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逆流歲月
我的逆流歲月 連載中

我的逆流歲月

來源:google 作者:李大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大剛 王小紅 現代言情

重生時代,大浪追逐,看人生豪邁,不過是重頭到來,我的人生自己做主展開

《我的逆流歲月》章節試讀:

汽車顛簸在細石子的馬路上,坐在車上,各種思緒湧上心頭。
王小紅在家是不是在等他回來?
她是不是在四處找他?
他瞞着她出來是不是會遭譴責?
……
但是我一定要去南方呀。我曾經在那裡發跡,我的思想,經驗只能在那裡才有可能發揮呀。一路上他自問自答,腦子裡反反覆復設想各種可能。
不知不覺地到了富縣車站。
下了車,人稀稀朗朗,通往省城的大巴車只有一台,一天只有看了一下時間,午時已過,今天沒有去省城的車了,所以走不了。
走進候車室,找個位置坐下來休息。
抬頭看了看牆面上的車票價目表:富縣——省城15元
還好,還有這個數,可以安心的上車。
候車室門外蒸包子,饅頭的香味源源不斷的飄進來,浸到肺里,舒服。可是胃裡卻在鬼叫鬼喊的:咕咚咕咚……餓了。
走出來,「老闆兩個包子,一個饅頭。」看着蒸的熱乎的包子,饅頭,抿了一下嘴,咽回了饞水。
「好喲,兩個包子,一個饅頭,」店老闆麻利的撿好,遞到手中。
真的是餓了,一口乾掉一個包子,正當他盡情享受美食時,
「打死他,打死他,看你還偷不偷。」一群人圍着一個年輕小夥子,被另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按壓在地上打。
下手有點重,鼻子都流血了。小夥子沒有反抗的餘地。小聲說著,「大哥,手下留情,我快不行了!」
但是中年男子絲毫沒有住手的意思,揚起手繼續打下去。
「慢着,大哥,他真的不行了,七孔流血,全身癱軟。」邊說邊用手攔住了中年男子。
「關你什麼事?你是他什麼人?」中年男子停下手,站起身,瞪着圓圓的大眼質問道。
「我……不是他的什麼人。跟你一樣,早上我還在我們鎮的車站抓過扒手呢。賊不犯死罪呀,我是怕您氣頭上,把人給打死了。」
半畏懼半解釋的說。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李大剛,「上一站你抓人,下一站你救人。好事都是被你給碰上了。」說完哈哈大笑了,圍觀的群眾跟着都笑起來。
李大剛心想,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他想他曾經生活在2021年的時候,中國大地一片繁榮,個個腰桿挺直,卡里有錢。大家嘴裏談的是怎麼培養小孩子,講的是素質。而不是為生存而奔波。
沒時間往深處想,「大哥,高抬貴手,放了他吧,要是家裡有錢。我想他也不可能會這樣。人也被打了,氣也撒了,饒過人家吧,年輕人,難免會犯錯。」李大剛好象在求情。
中年男子朝周圍的人群望了望,感覺大家也是這個意思。
「以後要好好做人,不要一天到晚偷雞摸狗的。」說完,消失在人群中。
圍觀的群眾也慢慢散開了。
李大剛,走進小夥子,蹲下身來,輕輕的說:「人都走了,能起來嗎?」
小夥子睜開眼睛,望望周圍,一副後悔的模樣。
擦擦鼻血,摸了摸臉,感覺身上到處都疼,頭也疼。難受的要死。
「謝謝,大哥的救命之恩。一臉羞愧的低着頭。」
「知道錯了,就好。我想知道你為了什麼?」
李大剛小心的問。
「家裡沒錢,我在外邊談了女朋友,,她要我給她送情人節禮物,所以就……」小夥子很傷心的說。
「兄弟,咱們同命相忴啊。」李大剛心中也有些傷感。
「怎麼,你,大哥,你也是被女朋友逼禮物?」小夥子有點驚奇。
「那算了,我說了你一個小屁孩子,不懂的……」李大剛自己以為比他大很多,其實現在跟他相差不多。
「我扶你去候車室坐一會兒吧,」李大剛溫和的對他說。
小夥子點點頭,依靠在李大剛的身上,進了候車室。
李大剛把他小心的,慢慢地扶他坐下來。
