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閑人迴避:滿級太子妃嫁到
閑人迴避:滿級太子妃嫁到 連載中

閑人迴避:滿級太子妃嫁到

來源:google 作者:泗汐若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弘 明希

從混沌中醒來的明希就被一個外表天真無邪,內里陰險的系統碰了瓷自稱為「種田讓我走上人生巔峰「的腹黑系統手持白絹帕,抽抽嗒嗒,在她的武力鎮壓下,最後只能躺平任嘲擁有了一個全新身份的她成為了一個小小山村的可憐農女,原本打算得過且過的鹹魚卻一步一步走上了真正的人生巔峰大夜王朝的太子殿下,滿目深情的望着懷裡的姑娘,嘶啞着嗓子,語帶濃情,」希希,太子妃的位置一直都懸空着,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展開

《閑人迴避:滿級太子妃嫁到》章節試讀:

明希一進灶房,大房的兩個小姑娘就跟看妖怪似的看着一臉莫名的明希,明希知道眼前這兩個小姑娘挺可憐的,爹娘軟弱,在明家就是吃苦耐勞的老黃牛般的存在,連帶着生下的三個女兒也被洗腦,勤勤懇懇的為這個家裡的讀書人發光發熱的貢獻。

大房有一子三女,兒子在兩年前就被家裡人送去了邊關服兵役,邊關戰亂不斷,將士死傷無數,明知道這一走可能人就回不來了,可是為了讓家裡唯一的讀書人能去鎮里的德馨書院進學,愣是不願出三兩銀子的買命錢。

這便是血緣至親冷漠至此的無奈。   看了眼鍋里的粗糧飯和粗瓷碗里翠綠的涼拌野菜,明希委屈的摸了摸小肚子,她不喜歡吃粗糧飯,也不喜歡吃沒油沒鹽的涼拌野菜。

官鹽在這個時候賣的貴,普通的農家人除非是在非常消耗體力的農耕季,其他時候菜里撒的鹽都能肉眼數出來。

這邊明希鬱悶的躺在木板床上無聊的發著呆,肚子一直咕嚕嚕的造反。

另一頭雷家的十幾口子人就被三個孩子背簍里的東西驚的掉了一地下巴。

雷家的當家人雷老實年輕的時候是在外闖蕩過的,只是後來被仇家打斷了一條腿才回了老家安心娶妻生子。這會看見一地的野雞野兔和好幾根人蔘,還能沉住氣,吧嗒吧嗒的抽了口旱煙。

雷柳氏是個五十來歲的婦人,飽經風霜的臉上除了震驚目光卻沒有因為財物而露出貪婪的神色,摸了摸幾個孩子的頭,語氣和善的問道:「金寶,你跟奶講這些打哪來的?」

金寶轉着眼珠,唇角揚着笑,「奶,你猜猜啊?」

金寶的娘梁氏一聽兒子這會還打啞謎,心裏着急的不行,生怕這孩子做了壞事,拉過兒子的胳膊用力捏了捏兒子鼻尖,嗔怪道:「臭小子,怎麼跟你奶說話的?快說,東西打哪來的?要是敢背着家裡帶着妹妹做壞事,我讓你爹給你一頓竹筍炒肉吃。」

「哈哈……」

「娘,哎哎,娘,痛痛痛。」被自家娘好一頓教訓的金寶趕緊抱着他娘的胳膊搞怪的喊疼。

紅杏和銀嬌兩個小姑娘知道金寶逗他娘玩鬧,也跟着咯咯咯的笑起來。

一家人都被孩子們歡快的氣氛感染,摟着孩子們也笑。

最後,平日不愛講話的銀嬌靦腆的開口解釋,「這些東西是我們跟着希姐姐去山裡弄回來的,希姐姐可厲害了……」

銀嬌把事情的前前後後講了一遍,期間金寶和紅杏也會在銀嬌沒講到的地方加以補充。總之,務必把他們的希姐姐形容成天上下凡的仙人一般。

紅杏的娘,也就是水清,聽着女兒嘴裏形容的那個人,眼眶就開始泛紅,心裏是不敢相信的,女兒嘴裏仙子般的姑娘是她認識的那個人。可地上那些東西卻做不得假,想到她年少時的記憶里,似乎那個謫仙般的小姐也曾這樣張揚明媚。

