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拳贅婿
一拳贅婿 連載中

一拳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系統流牛鼻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伍簽 余母 都市小說

《一拳超人》中的死魚眼、大光頭低調下山,卻莫名其妙遭到了世界頂級神豪、首富、人氣主播、巔峰強者紛紛狙擊大光頭不屑:「世界上沒有一拳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兩拳!」展開

《一拳贅婿》章節試讀:

「妖術!他會妖術!」蘇可兒瞪大圓溜溜的大眼睛,驚駭連連。

伍簽望着失態的蘇可兒,微笑道:「不是我會妖術,而是你太弱!我沒猜錯的話,你修鍊的是十六路純陽彈腿。」

望着少女驚訝的表情,不用回答,伍簽就知道自己所猜不錯,用長輩訓晚輩的口吻道:

「雖然十六路純陽彈腿,在中午太陽最烈的時候練習效果最佳,但你們十六路純陽彈腿的腿譜有缺陷,長此以往,你的會陰、中葵二個穴位會留下不可逆轉的暗傷。」

「相遇既是有緣,好自為之。」

言盡,伍簽絲毫沒有理會兩人,背起粗布背包轉身離開。

他的步頻看似不快,不可思議的是,短短几秒,伍簽已經到了幾百米外。

「爺爺,那個人好強啊,他有爺爺厲害嗎?」蘇可兒崇拜的問道。

老者未答,望着年輕人離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剛才年輕強者的一拳,不僅化解了孫女蘇可兒全力一擊,一拳之威,竟撕裂空氣產生音爆。

實力恐怕遠在他之上

想他蘇宏真戎馬一生,威震北盟,如今隱退唐明市,還能遇到一位如此年輕的少年不世強者,真是不枉此生。

「咳咳.....」

蘇宏真忽然劇烈咳嗽起來,伍簽的拳風牽動了他的暗疾。

蘇可兒馬上用力拍打着老者的後背:「爺爺,老毛病又犯了嗎?」

蘇宏真嘆氣道:「可兒,那個年輕強者說的沒錯,我們蘇家代代相傳的十六路純陽彈腿腿譜不全,我這傷就是修鍊家族腿譜所留暗疾。」

蘇可兒呆若木雞:「難道他說的都是真的?他僅僅看了一眼,就發現我們家族最大的秘密......」

「如果有幸結識剛才的年輕強者,說不定他能解決我們蘇家鎮族腿譜,拯救我們蘇家…..」蘇宏真神情極其複雜的楠楠道。

離開唐明市人民英雄紀念碑,七拐八拐,伍簽終於來到了**唐大門口,仰望氣勢恢宏的門樓,

給出了三個字評價:

很氣派!

唐大到處是濃濃地青春氣息,伍簽的心情也跟着變得格外美麗,大腦被自動清空。

他粗布包里踹着第二個信封!

徒步半小時,穿過數十棟高樓林立的大樓,終於來到其中一棟最氣派的辦公樓前,

停下腳步時,剛好一輛迷你觀光車停在了他的面前,

走下一群年輕的男男女女,正在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伍簽。

我靠,

這半個小時不是白走了嗎?

伍簽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唐大校長辦公室,卻發現辦公室緊鎖。

正當他求路無門的時候,路過的一位好心教授指點他,也可以去找唐大分管人事王學志。

伍簽順言,在王學志辦公室門前敲了半天,同樣沒有人回應,

不對呀,

他的強大感知,明明感應到裏面有兩個人,正在做激烈的搏鬥,怎麼沒人開門呢。

正當伍簽準備放棄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自動打開了,

一個戴着身穿職業裝、戴着金絲眼鏡的女人跑了出來,伍簽注意到女人的衣衫不整、滿臉羞紅。

「進來。」

辦公室裏面傳出一個極為憤怒男子的聲音。

伍簽能感覺出男子聲音莫名的敵意,讓他摸不着頭腦。

走進了辦公室,一個帶着厚重黑框眼鏡的禿頭的中年男子坐在辦公桌前,正在緊緊他鬆開的皮帶。

又是禿頭?

莫非自己和光頭有緣?

中年男子是唐大教導主任,

王學志!

