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許穗和陸東珩叫什麼名字
許穗和陸東珩叫什麼名字 連載中

許穗和陸東珩叫什麼名字

來源:google 作者:陸東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唐錦秋 許穗

「你會明白的」許穗微喘着閉了眼陸東珩沒有多說,把她抱在懷中,輕柔的撫摸着她的頭髮,一下又一下過了好一會兒,陸東珩才放開她,去了浴室洗漱展開

《許穗和陸東珩叫什麼名字》章節試讀:

果然,和綿綿聊完,唐錦秋拿着手機到了另一處:「穗穗。」
許穗應了一聲,安靜的等着她接下來的話。
唐錦秋足有幾分鐘都沒有開口。
「我們見一面吧,我有些話想當面和你說。」
唐錦秋唇角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當然,如果你今日沒空,那就等下次吧。」
許穗一口應了下來:「約在哪裡見面?」
幾十分鐘後,許穗到了唐錦秋所說的地方。
她背脊僵硬的走過燈光略有些昏暗的走廊,推開了包廂的門。
包廂內的窗帘沒有被拉上,外面的自然光灑進來,照亮了室內。
室內有着酒的味道,唐錦秋正拿着酒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許穗坐到她身邊。
唐錦秋又喝了幾杯,呼出一口氣,開口道:「我和鄭修,離婚了。」
「昨天領的離婚證,綿綿到現在也還不知道。」
「好在拖了這些時間,他總算鬆了口,同意讓綿綿跟着我。」
說著,唐錦秋一直強忍着的淚珠從眼中滑落。
她伸手去擦,但那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怎麼都擦不幹凈。
許穗輕拍着她的背,等唐錦秋情緒緩和了些,才問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綿綿?」
「等她再大一點吧。」
唐錦秋又倒了一杯酒,「好在這些年,她也習慣了我不和鄭修住在一起了。」
許穗看着唐錦秋一杯又一杯的喝,覺得差不多了,伸手奪去她的酒杯:「喝酒傷身,別喝太多了。」
唐錦秋喝的微醺,聽聞這話,堅持要喝。
許穗無奈,只能看着她又喝了好幾杯。
這時的唐錦秋已經有些醉了,她抱住許穗,口中顛七倒八的說著以前對鄭修做的那些蠢事。
許穗聽着這些言語,在腦海中勾勒出一個追愛的純真少女的模樣。
十幾歲的少女,天真爛漫,對於感情定也是極為嚮往的,認定了一個人,便大膽的去追。
只可惜,那份屬於年輕時唐錦秋的熾熱感情到底還是沒讓鄭修動心,他們還是走到了離婚這一步。
可如果這份感情註定得不到回應的話,儘早的了斷,也是一件好事。
綿綿的撫養權歸了唐錦秋,她也還年輕,以後不論是再嫁或是專心的撫養綿綿長大,都可以活出另一片天空來。
唐錦秋沒有必要守着一個對她沒有感情且不忠的丈夫度過後半生。
「……以後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除了綿綿,我們就再無瓜葛了……」唐錦秋把腦袋靠在許穗肩膀上,閉着眼睛,淚珠從眼角滑落。
而後,她突然睜開眼睛,坐直了身子,聲量也跟着拔高:「穗穗,你要相信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以後我們女人自己過,不要他們了!」
「好。」
許穗順着她的話說下去,「以後我們自己過。」
她早就知道,這個世上沒了誰,日子都是一樣的過。
唐錦秋又絮絮叨叨的說了好些話,而後歪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許穗本想在這裡陪着她,可一看時間,已經過了五點,再過一會兒,天色便要暗下來了。
她看着饒是在睡夢中依舊眼角浸出淚珠的唐錦秋,咬了咬牙,決定在這裡陪着她。
大不了,明天和唐錦秋一起離開就是了。
但到了快八點,照顧綿綿的保姆打電話過來,說要接唐錦秋回去。

《許穗和陸東珩叫什麼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