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玄陰驅鬼人
玄陰驅鬼人 連載中

玄陰驅鬼人

來源:google 作者:落拓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東方紫韻 唐鬼 懸疑驚悚

通陰陽,驅妖邪,鎮鬼神,盪乾坤,天生鬼子,命不由天光明之下是陰暗,玄陰驅鬼人唐鬼,帶你揭開這個陰邪的世界展開

《玄陰驅鬼人》章節試讀:

就在我打量那個男人的時候,老人眉頭緊皺,不停地搖着頭,臉上都是奇怪的神情。

東方紫韻在我耳邊說:「沒想到在這裡能見到孫老,有他老人家出手,肯定沒有任何問題。」

我疑惑地問:「這位老人家很有名氣嗎?」

旁邊的一個傢伙,聽到我的話,驕傲的說:「一看你就是個土包子,連孫老都不認識。

他老人家是有名的杏林聖手,濱城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院長,被人稱作閻王敵的孫東國。」

我聳聳肩膀說:「閻王叫人三更死,誰能留人到五更,即便是再厲害的大夫,也不敢誇下如此海口。

再說眼前這個男人,絕對不是老人家能夠醫治的,也不過是白費力氣,乾瞪眼罷了。」

周圍的人聽到我的話,全都露出義憤填膺的表情,惡狠狠的看着我,其中有幾個挽起袖子,有教訓我的意思。

東方紫韻急忙說:「我朋友是從山裡來的,沒見過大世面,就知道信口開河,各位千萬不要和他計較。」

之前的那個傢伙,瞪着眼睛大叫:「我就說是個土包子,不會說話就閉嘴,孫老是什麼人,豈是你能詆毀的。」

我斜着眼睛說:「有理不在聲高,你想捧着位老人家的臭腳,沒有必要踩我,不信你問問老人家,這個男人他能不能治。」

那傢伙一蹦老高,跳着腳叫:「真是給你臉了,這世上哪有孫老治不好的病…。」

孫東國打斷他的話:「讓這個年輕人給說著了,我的確沒有看出,這個人究竟得了什麼病,根本無從醫治。」

旁邊的女人聽到這句話,哇一聲哭出來,抽泣道:「連您老都治不了我男人,他豈不是沒救了,這可怎麼辦呀。」

我接過話頭:「老人家治不了,不代表你男人就沒救了,我有辦法救他的命。」

那傢伙聽到我的話,又跳出來說:「孫老是醫學界的泰山北斗,就連他都治不好,你這麼個毛頭小子,也敢誇下海口,難道說你的醫術比孫老還高明。」

我晃了晃手指說:「單純的從醫術來講,我肯定是比不上這位老人家,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病,醫術完全起不了作用。」

那個女人大叫:「我男人都已經這樣了,你還在那說風涼話,他要是沒病,怎麼會這個樣子呢。」

孫東國見多識廣,眼珠一轉說:「他現在這個情況,要是沒病的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

我點了點頭說:「老爺子說的沒錯,他中邪了,確切的說是衝撞了黃仙,如果沒猜錯的話,他們在上車之前,肯定吃過黃皮子。」

那傢伙立刻說:「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不光是個土包子,還是個小神棍,我看你是想騙錢吧。」

沒等我說話,孫東國呵斥他:「不懂就給我閉嘴,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豈是你都能知道的。

這位小兄弟說的對不對,問問他們就知道了,像你這種無知之徒,不要在這丟人現眼,給我滾一邊去。」

那傢伙敢在我的面前張牙舞爪,在孫東國眼前跟個孫子似的,連個屁都不敢放,耷拉腦袋躲到一邊。

我看到那個女人點了點頭,來到男人身邊,在他的額頭上畫了一個符篆,他立刻平靜下來。

我對女人說:「我已經暫時把他壓住了,你和我說說究竟是什麼情況,這樣才能對症下藥。」

那個女人立刻說:「我叫胡秀英,我男人叫符宏剛,我們在濱城開了一家木材公司,經常到山裡來收木材。

我丈夫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吃些山珍野味,在上車之前,供貨商請我們吃了一頓飯。

其中有一道菜是瓦片烤黃鼠狼,說是他們那裡的特色,我丈夫覺得特別好吃,就給包圓了。」

我眉頭一皺說:「你們這次生意應該沒有談成,而且你們還有想法,想要和別人合作吧。」

胡秀英連連點頭說:「你說的太對了,這次供貨商獅子大開口,價格上漲了三成,我丈夫不能接受,打算找新的供貨商。

你的意思是說,供貨商知道我們的打算,所以特意害我丈夫,應該不會這樣吧。」

我搖着頭說:「和你想的恰恰相反,這些賣木材的人,都是在山裡討生活的,知道山裡的規矩。

而且在咱們東北,出馬仙是非常流行的,黃仙是五大仙家之一,他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你好好的想一想,這道菜除了你丈夫之外,是不是別人連一口都不動,而且在他吃的時候,這些人的眼神都是躲躲閃閃的。」

胡秀英認真的回憶了一下,真是這麼回事,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他連聲哀求:「小大師一定要救救我丈夫,只要能救活我丈夫,哪怕是傾家蕩產,我都願意。」

我晃了晃手指說:「人的確沒有白救的,也用不着你傾家蕩產,把事情解決之後,一切憑賞就行,多少我都不介意。」

我將手指摁在符宏剛的眉心,向著外面一引,他的眼睛猛然睜開,臉上的表情極其怪異。

我行了一禮道:「民間茅山弟子唐鬼,見過黃家大仙,所有的一切都是誤會,你高抬貴手,放他一條生路吧。」

符宏剛嘴唇聚在一起,變成尖嘴猴腮的樣子,聲音尖利道:「你這個毛頭小道,不要多管閑事。

他吃了我的肉,就得付出代價,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到哪我都能說得出去。」

我陪着笑臉說:「黃家大仙說的有道理,他管不住嘴,理應受到懲罰,你已經折騰他半天了,懲罰的差不多了。

當時你已經被做成菜,本來就是給人吃的,所以他的過錯並不大,根本沒有必要以命相抵。

不如你先行退去,等到他回去之後,讓他多買一些雞,向你磕頭認錯,這樣皆大歡喜啊。」

符宏剛不屑的哼了一聲:「少在那說廢話,本仙不聽這一套,這個人我要定了。」

我一看軟的不行,立刻臉色一變,惡狠狠的看着符宏剛,張口就是一串狠話。

《玄陰驅鬼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