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仙武獨尊
仙武獨尊 連載中

仙武獨尊

來源:google 作者:仙武獨尊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柳宸 柳玄

柳宸從資質聰慧,年僅九歲便要成功凝元的天之驕子;到突破失敗,天露異像,就連修為之路也被大能設下屏障,從此不能突破識靈三級的廢物歷經人情冷暖的他,終於在五年後的某一天,迎來了人生的重大轉機重新打通修為之路,五年來承受各路譏諷,堅持不懈修行的柳宸究竟會是,厚積薄發,從此踏上青雲?還是會依舊萎靡,繼續做個一事無成的廢物?時遇星辰,碧落星空,術士有云:「天下有變,龍氣東升!」雖為蛇莽,但!憑誰說?不能騰越蒼穹,渡劫成龍!展開

《仙武獨尊》章節試讀:

時間剛過卯時,柳宸早已醒來,雙眼直直的看向房梁,臉上還帶有未乾的淚痕。

神識受困於黑暗世界時,母親因為暴露,臨走前將一些重要的事情告知自己。

並且,母親付出了極為慘烈的代價,用一朵名叫「深藍」的奇花,幫助自己打破了識靈三級的壁壘。

識靈境三級時,可以運用自身神識,進行自觀身體。

想到這裡,柳宸急忙調用神識自觀,果然發現,那道堅不可摧的屏障,如今已經從中多了一個窟窿。雖然相對於整座壁壘來說,這個窟窿就相當於一個拳頭大小。

但體內的靈力,終於擁有了一個突破口,以此,便可以突破遏制自己修為的瓶頸。

這種感覺很奇妙,如同一道清風夾攜着潤雨,從中穿過魁拔的山峰,落向山的對面,滋潤了嚴重龜裂的土地。

丹田處隱約傳來一陣異響,如初春的悶雷。體內靈力如潮汐般涌動,不斷拍打着那道壁壘。

源源不斷的靈力,從缺口處湧出。須臾,只聽丹田處再次傳來一聲輕微的「咔嚓」聲。

柳宸終於突破了五年的束縛,成功到達,識靈境四級!

專註突破的柳宸,並沒有注意到,剛剛還有些清爽的早晨,隨着他突破識靈三級時,忽然黯淡了幾分。

層層鉛雲,緩緩遮天蔽日,似乎又一場春雨,即將降臨。

同時,他也發現了另外一個驚喜——他體內靈氣的儲存量,竟然多的嚇人。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山與海!

原來,自己多年以來苦修積攢的靈氣並沒有憑空消失,而是一直存在於體內。

就像是一片雪地,你不踩上去試一試,你永遠不會知道,地上的積雪究竟有多深!

柳宸不禁一陣喜泣,這個意外的獎勵,全靠自己多年以來的堅持不懈。

但,壞消息是,柳宸此刻轉化靈力的速度十分緩慢,竟只有普通修行者的五分之一!

原來,那道壁壘雖然從中被打破一個窟窿,但對於靈力來說,這個窟窿還是太小了。

就像是一扇小門,一次只能通行一人,而門內排隊等待通行的人,卻有成千上萬。

但柳宸並不氣餒,五年的艱辛,自己都咬牙挺過了,眼下修行速度慢了點,又有何妨?

想到這,柳宸眼中再添一抹堅定。

當下,唯一讓柳宸疑惑的,便是那朵名叫「深藍」的奇花。按理說,它應該已經被母親「種」在自己體內。可除了那道壁壘被外力擊破一個窟窿之外,柳宸感受不到,身體或經脈有什麼顯著的變化。

柳宸沒有多想,對於他而言,此刻能突破壁壘,再次獲得修行的資格,便是最好的獎勵。

但,他無法注意到,有一抹淡藍色的精光,早已藏身在他的黑眸之中。

母親說過,想要他們母子二人重聚,那麼柳宸就必須修為通天!但眼下,最為要緊的便是,怎樣才能騙過衙門的公差,讓他們相信,自己真的是無辜的。

對此,柳宸早就想好了對策,他本就被柳肥所傷,昏迷一夜,只要如實回答便可。

一切準備就緒,只要自己按照正常思維,主動去報官尋人。按照衙門的習慣,在上門排查兩次,尋找一年未果後,便會記錄在檔,草草結案。

柳宸艱難起身,不料腹部一陣絞痛,讓他失去平衡,跌落在地。

昨夜至今,滴水未進,粒米未沾,身上沒有一絲氣力,又曾被柳肥傷了經脈。眼下的柳宸,面色飢黃,就好似生了一場大病一般。

他扶牆而起,顫動着走進廚房,即便身體疼痛難忍,卻還是要吃點東西果腹。

昨日未動的梅菜扣肉,已經涼透,卻成了此刻,最美味的食物。

大快朵頤間,有兩行淚珠滾落臉頰,少年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吃母親做的飯了。

所以,少年默默發誓,總有一天,他一定要修為通天,強大到沒有人再敢來傷害他和母親。

用自己的能力,庇護所有,他所愛的,和愛他的人!

將飯菜食用乾淨,柳宸鎖好家門,隨手撿起地上散落的一根還算粗壯的樹枝。

劈落多餘的枝葉,當作拐杖,以此來撐住身體。

這明顯是後山梧桐樹上的新枝,經不住昨夜風雨的洗禮,折斷飄落在此。

柳宸深知,如果自己不想落得和這斷枝一樣的下場,就必須在風雨中不斷磨練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強!

想到這裡,柳宸邁動雙腿,艱難前行。雖然步履蹣跚,眼神卻格外堅定!

半個時辰後,青雲縣,衙門。

此時,剛過辰時,正是各家生火造飯,吃朝食的時間。

本以為,衙門應該還沒有人上職。

卻見,剛上任半年的張捕頭,表情嚴肅,帶着一隊捕快,急步走出。

張伯仁見有人立於門前,微微一愣道:「報官?」

「是的。」柳宸拄着拐杖,回道。

「呵,真邪了門了,一大早上竟然有兩起官司。」此時,張捕頭身後的一名捕快口中抱怨一句。

張伯仁微微點頭,轉頭對着剛剛出口抱怨的捕快,命令道:「老李,你和老宋留下,看看這個少年郎,要報什麼案子。」

說完,張捕頭火急火燎的,帶着餘下眾人離去,看來,青雲縣出了一樁大案子!

其中一位,李姓捕快,說話時語氣微沖:「小子,大清早的,可別瞎胡鬧!要是偷貓偷狗的小事,仔細了你的皮!」

好在柳宸經歷五年的人間冷暖,對於人事,看的比誰都清楚。

當下也不計較,毫不慌張,從容淡定道:「稟兩位官差,家母於昨夜失蹤,直至今日,仍未回家。」

李姓捕快一聲冷哼:「找你母親?你應該先去明月樓看看!」

明月樓乃是青雲縣有名的風月場,此言一出,李捕快身後的三名快手,跟着一陣壞笑笑。

柳宸心中一怒,面露一抹寒意,冷聲道:「李捕快!我敬你為長輩,但!不經黑白,對子辱罵其母!還大言不慚,儘是粗鄙之語,實非長輩應有的行徑!」

李捕快被柳宸說的一愣,頓時,臉上籠罩一抹陰雲。

他平時囂張跋扈慣了,嘴巴也是個不把門的主。放眼整個青雲縣,就算自己挖了人家祖墳,也沒有幾個敢這麼跟自己說話的!

「小子!你說什麼!」李捕伸出一根手指,眼看着就要戳中柳宸的額頭。

彷彿在他眼裡,柳宸只是一個指頭就可以碾死的螞蟻。

《仙武獨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