王學志的低掃眉斜視了伍簽一會,然後往座椅一靠,語氣不善道:「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

「伍簽。」

伍簽把手上的信封推到王學志面前,用盡量客氣的語氣道:

「這是我師父,寫給唐大校長親筆信,在請你代為轉告。」

聞言,王學志卻笑了,眼前這個不知哪來的土老帽,竟然拿着一封信找他的領導,把他逗笑了。

也不知道這個土老帽,是如何繞過門衛,

看來這群門衛活的太安逸了,竟然讓他這個鄉下來的土老帽混了進來,回頭一人扣一千工資。

王學志拉回飄飛的思緒,反正左右無事,準備打開手中的信封,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不料,伍簽出言阻止:「抱歉,這是寫給唐大校長的信,你不是他,沒有資格拆開信封。」

伍簽原以為自己很客氣的話,卻不想將王學志徹底激怒了,

自己一個堂堂大領導,不但被一個不知哪來的土老帽破壞了好事,竟然還被他瞧不起,這個土老帽到底哪來的自信?

他越想越氣,不信,必須找回場子。

「你讓我不看就不看?這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王學志怒極反笑。

伍簽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殺意,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

王學志看着信,嘴裏嗤笑連連,彷彿沒有見過如此好笑的事情:

「天吶,笑死我了,你真搞笑,你沒參加全**統考,居然想特招入學?」

然後一拍桌子:「我呸,騙子騙到我頭上了,你現在給我滾,給我滾!」

伍簽手指微微顫抖,彷彿在努力壓制狂暴的殺意,用盡最後的耐心,一字一句斬釘截鐵道:

「我不管你們以前有沒有特招,但我今天來了,就必須有。」

王學志直接不客氣地,吐出一個字:「滾!」

說完,他直接將桌子上的信封直接丟到了角落的垃圾簍。

伍簽眼中精芒爆閃,

準備殺人!

不過很快,他的眼中的殺意再次被他強行壓了下去。

伍簽從小在大山長大,有着大山斷崖般堅韌的性格,同時也養成了暴怒動輒殺人的野性。

剛才他突然想起了下山前,師父千叮囑萬囑咐,千萬不要輕易殺人,山下世界遊戲規則和山上叢林法則不太一樣,在山下就要遵守山下世界的遊戲規則。

他急忙運轉了「穩字決」心法,胸中狂暴之氣才被壓制住。

重新古井無波的望着王學志,靜靜道:「你給我記住,你很快就會將信封撿起來,跪在我的面前。」

王學志望着眼前一身地攤貨的少年,前一秒還是一副吃人的模樣,後一秒居然瞬間變得沉穩冷靜,心中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砰!」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孫校長!您怎麼來了?」

王學志望着來人,原本怒極的臉上,立刻變得極為諂媚。

一個蓄着厚厚鬍鬚的男人,進門就劈頭蓋臉罵道:

「王學志,你好大的狗膽,你竟然要讓我的貴客滾,那我這個校長是不是也要跟着滾蛋?」

他是唐大校長,

孫富!

王學志被罵的狗血淋頭,卻半個字都不敢回,他再蠢也明白過來,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眼前這個土老帽真認識孫校長。

「伍先生是嗎?我是孫富,剛才接見一位市裡的領導,照顧不周,請您原諒。」孫富客客氣氣解釋道。

王學志震驚地看着眼前一幕,平日里牛逼到天際的孫校長,居然對眼前這個年輕人如此恭敬,要是被外人知道了,還不得驚掉下巴。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令人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伍簽僅僅是孫富點了點頭,沒有了任何反應。

他一臉苦悶,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眼睛瞄到牆落垃圾簍里的一封信,頓時冷汗直冒,

立刻不動聲色的悄悄來到角落的垃圾簍,將裏面的信封小心翼翼的撿了起來,正欲揣進兜里,期待伍簽忘記這件事情。

不料,沉默的伍簽突然看着他,微笑開口道:「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

王學志想起了伍簽的那句話,頓時如遭雷擊,他難為情地看了看周圍站滿了同事。

想起了伍簽最後說的那句話,就更霜打的茄子一樣,無精打采。

讓他一個五十多歲小領導,要當著這麼多下屬的面,給少年下跪,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孫富雖然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知道惹惱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後果很嚴重,立刻喝罵道:

「王學志,你是瘋了嗎,你知道他是誰嗎?還不趕快按伍先生的意思辦,否則惹惱了他,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

撲通!

王學志重重地跪了下來!

他老臉羞愧地不敢抬頭看眾人,雙手舉着信封遞到伍簽面前:「伍先生,都怪我狗眼不識泰山,請您收回信封,原諒我你這一次吧。」

「哇啊!」

周圍同事驚呼一片,驚掉了下巴!

伍簽皺起了眉頭,按照他的本意,直接一拳將王學志轟成渣,然後離開。

現在動靜似乎弄得有點大,他此番下山本意低調行事,知道此地不能久留,必須儘快離開此地。

伍簽看也沒看跪在地上的王學志,用手指夾着信封交給了孫富,獨自一人消失在走廊里

......

