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幫媽咪釣金龜
我幫媽咪釣金龜 連載中

我幫媽咪釣金龜

來源:google 作者:綠珠呀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婉 秋凜睿 穿越重生

我幫媽咪釣金龜》,作者「綠珠呀」塑造的靈魂人物分別為路之晴、秋凜睿、夏目,吸睛劇情主要講述的是:路之晴遭遇了一場車禍,再度醒來後,她成了一個正在生娃的產婦,順利生產之後,她不由得無語問天,因為腦海里找不出任何記憶!無奈之下,路之晴只好帶着小娃娃討生活,最近她輾轉來到京城,竟然有人說她與那位故去的睿王妃長得一模一樣!...展開

《我幫媽咪釣金龜》章節試讀:

睿王府。
睿王秋凜睿行動舉止一如往常,這個時間正好下了早朝回來,在房中喝茶看書聽彙報。
只是今天的消息,似乎有些不同尋常,以至於杜風報告完了日常還欲言又止。
「嗯?」
秋凜睿微微眯眼,投來探詢的目光,清朗面目上一派不可抗拒之色。
杜風皺了一下眉,想到王妃過世多年,王爺身邊再沒有女人,其中緣由自不必說。
這一次,只是發現個相貌相似的人罷了,該不該告訴他呢?
那人不可能是已經死去的王妃,無端提起的話,王爺怕要暗中傷心了...... 「說!」
秋凜睿神色果決,顯然也是被杜風勾起了興趣。
杜風抱着視死如歸的心情,慢慢道:「王爺,近幾日京中有傳言說......出現了一個長得和睿王妃一模一樣的女子......」 秋凜睿聞言,並沒有什麼表情,目光卻是移開了,落在空處,問道:「這個消息,應當查實了再告訴我。」
「那女子是兩天前出現,卻已經鬧得滿城皆知一個酷似睿王妃的人存在。
據說昨日有人看見路二夫人和那女子接觸,後來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秋凜睿本是神色淡然,聽到路二夫人時卻是皺了下眉,旋即轉頭對杜風道:「這次你行事魯莽,情有可原。
現在,多派人手,查清楚那女子是怎麼回事。」
他頓了頓,繼續道:「背後若是有什麼陰謀,必然會迫不及待和我睿王府扯上關係!」
說完這些,秋凜睿不再言語,漆黑的眸子不知在看着什麼,目光凝然不動。
杜風卻知道他這是在沉思,當下也沒有多說,應了聲是就去辦事了。
秋凜睿自然不信死人復生這種事情,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可是這樣看起來很蠢的辦法,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目的亦不明晰。
會是太子嗎?
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當今太子秋凜茂雖已坐上東宮之位,卻是坐得不安穩,只因為文韜武略的睿王秋凜睿。
若不是秋凜睿母妃不受寵,太子的位子怎麼也輪不到他秋凜茂來坐。
所以,太子視之為心頭刺!
秋凜睿出神地思索着,手卻不自覺地握緊了。
五年前路之晴意外而死的時候,他就懷疑是不是太子做的。
皇室這一代子嗣單薄,諸位皇子居然沒有一個兒子。
意外發生時路之晴有孕在身,可謂一屍兩命!
可惜查不出證據來,不然若是讓秋凜睿知道幕後真兇,斷然不會放過!
對於路之晴,秋凜睿更多的是愧疚,可惜再難補償。
她那般溫婉清雅的女子,對一切都默默忍受,包括他們之間沖喜性質的婚事。
每次想起的時候,心臟都有一種綿長又壓抑的鈍痛。
五年前,他生母安妃病重將死,遺憾沒能看到他娶妻生子,向來不近女色的秋凜睿無奈之下娶親。
京中權貴人家卻避如蛇蠍,生怕他看上了自家的姑娘,後來他便娶的是京中頗有惡名的路大小姐路之晴。
那時他屢有戰功卻被閑置,加之母親病重,心情抑鬱不已,待新妻態度冰冷。
現在想起她的沉靜溫婉,便愈發愧疚難平。
在安妃的催逼之下,小夫妻新婚之夜便圓了房,幾個月的光景路之晴居然真的有了身孕。
安妃欣喜,病情好了許多,當初即便是路之晴再怎麼臭名遠揚,可是一直也待人不錯,相處近一年的光景,她一直也都是對安妃盡忠盡孝的,也是一個好兒媳。
也知道了當初那臭名遠揚的惡昭,全部都是出自於她姨娘之手。
正在他欣慰自己沙海拾貝撿到了寶的時候。
甚至安妃以為秋凜睿終於成家立業,她死也可以瞑目了;卻怎麼也沒想到,路之晴懷孕七個月的時候去韶山寺燒香祈福,不過出門走動了一次,便遇上了失控的馬車跌入深淵...... 五年前的那段日子,是秋凜睿人生中最為黑暗的時光,暗無天日到刻骨銘心,至今時常記起!
他在以此提醒自己要強大更強大,庇佑身邊人再不受傷害!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不敢刻意去想她,她是一道如此沉重鮮血淋漓的傷,每次想起便深一分,提醒着他為更加強大而活。
她屢屢入夢來,讓他深夜驚醒,後來再想起時,竟然模糊了面貌,只餘一個微笑,沉靜而溫婉。
秋凜睿的眉又皺起來,京中出現的那女子真的容貌和她一樣嗎?
要不要去看一眼,想起當年的她是什麼模樣?
看一眼就好,真的很想她啊...... 理智和情感悄無聲息交鋒,秋凜睿便一直維持着坐姿,未曾動彈一分,臉上也是一如既往的沒有表情,側臉的線條顯出凌厲和剛毅。
可是,他的心已經有一絲亂了。
已經分不清是心如止水,還是心如死灰,卻居然亂了...... 恰在這時,杜風匆匆趕來,只稍稍行禮便急忙道:「屬下剛剛接到消息,那個女子和孩子被路二夫人接進路府了!」
秋凜睿皺眉:「孩子?」
「那女子身邊帶着一個四五歲的孩子,現在還在查他們的來歷,請王爺稍安!」
杜風心裏也是焦急,卻怕秋凜睿心急怪罪。
秋凜睿眸中的陰冷又深了幾分,這件事里路府居然參與了進來。
他自然知道李婉是個精明的人,也知道她以前對路之晴並不好。
所以,她現在這個舉動,有什麼深意?
「走,隨本王去路府一趟!」

《我幫媽咪釣金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