然後出去買瓶水,遞給他喝下。
小夥子,喝了水,神志恢復了許多。
「大哥你是要去哪裡?我叫昌傑,是西鄉的人。」昌傑想打聽李大剛的事。
「我,我是QQQQ鄉的人,現在打算去南方。」李大剛信心滿滿地說。
「去南方,我也聽說有好多人去南方,打工,但是沒有人帶,人生地不熟的,不敢去。」昌傑揉了揉鼻子,臉,感覺很疼的樣子。
「被打你都不怕,還怕去南方?」李大剛有點質疑。
「是的,我錯了。大哥」昌傑臉紅了,想想自己真不應該。
「大哥你可以帶上我嗎?」昌傑有點冒險的問
「你,跟我去?」李大剛驚訝的問。
「是的,」昌傑肯定地回答。
李大剛朝昌傑看了看,「可以,正好咱倆做個伴。」
「你答應了。謝謝你,大哥。」昌傑象拴到寶一樣,高興得象個孩子。
「別高興得太早,路費你有嗎?」李大剛認真的問。
「我沒有,去南方,至少要六十元錢。聽說過。」昌傑一板一眼的說。
「那算了,去不了。」昌傑有些失落。
其實我也沒有錢,路費,正在為這事難過呢。
「沒路費,怎麼去?這不是空想嗎?難道又去偷,扒什麼的……」昌傑不解的問。
「我可是不敢啦。挨打的滋味太難受了,說不定小命不保。」昌傑繼續說。
「當然不是,」李大剛嚴肅的說道。
倆人坐在候車室,都一言不發,不知道說什麼好。
更沒心情吹牛逼。李大剛考慮昌傑可能餓了,又去買了二個包子,二個饅頭。
遞到昌傑手中。「趁熱吃了,先吃飽了再說。」
昌傑的眼淚一下子象噴泉一樣,嘩嘩直流。哽咽的說不出話。
狠狠地咬了包子,好象這樣可以能搞到錢似的。
「大哥,如果小弟今後發了,第一個要感謝的就是你!」昌傑吞了一口包子說。
「好了,不要總說這些。我知道了。現在是要搞到路費錢。下一步生活怎麼過?」
昌傑不再說話,只吃他手中的熱饅頭。
李大剛心想我曾經是拿過A照的車牌,現在看看車站是不是有招聘司機的?
想到這裡,李大剛腦子靈光一現,心裏好受多了。
「你別亂走,我去那邊看看,」李大剛叮囑昌傑後,就朝停靠車輛多的地方走去。
「師付,你這兒要招司機嗎?」李大剛走進一輛去市裡的車問道。
「你,你會開車?」司機一臉鄙視的問。
「是的,A牌我都有的。只是沒帶來。」李大剛真誠的說著。
「吹牛吧,有開車這個好技術,還混不好,怎麼可能?」司機看了看李大剛的穿着說。
話說到這個份上,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李大剛不想解釋了。
「到底要還是不要,如果要,不相信,我可以試給你看,如果不要,咱們都不要耽擱時間!」言語中李大剛有些生氣,盡量壓住情緒。
司機見李大剛說話爽快,想想說:「去往市裡的那輛車,聽說要招一名司機,要求很高喲!」他指了指那輛車。
「好的,謝謝你!」李大剛很開心。朝着開往市裡的那輛車走過去。
「師付,打擾你一下。我聽說你這台車需要配一個司機,是嗎?」李大剛一邊小心翼翼地問,一邊朝司機打量着。
司機也順聲朝他打量着。
「有這回事,不過要考合格才行,客運車,人命關天的。你說是不是?」司機肯定的反問道。
「是是,你說地是」李大剛連連點頭。心想,我只要你們要,就行,其餘的他沒有心情跟他閑扯。
「開了幾年車?」司機嚴肅的問道。
「我開車差不多三十……不三年多了。」李大剛回答的斷斷續續。
「開的什麼車?」司機繼續問道。
「剛開始開的東風牌五噸的四輪車。後來,開的私家車。」李大剛認真的回答。
可是越認真,人家越不相信。開私家車,穿的破破爛爛地到處找工作?
李大剛看司機一臉的不相信,以為是自己沒有送禮物。人家才不答應的。於是跑到車站商店買了一條硬白沙煙,塞給了司機。
司機見李大剛誠意足。「要不你試試看。」說著他坐到了副駕駛,李大剛跳上車,啟動了。動作閑熟,還有點帥。
跑了兩圈。「可以你等下就跟我一起可以嗎?」
「求之不得了。」李大剛安心的說。
坐在候車室的昌傑等得太久,再加上又有傷,迷糊的睡著了,耷拉着頭。

《我的逆流歲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