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予寵無度:重生之王上請自重
予寵無度:重生之王上請自重 連載中

予寵無度:重生之王上請自重

來源:google 作者:夏卿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子尹 古代言情 蘇洛

【架空】【雙重生+雙馬甲+她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的甜蜜愛情】上一世的我稀里糊塗被陷害,最後死於抽筋剔骨之極刑,死前就連是被誰陷害我都沒搞清楚,沒想到上蒼又給了我一次機會,再次醒來我竟然重生了!這次我發誓要弄清楚一切的真相,可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就被那個傳聞清冷孤傲不可一世的觴王南宮子尹給纏上了……上一世明明看都不肯看我一眼的他如今卻天天對我噓寒問暖,還總是送一些奇怪的東西給我,我躲也躲不過,逃也逃不掉,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喂!展開

《予寵無度:重生之王上請自重》章節試讀:

沉析看起來像是觴王的貼身侍衛,那這個觴王上一世不僅贈了茯夏花給我,又派了貼身侍衛送我回家,這一世更甚,不僅親自出手相救,還讓自己的女侄來照顧我,凡此種種細想下來,這觴王待我這樣一個陌生之人還真是極好的。

「嗯,觴王是個好人。」

我思索片刻後在心中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沉析退下去之後,我便隻身走進了那風珞園中。

園中亦無侍衛宮女,想來觴王是有什麼私密之事要我去辦?什麼事都可應允,但出賣舯州之事不能做,上一世已然害死雲離,這一世定是要護他周全的……

我亂糟糟如絲線般纏繞的想法並沒有將我困住,因為我很快就被這風珞園中的景緻吸引了。

這風珞園十分幽雅,園內栽種着許多奇珍異草,均是極為罕見的品種。不過這園中奇珍異草的種類雖多,有一種花卻是面積最廣的,紅白粉三色均有,此刻正大片大片地綻放着,甚是好看。

這花我曾見過的,在我遙遠的孩提記憶中,我記得這花名為風雪蘭,只在春夏之際大雨過後才會突然盛開,許多年前的某個炎夏,因躲雨不及我被困在南安山,大雨過後我便見到了漫山遍野的紅,絢爛綻放,那時同樣還是孩提的雲離告訴了我這花名。

如今這園中的風雪蘭,不僅有紅色,白色粉色亦有之,倒是我沒見過的了。

它們開得可真好看啊!令我不覺在心中讚歎。

只是如今正值芳春,天朗氣清,這花本不該開放的。這盛開之景可謂是奇觀了,一會兒見到觴王一定要問一下他這是怎麼做到的。

我正這麼想着,就看到在園中心的小湖旁,有人正背對着我在那裡站立着。

那人身着黑色錦緞長衫,背影頎長挺拔,如松如竹,帶着幾分威嚴又帶着幾分超然,微風吹起他的衣袂,在夕陽的映照下,灑下淡淡的餘暉,一時之間彷彿是要將這凡塵都傾灑,獨留他遺世獨立。

皓如明月星辰間,皎若玉樹臨風前。

單是一個背影,竟恍惚間令我望得有些出神。

我緩緩走上前去,由於不懂栗州的禮數,只能學着方才那位沉公子的樣子畢恭畢敬地作揖說道:

「在下舯州蘇洛,見過王上。」

觴王的背影動了動,但沒有轉身,彷彿在壓抑着什麼莫大的情緒,那烏髮未綰未系地散在身後,與那黑衣融為一體,漆黑如墨般令人看不透,我見他似是微微顫了顫身,隨即又不被察覺地恢復了原狀。

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我幾乎要按捺不住發問的時候,觴王終於是出了聲:

「舯州有那麼好嗎?」

這幾個字以低沉的聲音緩緩說出,分明是個疑問其中卻暗暗夾雜着一些失落的意味。

風吹着旁邊的風雪蘭動了動,我未曾料到他會如此發問,一時間也不知該作何回答,只盯着那風雪蘭暗暗出神。

「風雪蘭怎麼會在此時開放?」

我索性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盯着風雪蘭的時候就脫口而出了我心中的疑問。

但此話一出我便後悔了,明明是人家在發問,我卻沒頭沒腦地說這樣不相干的話,實在是有些冒犯。

「風珞園以素玉護着。」

我剛想回答他剛剛的問題時,他卻搶先一步回答了我的問題。

素玉?那傳聞可扭轉乾坤的無上至寶?

