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末世文治武功
我在末世文治武功 連載中

我在末世文治武功

來源:google 作者:吾有三寶慈儉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畢 吾有三寶慈儉讓 都市小說

又名《解凍2256》不必有蟲族喪屍、異化生物;不必有太陽輻射、外星入侵,人類持續減少,末世便已降臨當整個世界只剩下七個國家,當華夏人口只有一百五十萬,你會發現,城市變成了荒漠,文化也一片荒蕪有那麼一群人,出沒在救亡圖存的第一線,活動在教化世人的最前沿他們的名字叫拓荒者!21世紀的小混混何畢從來沒有想過,沉睡236年後,他竟會被自己的一系列裝逼言論,逼成拓荒者,而且是所有拓荒者中最頂尖的那個展開

《我在末世文治武功》章節試讀:

何畢,20歲,資深小混混一名。

註:這裡所謂的「資深」,主要指的是他當混混的時間長,與地位無關。

換句話說,何畢雖然當了七八年混混,但混得根本不咋樣。

因為混混界的地位,與當混混的時間無關,只與混混的「職業水準」有關。

就像當年跟他一起進幫派的汪小虎,因為動手能力強,嘴皮子也溜,上頭有人,下手無情。

竟然幹掉了原來的老大,成為新任老大。

而何畢自己呢?原老大在的時候,跟新老大走得太近被嫌棄;原老大栽了,他又向新老大求情,希望能放原老大一條生路……

好吧,原老大倒是進局子保住了命,他被新老大扔到了極北之地。

「唉,多年的兄弟,我也捨不得要你的命,」汪小虎親手給他帶上降落傘包,「你要是能活着回來,我還認你是兄弟。」

然後,一腳把他踹了下去。

何畢在空中飄飄蕩蕩凍了個半死,還好死不死地落在一座雪山上……那鬼地方是真冷,而且白天特別短,晚上特別長。

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個山洞,又餓又累,睡死過去。

一覺醒來,卻似乎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

得救了?

何畢掙扎着下床,想要找些吃的,卻被兩個全身防護服的「大白」拚命拉住。

「先生,你不能出去!你剛解凍,還沒有做全面檢查!」

女孩子的聲音,怪不得還拉不住好幾天沒吃飯的他!

「袁老師,您來了,太好了,您攔住他!」另一位,也是女孩子。

就在何畢即將闖出病房門的時候,卻被突然衝過來的男「大白」按住了肩膀……三個人合力「幫助」他重新躺在床上。

「你們怎麼搞的?」男人聲音很嚴肅。

「袁老師,」女孩子都要哭了,「我們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啊!冬眠艙剛一打開他就自己出來了,以前那些解凍人,哪個不得有個三五天虛弱期?」

「以後注意點兒,加強防護措施!這些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人,萬一帶着什麼致命病毒怎麼辦?地球上一共就幾百萬人,再感染個病毒,估計人類就滅絕了!」

神馬玩意兒?

冬眠艙?解凍人?地球上一共就幾百萬人?

何畢恍然大悟:做夢啊!

現實中沒有飯吃,眼看着要當餓死鬼,在夢裡飽飽口福也好啊。何畢見這三位聊起來沒個完,忍不住喊道:「大佬,別聊了,給口飯吃好不好?」

這些「大白」們木得感情。

他們不僅沒給何畢吃飯,還把他按到床上,指揮兩個女實習生惡狠狠地抽了他五管血,然後給他掛了個吊瓶。

何畢生無可戀地躺着。

許是剛剛解凍的緣故,抽血的時候,他一點兒都沒感覺到疼。

這也是他更堅信自己是在做夢的原因。

當時他還心裏抱怨:誰特么說過「夢是願望的達成」?據說還是個有名的心理學家?

胡扯吧!哪有人的願望是被抽血的?

又過來一個女「大白」,聲音很性感,似乎比剛才那倆成熟一些,她的任務是對何畢進行「盤問」。

「你叫什麼名字?」

「何畢。」

「老實回答問題!」

「我叫何畢,為何的何,畢業的畢。」

「出生日期。」

「2002年6月6日。」

旁邊的小姑娘插嘴:「不對!資料上顯示冬眠時間是2058年!他這麼年輕,哪有56歲的樣子?」

男「大白」查看了一下資料:「小吳,你又不認真了。2058是他的入倉時間,但你沒注意到,旁邊有一行字:『2058年科考隊在北極發現,身份不詳』。」

何畢:「……」

這夢,還挺追求細節的!

只是周圍連個超現實的科技產品都沒見到,除了一個棺材似的「冬眠艙」,就跟他小時候的鄉鎮診所沒多少兩樣。

做夢都這麼沒有創造性,是貧窮限制了他的想像力啊。

何畢連續回答了十幾個問題,不由有些厭煩,就算在夢裡,就算問話的人可能是個美女,他也不想被「拷問」了:「哎呀,我頭疼!」

小吳忍不住又插話:「敢情他是反應遲鈍啊,解凍後遺症現在才發出來!」

不過,看到何畢皺着眉、閉着眼,一副痛苦的樣子,他們終於放棄了盤問。

「天晚了,那你就休息一下吧,我明天再過來。」成**士合上筆記本,離開了。

被稱作「袁老師」的男士也離開了。

兩個小姑娘似乎挺忙,一會兒進,一會兒出,見何畢各項體征正常,也沒有「醒」的意思,換上個新吊瓶後,便再也沒進來了。

病房徹底安靜下來。

何畢睜開眼。

本以為會回到那個寒冷的山洞,卻發現還是這間簡陋的病房。

左右是個夢,又醒不過來,不如多探索探索?看看這夢裡的後世到底是什麼樣子!

何畢這樣想着,扯掉針管下了床,踩着椅子看向窗外。

真是夠簡陋的,這醫院大樓才兩層,這座病房就在二樓。

因為職業需求,何畢爬窗戶溜管道……呃,不,是飛檐走壁的事兒可沒少做,何況做夢,也不怕摔死。

只是餓得太狠了,做夢也難受。

何畢在病房翻了翻,竟翻出幾塊壓縮餅乾,他吃了一塊,一點兒飽腹感都沒有。

就像尿急做夢的時候,無論尿多少次,仍然憋得難受,除非真的尿床。

何畢也不在乎,但神使鬼差地,還是把剩下幾塊揣到了自己兜里。

離開醫院,何畢在黑暗中穿梭。因為堅信是自己的夢境,他什麼也不怕。

只是,這夢境也太跑偏了吧?

你要說是科技發達的後世吧?一點兒超乎他認知的高科技產品都看不到,周圍只有一棟棟林立的樓房,似乎還是廢棄的,幾乎沒有一點兒燈光。

你要說是兵荒馬亂的末世吧?環境又如此靜謐,沒有戰亂,更沒有蟲族、喪屍,除了零星的貓狗叫之外,什麼也聽不到。

最吸引他的,是天上的星星——墨藍的天空像是一塊華美的瑰寶,無數耀眼的星辰羅列其中。

何畢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多的星辰。

然而,夢裡不光有美麗的天空,也有神秘的樹林。

樹林里竟然還有機關!

何畢一個不小心,腳下不知絆到了什麼,便覺得渾身一輕,整個人飛了起來,被網兜掛在了樹枝上。

失重的感覺如此清晰,但當時的何畢絲毫沒想過不是夢,甚至還懷疑自己在現實中的身體是不是被野獸叼起來了。

他很害怕。

可無論如何閉眼、睜眼,都無法脫離這個「夢境」。

終於又一次睜眼後,天色已經大亮,一個形容猥瑣的怪老頭出現在何畢面前。

《我在末世文治武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