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許你一雙人
許你一雙人 連載中

許你一雙人

來源:google 作者:沈燕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兒 沈燕華 現代言情

那年,她征戰沙場,出謀劃策只為助他奪取江山,他日,他登基為帝,卻親手扼殺腹中稚子,推她入地獄……展開

《許你一雙人》章節試讀:

嘶——

沈燕華疼的倒吸一口氣,臉色蒼白的可怕,手指緊緊的拽着產床上的被褥,豆大的汗水在額頭上滾落,呲牙咧嘴,撐着一口氣,「皇上,皇上她,來了嗎?」

腹部一陣陣的絞痛,卻是敵不過心尖的疼痛。

她與皇帝慕容寧少年夫妻,當日他曾指天為誓,六宮無妃,唯愛沈燕華!

呵呵,好一個六宮無妃!

沈燕華疼的心臟一陣收縮,不過是登基半年,他不顧群臣反對,一己之力立下了兩位皇后!

一個是她,沈燕華!

另一個則是她的嫡親姐姐,沈妍心!

猩紅的眸子瞪圓,死死的盯着宮門外的方向,嘶啞着聲調,一遍一遍的催促,彷彿這樣她就能將那個負心的人請過來

柳兒心尖發顫,只能輕聲安撫,「娘娘,您別急,皇上應該是在路上了。」

恰在此刻菊兒打起帘子走了進來你,眸裡帶着幾分陰沉,也帶着幾分隱約可見的嘲諷,迅速的低頭隱藏了那一抹陰毒的光芒,輕聲說道,「娘娘,皇上和妍皇后正在行人倫之禮。」

「人倫之禮?」沈燕華臉色越發的蒼白,聲調隱約帶着幾分顫抖。

「回娘娘,總管太監不讓奴婢進去,說是……說是……」菊兒恰到其處的掩飾了心中的暢快。

「菊兒,夠了!」

柳兒臉色微變,惱恨的盯着菊兒,這個時候她還說這些刺激娘娘做什麼?

「柳兒,無妨。」死死的咬着下唇,硬生生的將淚水逼回,「讓她說,本宮倒是想知道呢!」眸里染上了絲絲冷意。

「柳兒姐姐,娘娘都讓婢子說了,你這樣擋着算是什麼事情?」菊兒不滿的嗆了一聲,微揚着下巴,「回娘娘的話,總管大人說了,皇上讓您自個兒生,這檔子事情皇上又不能替您生,哪個女人沒生過孩子,等他得空自然會過來。」

「你,你說什麼!」沈燕華氣的渾身顫抖,一口鮮血硬生生的卡住喉嚨處,那血腥味讓她作嘔。

「娘娘!」柳兒驚得撲了過去,趕緊抓着她的手指,「無論如何,娘娘您要堅持住啊,小皇子還在肚子里呢。」聲調哽咽,生怕沈燕華有什麼不測。

柳兒轉身卻是憤恨的盯着菊兒,若不是此刻娘娘的情況不對,她恨不得撕了這個小賤蹄子。

沈燕華瞳孔失去焦距,一顆心沉甸甸。

她以女兒之身征戰沙場,禦敵無數,中過箭傷,刀傷,也曾中過毒,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無數,只為了助他早日榮登天下,只為了替他換來一個太平天下!

抵不過嫡姐那一滴淚水,她所做的一切化為烏有。

好一個慕容寧!

好一個沈妍心!

欺人太甚!

悲戚在心底蔓延,疼的她無法開口,曾經她有多愛那個男人,此刻她就有多恨自己。

『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從她嘴裏噴了出來,染紅了一片衣襟,沈燕華滿腔的悲恨在心底蔓延,整個人宛如沒有了生機的破碎娃娃。

「娘娘!」

柳兒悲戚的握着沈燕華蒼白的手指,顫抖着聲調,「不為他人,您也要珍惜肚子里的小皇子啊。」

無疑,柳兒這悲戚的聲調拉回了沈燕華的神志。

沈燕華蒼白臉龐上帶着幾分母愛的光芒,眨了眨乾澀的眸子,重重的吸了一口氣,聲調粗啞,「對,柳兒,我還有孩子。」

心,狠狠的顫抖。

說不愛,那是不可能的,曾經那驚鴻一瞥,從此不相忘自難忘,深入骨髓。

手指緩緩貼近胸口處,淚水在眼眶轉動,此刻她在難產,他在銷.魂窩?

菊兒複雜的眼神落在沈燕華的身上,此刻空蕩蕩的產房內並沒有人注意她,低着頭她悄然離開錦繡宮……

酉時,錦繡宮內殿

「娘娘,您使勁兒!再用力點,大口呼吸,加油啊!」穩婆急切的說道,「老奴已經能看到小皇子的頭了呢,您再用力點。」

「娘娘,使勁兒,這一胎可是皇子呢。」

產房之中,沈燕華咬牙堅持,儘管心尖一陣陣抽痛,可她無暇顧及其他兒女私情,大口大口喘着氣,臉色已經綳的通紅,一次次將力度積聚身下。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的孩子。

「皇上到,妍皇后到……」外殿響起了太監獨特的聲調,產房裡幾人臉色帶着欣喜。

「娘娘,皇上來了!」柳兒眸子帶着絲絲興奮。

床榻之上,沈燕華臉色帶着幾分驚喜,瞳孔閃爍着淡淡的亮光。

他?還是來了嗎?

她的夫君,終究還是在最後的一刻趕來了嗎?

咬着下唇,她掙扎着想坐起來,只是此刻的情況讓她無法動彈,他到底還是對自己有感情的,不是嗎?欣喜的情緒蔓延了她的全身。

少頃,寧皇南宮寧小心翼翼攙扶着妍皇后沈妍心雙雙走了進來,二人身後則是跟着兩個孔武有力的嬤嬤,還有四個女侍衛。

「皇上,產房禁地,血氣太重,您不宜進去。」

柳兒臉色略變,這個架勢讓她隱隱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寧皇的臉色並無驚喜,從頭到尾只是溫柔的盯着沈妍心。

慕容寧眉頭不悅的皺着,陰沉沉的眸子盯着柳兒,「朕探望皇后,你這個賤婢莫要擋着!」

「皇上……」柳兒瞳孔急劇收縮,害怕在心底蔓延,只是想到產房內的皇后,她不得不要呀站出來。

「滾!」慕容寧不悅的抬腿,狠狠的朝着柳兒的心窩踹下。

砰——

一聲巨響,柳兒的身體由外而內飛了過去,狠狠的撞擊在產床邊緣的桌子上,頓時一口鮮血迸濺而出。

「柳兒!」欣喜還未從沈燕華的眸底褪去,瞬間染上了蒼白,顫抖着身體看向了一臉戾氣慕容寧,「皇上!您何故撒氣?」

頭髮凌亂的貼在她的額頭,眸子里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慕容寧掀開床幔,撲面而來的血腥味令他作嘔。

「朕的事情無須你過問。」他嫌棄的皺着眉頭,連帶看着沈燕華慘白的臉都覺得醜陋無比,轉頭看向穩婆,「如何?」

「皇上。」穩婆已經跪在地上,畢恭畢敬的說道,「老奴已經看到小皇子的頭了,娘娘只需在用力就能順利產下小皇子。」

「哦?是這樣嗎?」

慕容寧嗤笑一聲,眸里閃過一絲陰冷……

《許你一雙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