聽聞素玉有扭轉乾坤之力,能隨意改變時令天氣,若是在戰時則有改變戰局之能。

不過素玉唯一的缺點是其效力範圍有限,只能在小區域內適用。

但,即便如此,這樣不可多得的至寶竟拿來養花,是不是有些太過大材小用了?

我一時震驚,但這畢竟是觴王自己的事情,我自是無權評論,在人家的領地,還是恭順些得好。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風雪蘭在這芳春晴日里亦能綻放。」

觴王聽聞終是轉過身來,我微微抬頭,卻正撞上他看向我的目光。

他的眼神如清冷月光,卻彷彿暗含着什麼欲噴薄而出的情緒,讓人看一眼都覺得這世間美好本就該盡賦於他,不應令他陷悲痛之境,他的眼神本應透澈清明,不該摻雜什麼人間的情絲。

而此刻他的目光帶着些我看不透的情緒,就那麼直直地照進我的內心,彷彿是要將我一眼看穿。

柔和的晚風伴着殘陽的餘暉,讓他周身彷彿鍍了光似的,竟有些風華絕代的味道了。

有幾縷烏髮自他的鬢角落下,許是春風撩人,許是夕陽仍殘存些許璀璨,不知怎的,在這幅光景下,他的眼眶竟漸漸紅了。

說真的我從未見過如此眉目如畫之人,飄逸出塵,睥睨萬物,明明有出世的超然,細看卻又有入世的孤獨。

這樣的人總覺無人能與之比肩,在我這兩世認識的形形**的人中,也只有雲離才能與之堪堪媲美,只是雲離那超凡絕塵之感甚重,與這位觴王相比竟少了些煙火氣味,不過這位觴王俊逸之貌中雖是有些許人間氣蘊,卻也是一種世間無人能與之相配之美。

原來,超然塵外是他,俊美無儔亦是他。

那些傳聞除卻誤以為他是老者這一條外,還當真是毫無半句虛言。

與他對望的那一瞬間,我竟也欲語無能了。

「舯州有那麼好嗎?」

他望着我,彷彿望着一輪靜謐圓月,望着望着就又問出了這個問題。

聞聲我終於是回過神來,慌忙地移開了眼神,只這短短一望,我的雙頰竟霎時間滾燙起來。

「舯州,舯州是五州中心嘛,五州中心自是,自是有其繁華之處的。」

我支支吾吾,幾乎字不成句,斷斷續續地回答了他的問題。

他沒回話,只是聽聞後又向我邁進了一步,我只感覺到周身氣壓在慢慢升高,不多時竟幾乎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可他似乎是對我的窘迫之感毫無察覺,竟並無後退之意,反倒是又向我走近了一步,此時我與他之間幾乎要貼身而立,我滾燙的雙頰亂了的心跳都似乎在叫囂着「快逃」,終於我自覺實在是受不住這樣的壓迫感後,慌忙地向後退了一步。

可我退得太急,大腦遲鈍,竟忘了我旁邊就是那小湖,我這一退,就剛剛好不偏不倚半腳踩空,身體就毫無預兆般地失去了平衡,朝那清澈的湖水倒栽下去。

就在我以為我即將墜湖的時候,一隻大手有力的將我攔腰護住,穩住了我即將跌落下去的身體。

《予寵無度:重生之王上請自重》章節目錄: