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萬古之王
萬古之王 連載中

萬古之王

來源:google 作者:萬古之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天 賴頭子

不能修鍊的廢物,憑藉悟性成為萬古天帝!這一世,他要主宰天界神域!展開

《萬古之王》章節試讀:

「什麼煉皮不煉皮的,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一直就在這一片採挖礦石,如果不是你逼我,我也不會對你出手!」張天善於察言觀色,他已經看出賴頭子似乎對自己有些忌憚,心中不由升起一絲自信,道,「我不想和你結仇,希望你放我離開。」

賴頭子目光閃了閃,沒有答話,將劉猴子兩人叫了進來。

劉猴子兩人一進來,就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看到劍拔弩張的賴頭子和張天,露出茫然之色。

「劉猴子,耿無德,你們兩個是代我收取供奉的,我這片的人,你們都認識。我問你,這小子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賴頭子盯着劉猴子厲聲問道。

見賴頭子疾言厲色,兩人心頭均是一顫。

劉猴子不由顫聲仔細說道:「大概三年前上面抓來一批人,投下礦井,這個叫張天的小子就是和那一撥人一起來的。自從到了這裡,他一直呆在我們這一帶,膽小怕事,本本分分採挖礦石,上交供奉,別人欺負他,他頂多不痛不癢的罵上兩句,向來沒還手過。就在剛才,我們兄弟還打了他一頓。」

耿無德補充道:「不過倒有一件奇事猴子沒說。三年前,張天剛來的時候面黃肌瘦,力氣很小,挖礦換的食物還不夠自己吃,沒人相信他能活到現在。但是也不知什麼原因,他不僅活了下來,近來身體還結實了不少,力量也增長了很多,每天都能挖到比尋常人多很多的礦石!」

賴頭子眼神閃爍,心中暗忖:「這個張天,招式都還沒練好,不懂的虛實結合,一出手就動用了全身力氣,雖然力氣不小,但氣息浮動,毫無臨敵經驗,的確是剛剛踏入修鍊之途不久,隱忍在我這一片區域。哼,我修鍊了十數年,才達到煉皮境,有什麼功法,能讓一個少年在三年之內達到煉皮之境?而且,同為煉皮境界,他的力量似乎比我弱不了不少!不過我在江湖上闖蕩也有一些年頭,又在礦井中磨練了幾年,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即便有幾分古怪,又能厲害到哪裡去?我有十成的把握將他拿下,把他的底細拷問出來。」

想到這裡,賴頭子對兩個手下道:「你們兩個給我退到一邊,把洞口守好。」

修鍊之途,功法最重要。普通功法,進境緩慢。比如賴頭子,功法不入流,他修鍊了十幾年,如今也不過煉皮境界,可見修鍊之不易。所以一想到張天身上可能有上好的功法,他便生出覬覦之心,欲佔為己有。

劉猴子兩人對望了一眼,迷惑不已,退到洞口,緊握着手中的採礦鏟,睜大眼睛盯着張天。

「賴頭子,你不要逼我,我不想和你作對。」看到情況有些不對,張天做着最後的努力。

賴頭子點了點頭,慢條斯理的道:「讓我放了你,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將修鍊的功法交給我,讓我看一看到底有什麼玄虛,怎麼樣?」

張天身體一僵,卻是立刻搖頭道:「這不可能!這個條件,即便我死,也不可能答應你!」

「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見張天拒絕的如此果斷,賴頭子冷冷一笑:「等我把你擒下,慢慢拷問,看你嘴巴有多硬!」說話間,他雙臂伸展,一晃眼的功夫就到了張天面前,一爪抓向張天喉頭,一拳打向少年的小腹。

賴頭子說翻臉就翻臉,張天心中微慌,情不自禁的連忙後退。他的步伐有些凌亂,雖然勉強躲過了小腹的一爪和一拳,卻沒想到賴頭子順勢跟進,拳頭並沒有收回去。

猝不及防之下,張天胸口還是挨了一拳,頓時感覺有些胸悶,氣血不穩,「噔噔噔」連續退後三步,才停了下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站在洞口的劉猴子和耿無德看到這一幕,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他們可是直到賴頭子的利害,賴頭子隨便一拳,看似簡單,卻能把一個結實漢子的胸口打穿,然而一直被他們欺負的一個無名小子受了這一拳居然沒死,只退了三步!