孫富拿着信封匆匆出門,直奔**冀北省教改廳,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他又匆匆回來了,手裡拿着省教改廳的紅頭文件,很快就將伍簽特招入學的事情辦好了,

並指派了一位年輕女輔導員給伍簽,女輔導員長得一副標準瓜子臉,肩披順直長發,身上還散發著一股奇特的香味,端是一個頂級大美女。

「她叫譚惠心,以後她就是你的生活輔導員,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學習上,遇到了困難,都可以找她幫忙。」譚惠心露出職業微笑。

伍簽象徵性的朝譚惠心點下頭,然後仔細嗅了嗅,奇怪地道:「譚先生,你身上怎麼有股淡淡血腥味,你是不是受傷了,我可以幫你。」

伍簽經常被師父罵他,不懂釋放善意,關心她人,現在他嘗試變通,主動關心身邊譚惠心。

「我沒受傷啊,你說話真奇怪。」譚惠心的聲音很好聽,有點嗲。

伍簽仔細的聞了聞,目光順着氣味移到了譚惠心的修長兩腿中間敏感部位。

譚惠心望着伍簽天真無邪的白凈雙眸,立刻明白過來,雙臉掩面不敢見人。

孫富摸了額頭一把冷汗,趕緊打個圓場:「哈哈,譚先生,你別介意,山裡的孩子不懂事。這樣吧,先帶伍簽去班上。」

山裡的娃,不好帶啊!

譚惠心帶着伍簽來到教室門口,她給伍簽指了指班上一個空位,慌亂地擇路逃走了。

對她來講,剛才簡直太羞恥了!

望着眼前的教室,目光微眯,

不出意外,他的未來三年,就要在這裡度過,

似乎,

還不錯!

突然他想起了師父教他的,想要融入一個新集體,第一步先要自我介紹。

伍簽不再猶豫,將講台上正在激情洋溢講課的先生擠到一邊,一本正經地自我介紹:

「我叫伍簽,來自山上。」

.......

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掉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幾秒後,

爆發出陣陣哄堂大笑。

「噗嗤!」

「哈哈......伍簽?來自山上?」

「嘿,兄弟,你叼爆了。」

.......

伍簽發現大家對他似乎不太友好,

於是冷着臉,也不管大家的嘲笑,找准位置坐下,不再搭理他人。

剛落座的伍簽,

就被女同桌的電話吸引了主意,她的電話內容吸引了伍簽的興趣。

「媽,你放心,就憑那個山上下來的土鱉,也想娶我姐,簡直痴人說夢,就算家裡的狗『小強』也比他強。」

......

關了手機,那個面容姣好的女生坐在凳子上,仍舊氣憤不已。

她旁邊一位女生好奇問道:「芮兒,又是哪個王八蛋惹你生氣了。」

「真是氣死我了,今天上午有個山上來的土鱉,突然跑到我家,拿着一張幾十年前的婚約找到我媽,讓我媽將我姐嫁給他,你說搞笑不搞笑。」

「驚天大新聞!驚天大新聞!」這位女生陡然驚聲尖叫,瞬間引來了所有人圍觀。

所有人在了解完情況之後,一個比一個聲音大,教室一下子吵翻了天。

「天哪,有個鄉下來的土老帽,想娶我們唐大校花?」

「那煞筆傢伙說,他是來自山上?」

「等等,來自山上?」

.......

眾人說到這,突然想到了什麼,剛才好像有人自稱是來自山上。

所有人的目光齊唰唰頓時齊刷刷地,看向余芮旁邊新來的男同桌,

伍簽!

伍簽同時被這麼多人注視,感覺很不好。

他此次下山沒有見到未婚妻余藍音,卻陰差陽錯地見到了未來的丈母娘和小姨子,似乎她們對自己並不是很友好。

導致伍簽對從未蒙面的未婚妻余藍音感官也變得極差,或許師父看錯人了吧。

唐大校花如何?

上市公司身家過億的總裁如何?

才貌雙絕的女神又如何?

這些,他才不會在乎,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土雞瓦狗,

最強一拳,統統粉碎!

總有一天,她們余家會帶着上億嫁妝,乞求招我為婿。

而那一天,他只需要輕輕地吐出三個字:

不同意!

他輕咳幾聲,自嘲道:「不巧,我就是你們口中說的那個想娶余藍音,從山上來的煞筆。」

靜!

非常靜!

特別靜!

《一拳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