羅睺也不知道怎麼勸她,抬手摸摸她的頭。

  郁冉能主動搭訕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超出了羅睺的預料。

  回想起她高中時候懦弱內向的模樣,再看看她現在,羅睺無聲地嘆了口氣。

  「你已經很棒了,慢慢來吧。你當初剛參加辯論社的時候,不也一句話都不敢說,現在都當一辯了。」

  「湊數的。」郁冉悶悶的聲音,從手臂中傳來。

  羅睺一噎,翻了個白眼,彈了她個腦瓜崩。

  「總之你成功上位了,對方清舟也可以的啦,給自己一點信心。」

  「那你說說我有什麼優點,讓我有點信心?」

  郁冉捂着後腦勺,下巴枕在手背上,期待地盯着羅睺。

  羅睺這次不是一噎,他是噎了好久。

  兩人沉默對視了數秒,他抬手一推郁冉的後腦勺,「你趴回去吧。」

  「優點挺多的啊。」

  突然一個爽朗男聲插入兩人的對話。

  「膽子大這點,尤其要誇獎一下。」

  季晟宇拉開郁冉邊上的椅子坐下,對着羅睺豎起手機,出示轉賬記錄。

  「中杯波霸奶綠三分糖去冰,謝謝。」

  羅睺挑了挑眉,轉身往櫃檯走去。

  季晟宇見羅睺離開,立馬賊兮兮地湊到郁冉邊上,小聲問:「微信加回來了吧?」

  那天在食堂郁冉離開後,季晟宇沒能打通方清舟電話。

  他這人吧,有事情一定要當下立刻解決,不然就心緒不寧的。

  打不通電話,他飯都沒吃,直奔方清舟的宿舍,去逮人。

  方清舟出去交換了一年,回來分配了新宿舍,就他一個人住,於是季晟宇就蹭到了一把鑰匙。

  推開門,迎面就是「砰砰砰」——摔鼠標的聲音。

  嚇得季晟宇連忙把宿舍門關上。

  「大哥你別仗着一人一個宿舍,就崩人設啊!」

  方清舟沒有戴眼鏡,沒有平光鏡片的遮擋,一雙凌厲的丹鳳眼瞟過季晟宇,十分冷淡地問:「你來幹嘛?」

  別人對着這樣的方清舟估計都要怵一怵,但季晟宇是誰?

  他和方清舟,不說穿着一條開襠褲長大,也算是一起逃過課,一起翻過牆的竹馬竹馬。

  見方清舟這樣,更勾起他探索真相的興趣來。

  他湊過去賤兮兮地戳戳方清舟的肩膀。

  「我今天在食堂遇到上次搭訕你的那個妹子,她說你把她拉黑了?」

  方清舟繼續操作着遊戲,冷漠的「嗯」了一聲,手下摁鍵盤的力道又加大了幾分。

  季晟宇見方清舟這反常的樣子,疑惑地挑挑眉。

  「咋地啦?上次加好友不是挺果斷的嗎?你這是還念着高中里……」那位呢?

  季晟宇話還沒說完,方清舟手裡的鼠標就精準地從他腦袋邊上不到3mm處飛過,打斷了他的話。

  他咽了咽口水,愣是沒敢動。

  砸了鼠標,方清舟的脾氣似乎緩和了一點。

  他從桌面上拿起金絲框平光鏡,帶上,整個人長處了一口氣。

  站起身走到門邊,彎腰若無其事地撿起鼠標擦了擦灰。

  見警報解除,季晟宇鬆了一口氣,腹誹道,幸虧你這是無線鼠標,要是有線的,你有本事扔啊!

  季晟宇拍拍胸口,緩和一下跳動猛烈的心臟,端着椅子做到方清舟對面,「來說說,什麼情況,自從你上高中開始,就沒見你這麼暴躁過。」

  方清舟打開手機微信刷新了一下,不搭理他。

  被季晟宇催問了幾趟,方清舟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見季晟宇堅持,他垂下眼瞼,扔下一顆重磅炸彈。

  「她叫郁冉。」

  「哦?」

  名字挺好聽的,就是有點耳熟?

  季晟宇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只覺得這個名字耳熟。他捂着嘴巴,思索了一下,突然一拍腦門,猛地瞪大眼睛,詫異地看向方清舟。

  方清舟從柜子上掛着的袋子里掏出一個蘋果,捏在手裡把玩,「就是她。」

《同學,加個好友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