雷二夏察覺到身邊人激動的情緒,伸出手握緊那雙因為歲月磋磨的粗糲的手,水清不着痕迹的抹掉眼角沁出的淚,望着自己男人露出真心實意的笑容。

察覺到這些的眾人也沉默了下來,看着一地的東西,當家的雷老實放下煙杆子,指了指地上的東西,「這些野雞野兔,留下一隻野雞,其他的大春你下午去鎮上賣到雲來酒樓,我跟酒樓的老掌柜有些交情,他不會壓你的價,至於三根人蔘,咱們自己留一根,剩下的你也一併賣到藥鋪。賣人蔘的錢咱不能要,希丫頭過的也不容易,有點銀錢傍身將來找婆家腰杆子也直。」

一口氣說了老些話,喉嚨就開始有些癢,側着頭咳了幾句,三個孩子趕緊去到了一碗水。

「爺爺,您喝點水。」金寶端着水焦急道。

雷老實接過孩子們遞過來的水,喝了一口,喉嚨也沒有那麼癢了,慈愛的看了幾個孝順乖巧的孩子,心裏老懷安慰。

忍不住還想抽幾口旱煙,被一旁的老婆子一把搶過去了煙桿,老爺子訕訕的看着有些兇悍的婆娘,討好的笑笑。幾個兒子媳婦都心照不宣的看着彼此偷偷笑了。村裡人都說雷家的男人怕婆娘,沒骨氣,只有雷家的媳婦自己知道,家裡那個人高馬大的漢子怎麼會怕婆娘,只不過是愛之重之,視若珍寶罷了。

雷老實繼續,「那些賣獵物的錢咱就留下,免得傷了小姑娘的臉面,老二家的,希丫頭那邊你去說,讓她把銀錢藏緊了,明老頭家的那些可都是豺狼,看見銀子,怕是能把那丫頭的骨頭都嚼的稀碎!」

水清不住點頭,「我曉得了,爹。」   老大家雷大春的媳婦梁氏如今懷了快八個月的身子,雷老實不忘叮囑了大兒子,「大春,別忘了給你媳婦買些紅糖回來,這快要生產了,等娃兒落地了也好給你媳婦補補身子。」

這些年家裡為了給他治腿,沒少花冤枉錢,家裡一直苦哈哈的過着,他心裏不得勁,想說不治了,這輩子就這麼過了。可每回夜裡疼的睡不着的時候,自己媳婦就抹着淚說就是吃糠咽菜也要把腿治好的時候,想要放棄的話就怎麼也說不出嘴了。

日子也就是這樣越過越窮了。

難得家裡能吃上葷腥,一隻野山雞拔毛殺了之後,看着挺肥碩,一分兩邊,一邊用來清燉,一邊爆炒,水清的廚藝沒得說,整個灶房不多時就聞到了濃濃的肉香味。   隔壁鄰居站在院子里,不住的往雷家這邊瞧,嘴裏不斷分泌口水,心裏納悶,這不年不節的,雷老實家咋還吃上肉了?

三個孩子一直就站在灶房門口,肚子早已經餓的咕咕咕直叫喚。

水清看着三個孩子饞肉的熊樣,心裏心疼的不行,用鍋鏟盛了幾塊濃油赤醬的雞肉進碗里,放在灶沿上,「金寶,你端着碗去院子里吃,灶房裡火氣重,別熏着了。」

幾個孩子端着碗,眼睛裏都是對肉的渴望,金寶看了兩個妹妹,「紅杏,你和銀嬌一人一塊,剩下的咱留給爺奶。」

兩個小姑娘搖頭 ,「讓爺奶先吃。」

就在雷家這邊因為幾塊肉而氣氛溫馨時,明家這邊因為明家下地幹活的大人回來而雞飛狗跳。

《閑人迴避:滿級太子妃嫁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