「老耿,我沒眼花吧!」劉猴子不由揉了揉眼睛問道。

耿無德也是冷汗直冒,臉色蒼白無比,好像賴頭子那一拳是打在他身上。他死死的盯着張天,吞了口口水道:「你看錯了,難道我也看錯了么?真是沒想到啊,原來這小子的身體這麼結實,遠超常人!我看他很可能和賴頭子是一類人。只希望賴頭子儘快將他解決了,否則我們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劉猴子戚戚然的點了點頭,繼續觀看場中兩人的交手。

「平常煉皮境的好手,受了我這一拳,內息紊亂,至少要吐血受傷,他僅僅退了三步,好像根本沒有傷到根本!好堅韌的皮肉!」賴頭子心中也是微驚,不過這讓他對少年所修鍊的功法更加熱切起來。他腳步一錯,就到了少年身側,再次出手。

「看來此事已經無法善,我不能慌,一定要靜下心來好好應對,否則今天完蛋大吉!」畢竟是第一次真正和人交手,張天心中好像有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但是他本身是一個孤兒出身,四處流浪,吃了不少苦,為了活下去,腦袋瓜子一向機靈,加上兩年之中他不斷被人欺負,飽受磨練,性子已經很有些沉穩,眼下歲黃不亂。

又挨了幾下,張天嘴角流下一絲鮮血,已經受了一些內傷,不過意識到賴頭子一時半會還奈何不了他,他逐漸靜下心來,雙腿微屈,竟然扎了一個馬步。好像練習過千萬次,以至於他這個馬步看起來非常自然,找不出半點差錯。唯一與尋常馬步有些不同的是,他雙手虛抱,如同懷中抱着一個大石球,來回划動,深諳「緩」「柔」「穩」三字訣竅。

所謂緩,就是如清泉石上流,自然緩慢。柔,如剝繭抽絲,圓潤柔和。穩,精氣神如磐石矗立,雙手划動的軌跡好像刀刻斧鑿一般的沉穩。

賴頭子看不出張天擺出這個古怪動作的用意,一向謹慎的他不由圍着張天轉了幾圈,見張天一直站在原地不動,心中一動,驚訝道:「你這是在站樁么,想要站着任憑我打?」

張天並不回答,只是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賴頭子。

「這小子看我一時奈何不了他,是想利用皮糙肉厚的優勢把我累壞么?未免太天真了,果然是愣頭小子!要知道,為了生擒你,我可一直沒用全力。也罷,我倒要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賴頭子嗤笑,搶步再次上前。這一次,他的步法突然變得非常奇特,整個人好像一隻靈猿,跳來跳去,出拳刁鑽,拳拳不離張天身體要害。而且,很明顯的是,他攻擊的力道明顯比方才大了一些。

張天一時不能適應賴頭子的步法,感覺有些眼花繚亂,猝然間身上又挨了幾拳。他皮肉縱然比之尋常煉皮境武者堅韌了兩倍有餘,連續之下,仍然被打得一口氣血在胸中翻騰,非常難受。好在他這個姿勢以及雙手上的動作不知練了多少次,早已熟悉到了骨子裡,加之雙手划出的軌跡非常玄妙,總能恰到好處的為他擋下了不少攻擊。

十數招之後,張天果然只是站在原地用雙手來防禦。

賴頭子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他甚至懷疑這小子是不是只會這點伎倆,根本沒有學到攻擊的手段。心中大定的他一點也不着急了,好像貓戲耗子一般或前或後,忽左忽右的出拳。

「這小子的防禦手法破有些不凡,防得幾乎水泄不通,以我的拳法想要打到他,竟然還有點吃力呢!」

他這套拳法,叫做跳猿神拳,身法靈巧,攻擊刁鑽狠辣,乃是他最得意的本事。仗着這套拳法,就算面對修為比他高出一個境界的強者,他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即使不敵,也很容易逃脫。修為沒有超過他的,一般都不是他的對手,沒想到碰上張天,他卻有種打不上力的感覺,不過他並不擔心。

眼見張天的雙臂和身體變得紅腫起來,他暗笑道:「這愣小子力氣不小,而且竟然能將我一大部分攻擊擋下來,不過他大概不知道,我打拳出力,他被動挨打同樣也是一件極為消耗體力的事情!這且不說,我早已堪堪達到了煉皮之境的巔峰,隨時可能突破,達到下一重的煉膜之境,氣力悠長,最先筋疲力盡的必然是他!」

洞口的劉猴子和耿無德大汗淋漓,全身已經被汗水浸濕。賴頭子到現在都沒擒下張天,他們終於徹底明白,眼前這個一直被他們欺負的張天深藏不漏,的的確確和賴頭子乃是同一類人,有修行在身的人!張天如果要殺他們,並比碾死一隻螞蟻苦難多少!

不管賴頭子打得什麼如意算盤,不管洞口兩人如何膽戰心驚,張天心如止水,專心防守。

事實上,賴頭子的確猜中了,除了一個站樁的姿勢以及一套強身健體的動作,張天的確沒有學過任何攻擊的招式,自學會這套煉體之法之後,從沒有真正與人交過手的他,唯一學會的只是挨打而已。

並不是他不想跑,見到賴頭子,甫一和賴頭子交手,心思敏銳的他就意識到,賴頭子的速度比他快,逃是絕對逃不走的。如此一來,他只能硬着頭皮面對,趕鴨子上架。

《萬古之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